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夏完淳怒斥洪承疇

1997

弘光政權瓦解以后,東南沿海一帶的抗清力量繼續戰斗。1645年六月,明朝官員黃道周、鄭子龍在福州另立明朝宗室、唐王朱聿鍵(聿音yù)即位,歷史上稱為隆武帝。另一部分官員張國維、張煌言在紹興擁戴魯王朱以海監國。這樣,就同時出現了兩個南明政權。

為了對付抗清力量,清朝廷派了在松山戰役中投降清朝的洪承疇總督軍事,招撫江南。

這時候,在松江(在今上海市)有一批讀書人也在醞釀抗清,領頭的是夏允彝(音yí)和陳子龍。夏允彝有個年才十五歲的兒子叫夏完淳(音chún),又是陳子龍的學生。夏完淳自小就讀了不少書籍,

能詩善文,在他的父親、老師影響下,也參加了抗清斗爭。

靠幾個讀書人要組織義軍是不行的。夏允彝有個學生吳志葵,是吳淞總兵,手下還有一些兵力。他們說服吳志葵一起抗清。吳志葵答應了,派出一支人馬擔任先鋒隊攻打蘇州。一開始打得挺順利,先鋒隊攻進了蘇州城,但是吳志葵臨陣猶豫,沒有及時增援,結果進誠的義軍被圍犧牲,吳志葵的主力在城外也被擊敗。

不久,清軍圍攻松江,夏允彝父子和陳子龍沖出清兵包圍,到鄉下隱蔽起來。清兵到處搜捕,還想引誘夏允彝出來自首。夏允彝不愿落在清兵手里,投到河塘里自殺。他留下遺囑,要夏完淳繼承他的抗清遺志。

父親的犧牲引起夏完淳萬分悲痛,

也激起他對清朝的仇恨。他和陳子龍秘密回到松江,準備再組織起義軍。這時候,他們打聽到太湖長白蕩有一支由吳易領導的抗清義軍,正在重整旗鼓。夏完淳把家產全變賣了,捐獻給義軍做軍餉,在吳易手下當了參謀。他還寫了一道奏章,派人到紹興送給魯王,請魯王堅持抗清。魯王聽說上書的是個少年,十分贊賞,封給夏完淳一個中書舍人的官銜。

吳易的水軍在太湖邊出沒,把清軍打得暈頭轉向。但是后來由于叛徒的出賣,義軍失敗,吳易也犧牲了。

過了一年,陳子龍又秘密策動清朝的松江提督吳勝兆反清,這次兵變不幸又失敗了,吳勝兆被殺害,陳子龍也被清軍逮捕。陳子龍不愿受辱,在被押解到南京的船上,

掙脫繩索,跳河自殺。

夏完淳正在為失去他的老師而悲痛,因為叛徒告密,他自己也被捕了。清軍派重兵把他押到南京。

夏完淳在監獄里被關押了八十天。他給他親友寫了許多可歌可泣的詩篇和書信。死亡的威脅并沒有使他恐懼,他感到傷心的就是沒有實現他保衛民族、恢復中原的壯志。

對夏完淳的審訊開始了,主持審訊的正是招撫江南的洪承疇。洪承疇知道夏完淳是江南出名的“神童”,想用軟化的手段使夏完淳屈服。他問夏完淳說:“聽說你給魯王寫過奏章,有這事嗎?”

夏完淳昂著頭回答:“正是我的手筆。”

洪承疇裝出一副溫和的神氣說:“我看你小小年紀,未必會起兵造反,想必是受人指使。只要你肯回頭歸順大清,我給你官做。

夏完淳假裝不知道上面坐的是洪承疇,厲聲說:“我聽說我朝有個洪亨九(洪承疇的字)先生,是個豪杰人物,當年松山一戰,他以身殉國,震驚中外。我欽佩他的忠烈。我年紀雖然小,但是殺身報國,怎能落在他的后面。”

這番話把洪承疇說得啼笑皆非,滿頭是汗。旁邊的兵士以為夏完淳真的不認識洪承疇,提醒他說:“別胡說,上面坐的就是洪大人。”

夏完淳“呸”了一聲說:“洪先生為國犧牲,天下人誰不知道。崇禎帝曾經親自設祭,滿朝官員為他痛哭哀悼。你們這些叛徒,怎敢冒充先烈,污辱忠魂!”

說完,他指著洪承疇罵個不停。洪承疇被罵得臉色像死灰一樣,不敢再審問下去,一拍驚堂木,喝令兵士把夏完淳拉出去。

公元1647年九月,這位年才十七歲的少年英雄在南京西市被害。

他的朋友把他的尸體運回松江,葬在他父親的墓旁。到現在,在松江城西,還留著夏允彝。夏完淳英雄父子的合墓。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