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史可法死守揚州

2244

崇禎帝在煤山上吊自殺的消息傳到明朝陪都南京,南京的大臣們一片慌亂。他們立了一個逃到南方的皇族、福王朱由崧做皇帝,在南京建立了一個政權,歷史上把它叫做南明,把朱由崧稱為弘光帝。

弘光帝朱由崧是個迷戀酒色、極端荒唐的人。鳳陽總督馬士英和一批魏忠賢的余黨利用弘光帝昏庸,操縱了南明政權。弘光帝和馬士英根本沒想抵抗清兵,卻過起荒淫作樂的生活來。

南明政權的兵部尚書史可法,本來不贊成讓朱由崧做皇帝,為了避免引起內部沖突,才勉強同意。弘光帝即位以后,

史可法主動要求到前方去統率軍隊。

那時候,長江北岸有四支明軍,叫做四鎮。四鎮的將領都是驕橫跋扈的人。他們割據地盤,互相爭奪,放縱兵士殘殺百姓。史可法在南方將士中威信高,他到了揚州,那些將領不得不聽他的號令。史可法親自去找那些將領,勸他們不要自相殘殺;接著,又把他們分配在揚州周圍駐守,自己坐鎮揚州指揮。大家就稱呼他史督師。

史可法做了督師,以身作則,跟兵士同甘共苦,受到將士們的愛戴。這年大年夜,史可法把將士都打發去休息,獨自留在官府里批閱公文。到了深夜,他感到精神疲勞,把值班的廚子叫了來,要點酒菜。

廚子回報說:“遵照您的命令,今天廚房里的肉都分給將士去過節,下酒的菜一點也沒有了。

史可法說:“那就拿點鹽和醬下酒吧。”

廚子送上了酒,史可法就靠著幾案喝起酒來。史可法的酒量本來很大,來到揚州督師后,就戒酒了。這一天,為了提提精神,才破例喝了點。一拿起酒杯,他想到國難臨頭,又想到朝廷這樣腐敗,心里愁悶,邊喝酒邊掉熱淚,不知不覺多喝了幾盅,帶著幾分醉意伏在幾案上睡著了。

第二天一清早,揚州文武官員依照慣例到督師衙門議事,只見大門還緊緊地關著。大家不禁奇怪,因為督師平常都是起得極早的。后來,有個兵士出來,告訴大家說:“督師昨晚喝了酒,還沒醒來。”

揚州知府任民育說:“督師平日操勞過度,昨夜睡得這么好,真是難得的事。大家別去驚動他,讓他再好好休息一會吧。

”他還把打更的人找來,要他重復打四更的鼓(打四更鼓,表示天還沒亮)。

史可法一覺醒來,天已經大亮,側耳一聽,打更人還在打四更,不禁勃然大怒,把兵士叫了進來說:“是誰在那里亂打更鼓,違反我的軍令。”兵士把任民育吩咐的話說了,史可法才沒話說,趕快接見官員,處理公事。

打那天起,史可法下決心不再喝酒了。

沒多久,清軍在多鐸帶領下,大舉南下。史可法指揮四鎮將領抵抗,打了一些勝仗。可是南明政權內部卻起了內訌。駐守武昌的明軍將領左良玉為了跟馬士英爭權,起兵進攻南京。馬士英害怕得要命,急忙將江北四鎮軍隊撤回,對付左良玉,還用弘光帝名義要史可法帶兵回南京保護他。

史可法明知道清軍壓境,

不該離開。但是為了平息內爭,不得不帶兵回南京,剛過長江,知道左良玉已經兵敗。他急忙回江北,清兵已經逼近揚州。

史可法發出緊急檄文,要各鎮將領集中到揚州守衛。但是過了幾天,竟沒有一個發兵來救。史可法知道,只有依靠揚州軍民,孤軍奮戰了。

清軍到了揚州城下,多鐸先派人到城里向史可法勸降,一連派了五個人,都被史可法拒絕。多鐸惱羞成怒,下令把揚州城緊緊包圍起來。

揚州城危急萬分,城里一些膽小的將領害怕了。第二天,就有一個總兵和一個監軍背著史可法,帶著本部人馬,出城向清軍投降。這一來,城里的守衛力量就更薄弱了。

史可法把全城官員召集起來,勉勵他們同心協力,抵抗清兵,并且分派了守城的任務。

他分析一下形勢,認為西門是最重要的防線,就親自帶兵防守西門。將士們見史可法堅定沉著,都很感動,表示一定要和督師一起,誓死抵抗。

多鐸命令清兵沒日沒夜地輪番攻城。揚州軍民奮勇作戰,把清兵的進攻一次次打回去。清兵死了一批,又來了一批,形勢越來越危急了。

多鐸下了狠心,開始用大炮攻城。他探聽到西門防守最嚴,又是史可法親自防守,就下令炮手專向西北角轟擊。炮彈一顆顆在西門口落下來,城墻漸漸塌下,終于被轟開了缺口。

史可法正在指揮軍民堵缺口,大批清軍已經蜂擁著沖進城來。史可法眼看城已經沒法再守,拔出佩刀往自己脖子上抹。隨從的將領們搶上前去抱住史可法,把他手里的刀奪了下來。

史可法還不愿走,部將們連拉帶勸地把他保護出小東門。這時候,有一批清兵過來,看見史可法穿的明朝官員的裝束,就吆喝著問他是誰。

史可法怕傷害別人,就高聲說:“我就是史督師,你們快殺我吧!”

公元1645年四月,揚州城陷落,史可法被害。

多鐸因為攻城的清軍遭到很大傷亡,心里惱恨,竟滅絕人性地下令屠殺揚州百姓。大屠殺延續了十天才結束。歷史上把這件慘案稱作“揚州十日”。

大屠殺之后,史可法的養子史德威進城尋找史可法的遺體。因為尸體太多,天熱又都腐爛了,怎么也認不出來,只好把史可法生前穿過的袍子和用過的笏板,埋葬在揚州城外的梅花嶺上。這就是到現在還保存的史可法“衣冠墓”。

揚州失守后幾天,清軍攻破南京。南明政權的官員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弘光政權被消滅了。

清兵繼續南下,還頒布一道剃發令,強迫百姓在十天之內,改依清人的習慣,一律剃掉前半部頭發,留下一條辮子,違抗命令的處死,實行“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這一來,更加激起了江南百姓的反抗情緒。江陰軍民在典史(縣衙里一種小官)閻應元的率領下,頂住二十多萬清兵的重重包圍,堅守了八十多天。城里男女老少,沒有一個投降。清軍死傷慘重。嘉定軍民堅持抗清斗爭三個月,被清軍屠城三次,犧牲兩萬多人。歷史上把這次慘案稱作“嘉定三屠”。

揚州失守后幾天,清軍攻破南京。南明政權的官員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弘光政權被消滅了。

清兵繼續南下,還頒布一道剃發令,強迫百姓在十天之內,改依清人的習慣,一律剃掉前半部頭發,留下一條辮子,違抗命令的處死,實行“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這一來,更加激起了江南百姓的反抗情緒。江陰軍民在典史(縣衙里一種小官)閻應元的率領下,頂住二十多萬清兵的重重包圍,堅守了八十多天。城里男女老少,沒有一個投降。清軍死傷慘重。嘉定軍民堅持抗清斗爭三個月,被清軍屠城三次,犧牲兩萬多人。歷史上把這次慘案稱作“嘉定三屠”。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