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被封殺奧數七十二變 學生抓狂家長憎惡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2014-08-15 2696
赞助商链接

老師覺得“殘酷”

人們看到的是一個與擇校升學和產業利益關聯的“亂局”

50年前誕生的國際奧林匹克數學競賽, 用于發現和鼓勵極少數超常數學人才;24年前中國開始正式參賽;10年前中國奧數不斷升溫, 進而演變為瘋狂的“全民奧數”。

目前, 我國已有100余名少年選手獲得國際奧賽金牌, 然而, 被喻為青年數學家重要獎項的菲爾茲獎卻無人問鼎。 中國真正的數學人才, 似乎并未因奧數的全民化而培養出來。 展現在人們面前的, 是一個與擇校升學和產業利益相關聯的“亂局”。

你封殺, “我七十二變”

不再舉辦奧數學科培訓和競賽、禁止將奧數成績和“小升初”掛鉤、禁辦奧數班……10月25日,

赞助商链接
成都市教育局的五條“禁令”, 給“奧數熱”潑了一盆冷水。

稍稍留意就會發現, 這些被稱為“釜底抽薪”的“禁令”, 自2005年各地即陸續出臺, 然而, 現狀卻是越“封殺”越火爆。 為規避禁令, 很多機構打起了擦邊球, 變奧數為“新華數”“趣味數學”“數學思維訓練班”等, 奧數變得日益功利化、大眾化、低齡化。

采訪中, 一些家長向記者抱怨, 他們也知道孩子沒多大興趣, 但手里不拿幾個證, 就上不了名校。 這之中最硬的就是奧賽、華賽等獲獎證書。

從選拔尖子到“萬人陪練”

一個心照不宣的事實是, 時下與奧數相關的杯賽如華羅庚金杯賽、希望杯、迎春杯、全國小學數學奧林匹克賽等, 無論舉辦者是誰, 舉辦的初衷是什么, 現在幾乎都擁有一個共同的職能:小學生進名初中的敲門磚、高中生進名高校的“助推器”。

赞助商链接

那么, 在部分孩子、家長、老師眼中, “全民奧數”風又給他們帶來了什么呢?

小學生———“抓狂”。 在廣州市協和小學上奧校的小倫, 課業負擔讓孩子稚嫩的臉上, 早早地架上了一副大厚眼鏡。 自從三年級上奧數班后, 他幾乎每天做作業至深夜11點, 有時候是哭著寫完的。 談起奧數題, 小倫用“抓狂”兩個字來形容。

家長———“憎惡”。 在中直機關工作的孫先生提起奧數, 脫口說出“憎惡”兩字。 為了給孩子快樂童年, 夫婦倆從沒讓他參加各種與奧數相關的培訓班。 然而, 臨近“小升初”, 他傻了眼:要上家附近的師范附中, 必須參加學校指定培訓機構的奧數班。 孩子不光要被逼著學, 更為尷尬的是———他還要另請家教去“惡補” 前三年沒學的“奧數”。

老師———“殘酷”。 小學生學初中教材、初中生學大學教材…… 廣州市奧校一位李姓老師說:“從來沒有哪一種小學考試像奧數這樣傷孩子自尊!一些小學生數學測驗平均分為90分以上,

赞助商链接
而在奧數班, 只考10多分, 這樣大的差距, 讓孩子們體會是很殘酷的!奧數其實只適合少數天才孩子, 對大多數孩子而言是‘拔苗助長’。 ”

不少專家反對僵化的奧數訓練。 華裔數學家、菲爾茲獎得主丘成桐表示, 學奧數的學生們習慣于解決別人出的問題, 而不是自己發現的問題, 他們以后不會有很強的創新能力。

應加強教育督導機制建設

近年來, 全國許多地方出臺了不少對于奧數的禁令, 但效果卻不甚理想。 有關專家認為, 下禁令只是治標, 而均衡配置教育資源, 改革高考、中考以及小升初制度, 淡化奧數指揮棒效應才是治本之策。

要治理奧數的泛化, 加強教育督導機制建設也必不可少。 教育督導機制薄弱、執行力不夠也是奧數不能與升學考試脫鉤的原因之一。 以前每次整治都是由教育部門內部的督導機構來推進,

赞助商链接
教育部門既是運動員也是裁判員, 有些整治人員還是參與瓜分利益蛋糕的, 這怎么能行。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