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北京月嫂行業規范出臺 分初中高三等級

3364

導讀:我國首家制訂月嫂崗位規范的行業協會——北京家政服務協會會長李大經表示,此舉旨在引導和規范當前北京市月嫂崗位的服務質量。

在北京,有經驗的月嫂的月工資已經從2008年的6000多元上漲到2012年的以萬元起步。而客戶往往感覺花了大價錢,卻沒得到滿意服務。日前,北京家政服務協會公布了母嬰護理師(俗稱月嫂)崗位規范,把月嫂分為初、中、高三個等級,還公布了相應的參考價格。

月嫂崗位規范不具強制性

去年8月,北京的張先生在某家政公司以月工資7000多元的條件預定了一名月嫂,待到今年2月張太太生產,

月嫂上崗后才發現,這名月嫂甚至連微波爐都不會用,更別提照顧嬰兒了。張先生要求更換月嫂,但這家家政公司表示該級別的月嫂都已在崗工作,無法調配。張先生的境遇并非個例。

“當前市場上月嫂等級繁多,金牌、鉆石、特級等各種稱號影響了雇主的選擇”,李大經說,依照國家標準對月嫂崗位級別進行劃分,可以促使每家公司在制定等級標準時有一個參考。此次發布的規范以《家政服務員國家職業標準》和北京市地方標準為依據,將月嫂崗位劃分為初、中、高3個等級。

規范明確提出不同等級月嫂的門檻以及所應達到的技能要求,包括申報條件、崗位能力特征、基本文化要求、培訓要求等;對初級、中級、高級的技能要求依次遞進,

高級別涵蓋低級別的要求。以為產婦煲營養湯為例,初級月嫂要求會煲五種以上湯品,中級要求七種以上,高級則要求十種以上。

北京的崗位規范按級別不同,將月嫂的月工資參考價格定為,初級高價位5241元,中級高價位7195元,高級高價位9909元。

據北京家政服務協會介紹,此參考價格是今年調查50所家政公司中的10300名月嫂的收入情況后確定的,該價格是抵除家政公司20%的中介費用后,月嫂到手的工資價,實際的市場價格要高出20%左右。

本次發布的規范是對月嫂崗位繼續培訓和考核認證的標準,是一項自律性的規范,不具強制性。但李大經認為規范公布后,家政公司可依照標準考核月嫂,讓月嫂對自身技能進行衡量,

同時作為雇主雇傭月嫂時的參照標準。

月嫂價格誰說了算

在威尼家(北京)教育咨詢有限公司執行經理劉欣看來,各家政機構過去都是按照自己的規章制度經營的,此次崗位規范的出臺可以促進機構完善整改,也更加明確了月嫂的職責。

然而,一些雇主認為,不具強制性的規范難以從根本上解決市場亂象。

今年年初廣州市家協制訂了家政人員的參考價,其中月嫂月工資參考價格分為三檔,分別為2914元、5070元、7500元。但當地市民反映,如今月工資低于5000元,根本無法請到月嫂。不少市民呼吁政府出臺價格標準,保護消費者權益。

但相關專家指出,《價格法》規定,我國商品和服務的價格形式有兩種:企業自主定價和政府制定價格。

政府制定價格有嚴格的適用范圍和程序限制,只適用于與國民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關系重大的極少數商品、資源稀缺的少數商品、自然壟斷經營的商品、重要的公用事業和公益性服務,讓政府對月嫂工資價格進行干預,缺乏合理性。

李大經表示,月嫂價格應該由市場來調控,不需要政府限制價格。

“月嫂問題的關鍵是性價比太低”,重慶的凌女士告訴筆者,她正在為找不到合適的月嫂犯愁。在凌女士看來,比起月嫂價格的下降,更期待素質上的提高。

提升月嫂的素質不僅是雇主的企盼,也是家政公司的責任。近年來,市場對月嫂的需求劇增,月嫂機構遍地開花,但行業的迅速膨脹引發了“消化不良”。

一些家政機構為了迅速獲利,招來的月嫂多未經過系統的培訓就直接上崗。一些雇主表示,月嫂的水平剛開始無法考證,經過一段時間才能驗證出實際“含金量”。雇主篩選月嫂時沒有統一的等級標準,只能聽憑公司推薦。

整治亂象需各方合力出擊

據調查,目前市場上的月嫂大多沒有經過任何培訓就上崗,或只受過公司內部的簡單培訓,根本適應不了照看母嬰的需求。業內人士認為,各培訓機構的培訓內容不一,頒發的證件顏色不一,名稱不同,極易造成混淆。而月嫂所持證件也只是培訓認證,不是資格認證。沒有統一標準,只要能上崗務工,許多月嫂都會選擇價格最便宜的培訓方式,沒有考慮到培訓的質量。

“相比家政公司各自開展的培訓項目,

國家的技能鑒定資格證更專業、更具含金量。”從事母嬰護理工作八年之久的江阿姨曾考取了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技能鑒定中心頒發的高級育嬰師資格證,但卻遲遲未見到國家有關部門組織母嬰護理師的考試。

據了解,在已發布的家政服務員國家職業標準中已經對產婦護理、嬰幼兒護理和老人護理等工作進行了職業等級劃分和鑒定要求,但母嬰護理師尚未像育嬰師一樣有單獨的國家職業標準和等級劃分。

在業內人士看來,目前月嫂市場亂象成因復雜,既有就業政策方面的問題,也有用工市場的問題。首先,月嫂屬彈性就業,沒有社會保障,過度限價會影響她們就業的積極性。其次,高水準月嫂的緊缺使得家政公司在招工時常以價格的優勢作為競爭手段。

劉欣認為,月嫂崗位規范的出臺是月嫂市場走入良性軌道的第一步。但在規范市場秩序上尚需各方合力。政府要加強監管,家政機構要加強管理,雇主要理性消費,而月嫂也要努力提高自身能力。作為月嫂公司,應先把價格控制在合理范圍內,并為客戶提供優質服務。

其次,高水準月嫂的緊缺使得家政公司在招工時常以價格的優勢作為競爭手段。

劉欣認為,月嫂崗位規范的出臺是月嫂市場走入良性軌道的第一步。但在規范市場秩序上尚需各方合力。政府要加強監管,家政機構要加強管理,雇主要理性消費,而月嫂也要努力提高自身能力。作為月嫂公司,應先把價格控制在合理范圍內,并為客戶提供優質服務。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