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薩爾滸大戰

1063

努爾哈赤建立后金后,又花了兩年多時間整頓內部,發展生產,擴大兵力。公元1618年,努爾哈赤召集八旗首領和將士誓師,宣布跟明朝有七件事結下了冤仇,叫做“七大恨”。第一條就是明朝無故挑釁,害死了他的祖父和父親。為了報仇雪恨,決定起兵征伐明朝。

第二天,努爾哈赤親自率領二萬人馬進攻撫順。他先寫信給撫順明軍守將,勸他投降。守將李永芳一看后金軍來勢兇猛,沒有抵抗就投降了,后金軍俘獲了人口、牲畜三十萬。明朝的遼東巡撫派兵救援撫順,也被后金軍在半路上打垮。努爾哈赤命令毀了撫順城,

帶著大批戰利品回到赫圖阿拉。

消息傳到北京,明神宗大怒,決定派楊鎬為遼東經略,討伐后金。楊鎬經過一番緊張的調兵遣將,才集中了十萬人馬。公元1619年,楊鎬分兵四路,由四個總兵官率領,進攻赫圖阿拉。中路左翼是山海關總兵杜松;中路右翼是遼東總兵李如柏;北路是開原總兵馬林;南路是遼陽總兵劉鋌(音tǐng)。為了擴大聲勢,號稱四十七萬。楊鎬坐鎮沈陽,指揮全局。

那時候,后金八旗軍兵力,合起來不過六萬多。一些后金將士得到情報,不免有點害怕,來找努爾哈赤,要他拿主意。努爾哈赤胸有成竹地說:“別怕,管他幾路來,我就是一路去。

經過偵察,努爾哈赤得知杜松率領的中路左翼是明軍主力,已經從撫順出發打了過來,

他就集中兵力,先對付杜松。

杜松是一員身經百戰的名將。從撫順出發的時候,天正下著大雪,杜松想搶頭功,不管氣候惡劣,急急忙忙冒雪行軍。他先攻占了薩爾滸(今遼寧撫順東)山口;接著分兵兩路,把一半兵力留在薩爾滸扎營,自己帶了另一部精兵攻打后,金的界藩城(今新賓西北)。

努爾哈赤一看杜松分散兵力,心里暗暗高興,集中八旗的兵力,一口氣攻下薩爾滸明軍大營,截斷了杜松后路。接著,又急行軍援救界藩。正在攻打界藩的明軍,聽到后路被抄,軍心動搖。駐守在界藩的后金軍從山上居高臨下地壓下來,把杜松軍殺得七零八落。努爾哈赤率領大軍趕到,把明軍團團圍住。杜松左右沖殺想要突圍,突然一箭飛來,

正射中他的頭部,杜松從馬上栽下來死去。部下明軍被殺得尸橫遍野,血流成河。一路人馬先覆滅了。

北路的馬林從開原(今遼寧開原)出兵,剛剛到離開薩爾滸四十里的地方,得到杜松兵敗的消息,嚇得急忙轉攻為守,就地依山,扎下營壘,挖了三層壕溝,準備防守。努爾哈赤率領八旗兵力從界藩馬不停蹄地趕來,攻破明軍營壘。馬林沒命地逃奔,才回到開原,第二路明軍又被打散了。

坐鏡沈陽的楊鎬,正在等待各路明軍的捷報,哪想到一連兩天接到的竟是兩路人馬覆滅的壞消息,把他驚得目瞪口呆。他這才知道努爾哈赤厲害,連忙派快馬傳令另外兩路明軍立刻停止進軍。

中路右翼的遼東總兵李如柏本來膽小,

行動也特別遲緩,接到楊鎬命令,急忙撤退。山上巡邏的二十來名后金哨兵遠遠望見明軍撤退,大聲鼓噪,明軍兵士以為后面有大批追兵,爭先恐后地逃跑,自相踐踏,也死了不少。

剩下的一路是南路軍劉鋌。楊鎬發出停止進軍命令的時候,劉鋌軍已經深入到后金軍陣地,各路明軍失敗的情況,他一點也不知道。劉鋌是明軍中出名的猛將,他使用一把一百二十斤的大刀,運轉如飛,外號叫“劉大刀”。劉鋌軍軍令嚴明,武器火藥也多。進入后金陣地以后,連破幾個營寨。

努爾哈赤知道劉鋌驍勇,不能光靠拼硬仗。他選了一個投降過來的明兵,叫他冒充杜松部下,送信給劉鋌,說杜松軍已經到赫圖阿拉城下,只等劉鋌軍去會師攻城。

劉鋌沒接到楊鎬命令,不知道杜松軍已經覆滅,信以為真,他怕讓杜松獨得頭功,下令火速進軍。這一帶道路險狹,兵馬不能夠并列,只好改為單列進軍。劉鋌帶兵走了一陣,忽然殺聲四起,漫山遍谷都是后金伏兵,向明軍殺來。劉鋌正在著急,努爾哈赤又派一支后金兵穿著明軍衣甲,打著明軍旗幟,裝扮成杜松軍前來接應。劉鋌毫不懷疑,把人馬帶進假明軍的包圍圈里。后金軍里應外合,四面夾擊,明軍陣勢大亂。劉鋌雖然勇敢,揮舞大刀,殺退了一些后金兵,但是畢竟寡不敵眾,他左右兩臂都受了重傷,終于倒下。

這場戰爭從開始到結束,只有五天時間,楊鎬率領的十萬明軍損失了一大半,文武將官死了三百多人。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薩爾滸之戰”。

薩爾滸之戰后,明朝大傷元氣,后金步步進逼,過了兩年,努爾哈赤又率領八旗大軍,接連攻占了遼東重要據點沈陽和遼陽。

公元1625年三月,努爾哈赤把后金都城遷到沈陽,把沈陽稱為盛京。打那以后,后金就成了明朝最大的威脅。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