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徐光啟研究西學

4705

楊鎬統率的四路大軍在薩爾滸幾乎全部覆沒,滿朝文武大臣都十分震驚。大家齊集在宮門外,呼吁明神宗增加兵力,調撥軍餉,抵抗后金。翰林院官員徐光啟,一連上了三道奏章,認為要挽救國家危局,只有精選人才,訓練新兵,還自愿擔任練兵的工作。明神宗聽說徐光啟熟識軍事,就批準他到通州練兵。

徐光啟是上海人。在他出生之前,上海沿海一帶遭倭寇騷擾十分嚴重。徐光啟小時候,常常聽他的父親談起當地人民英勇反抗倭寇侵略的情景,心里滋長起愛國的激情。

徐光啟長大以后,因為參加科舉考試,

路過南京,聽說那兒來了個歐洲傳教士利瑪竇(音dòu),經常講些西方的科學知識。南京的一些讀書人都喜歡跟利瑪竇結交。徐光啟經過別人介紹,認識了利瑪竇。他聽利瑪竇講的科學道理,都是自己過去在古書上沒有讀到過的。打那時候起,他對西方科學發生了濃厚的興趣。

利瑪竇傳播科學知識,主要是為了傳教的方便。他覺得要擴大傳教,一定要得到中國皇帝的支持。那時候,明朝是不讓教士到北京傳教的。利瑪竇要地方大臣在明神宗面前幫他說話,他還到了北京,通過宦官馬堂的門路,送給明神宗圣經、圣母圖,還有幾只新式的自鳴鐘。

明神宗不懂得圣經,也不知道圣母是什么人。但是對新式自鳴鐘,倒很感興趣,

命令馬堂把利瑪竇帶進宮來。

明神宗接見利瑪竇的時候,請利瑪竇談談西洋的風俗人情。利瑪竇本來是意大利人,為了夸耀自己,把自己說成是“大西洋國”的人。有人一查萬國地圖,找不到什么“大西洋國”,就懷疑利瑪竇來歷不明,要明神宗把他攆走。但是明神宗不聽這個意見,倒賞給利瑪竇一些財物,讓他留在京城傳教。有了皇帝的支持,利瑪竇跟朝廷官員們接觸就很方便了。

過了幾年,徐光啟考取了進士,也到了北京,在翰林院做官。他認為學習西方的科學,對國家富強有好處,就決心拜利瑪竇為師,向他學習天文、數學、測量、武器制造各方面的科學知識。

有一次,徐光啟到利瑪竇那兒去學習。利瑪竇跟他談起,西方有一本數學著作叫《幾何原本》,

是古代希臘數學家歐幾里得寫的一本重要著作,可惜要翻譯成漢文很困難。徐光啟說:“既然有這樣好書,您又愿意指教,不管怎樣困難,我也要把它翻譯出來。”

打那以后,徐光啟每天下午一離開翰林院,就趕到利瑪竇那兒,跟利瑪竇合作翻譯《幾何原本》,由利瑪竇講述,徐光啟筆譯。那時候,還沒有人譯過國外數學著作,要把原作譯得準確,可不是件簡單事。徐光啟花了一年多時間,逐字逐句地反復推敲,再三修改,終于把前六卷《幾何原本》翻譯完成。

除了《幾何原本》之外,徐光啟還跟利瑪竇和另一個西方傳教士熊三拔合作,翻譯過測量、水利方面的科學著作。后來,他又在研究我國古代歷法的基礎上,

吸收了當時歐洲在天文方面的最新科學知識,對天文歷法的研究,達到了很高的水平。

徐光啟不但愛好科學,還十分關心民間疾苦。有一年,他父親死去,徐光啟回到上海守喪。那年夏天,江南遭到一場水災,大水把稻、麥都淹了。水退之后,農田上顆粒無收。徐光啟為這個心里挺著急。他想,如果不補種點別的莊稼,來年春天拿什么度荒呀!恰巧在這時候,有個朋友從福建帶來了一批甘薯的秧苗。徐光啟就在荒地上試種起甘薯來,過了不久,長得一片蔥綠,十分茂盛。后來,他特地編了一本小冊子,推廣種甘薯的辦法。本來只在福建沿海種植的甘薯就移植到江浙一帶來了。

這一回,徐光啟提出練兵的主張,得到明神宗的批準,他滿懷希望,

想盡快練好新兵,加強國防。哪料到朝廷各個部門腐敗透了,練兵衙門成立了一個月,徐光啟要人沒人,要餉沒餉,閑得沒事干。后來,好容易領到一點軍餉,到了通州,檢閱了那兒招來的七千多新兵,大多是老弱殘兵,能夠勉強充數的只有二千人,更說不上精選了。他大失所望,只好請求辭職。

公元1620年,明神宗死去,他的兒子明光宗朱常洛也接著病死,神宗的孫子朱由校即位,這就是明熹宗。徐光啟又回到京城,他看到后金的威脅越來越嚴重,又竭力主張要多造西洋大炮。為了這件事,跟兵部尚書發生矛盾,徐光啟被排擠出朝廷。

徐光啟回到上海,已經是六十多歲的老人了。他本來對研究農業科學很有興趣,回到家鄉后,

又在自己的田地上,親自參加勞動,做一些試驗。后來,他把他平日的研究成果,寫成了一部著作,叫作《農政全書》。在這本書里,對我國的農具、土壤、水利、施肥、選種、嫁接等農業技術,都有詳細的記載,真可以稱得上我國古代的一部農業百科全書呢!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