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五人墓

3908

魏忠賢殺害了楊漣、左光斗后,掌握了朝政大權。他把迎合他的官員和徒子徒孫統統提拔起來,擔任朝廷要職。有的幫他出謀劃策,有的專門干特務殺人的勾當。民間給他們起了一些綽號,叫做“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兒”、“四十孫”。

魏忠賢權力大得不得了,無論是朝廷和地方的官員,要想保住位子,就得向他奉承。魏忠賢出門的時候,排場跟皇帝一模一樣,大家也把他當皇帝看待。封建時代把皇帝稱做“萬歲”。魏忠賢不是皇帝,不能叫他“萬歲”。有個官員把魏忠賢稱作“九千歲”,魏忠賢聽了很高興,重賞了那官員。

打那以后,魏忠賢就成了“九千歲”了。還有個浙江的巡撫,為了討好魏忠賢,給魏忠賢造了個祠堂。一般祠堂都是為紀念死去的人造的,魏忠賢還活著,就造起祠堂來,所以叫做“生祠”。這樣的怪事一出來,就有人反對,魏忠賢把反對的人革了職。各個地方官怕得罪他,紛紛造起魏忠賢的“生祠”來。

那個時候,朝廷上下都是閹黨和迎合閹黨的官員,稍微有點正義感的人不愿意跟他們同流合污,都辭了職。有個官員周順昌,看不慣閹黨橫行,請了長假回蘇州閑居。公元1626年,魏忠賢又一次大捕東林黨,兵士押解了一個東林黨官員路過蘇州,周順昌替他擺酒席送行,在宴席上指名道姓大罵魏忠賢。押送的兵士回去,報告了魏忠賢。魏忠賢大怒,

命令東廠派出兵士,由南京巡撫毛一鷺帶領,到蘇州捉拿周順昌。

東廠到蘇州抓人的消息一傳開,轟動了蘇州市民。二十多年前,蘇州市民在葛賢的領導下,曾經跟稅監斗爭過。現在魏忠賢的特務又到蘇州來抓人,怎么不激起大家的氣憤。再說,周順昌為反對閹黨遭到迫害,大家也都同情他。所以到了東廠兵士到蘇州的那天,蘇州成千上萬市民擁上街頭,聲援周順昌。

大家攔住毛一鷺的轎子,推了幾名秀才向毛一鷺請愿,要求取消逮捕周順昌的命令。毛一鷺見群眾聲勢浩大,嚇得滿頭大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旁邊的兵士著急了,他們把手里的鐵鐐往地下一扔,厲聲嚇唬說:“我們是東廠來的,誰敢阻擋!”

鐵鐐發出“當啷”的聲音,

市民們被激怒了。有人站出來責問兵士說:“你們不是說奉皇上的圣旨抓人嗎?原來是東廠搞的鬼!”

兵士還來不及回答,群眾都高叫起來:“原來是東廠來的奸賊!”大伙一面叫,一面向毛毛一鷺和兵士沖過去,聲音像山崩地裂一樣。這些平日仗勢欺人的兵士嚇得東奔西竄,想逃出群眾的包圍。憤怒的群眾趕上去,把他們揪住,劈頭蓋腦地痛打。一個兵士被擊中了心窩,倒在地上滾了滾,就斷了氣。其余的兵士也被打得頭破血流,連滾帶爬地逃走了。

市民們痛打了兵士,一不做,二不休,要找毛一鷺算賬。毛一鷺還算乖巧,早鉆出轎子,趁人群亂轟轟的時候,脫了官服,從一條小巷里溜出去,正見到前面有一個糞坑,也顧不得體面,

鉆到臭氣熏天的糞坑角落里。直到市民群眾散去,隨從們才從糞坑邊把嚇昏了的巡撫拖了出來。

東廠特務逃回去后,立刻向魏忠賢哭訴。魏忠賢哪肯罷休,命令毛一鷺派兵到蘇州鎮壓。他們把那天帶領市民暴動的顏佩韋、楊念如、馬杰、沈揚、周文元五人抓進監牢,加上一個煽動叛亂的罪名,把他們定了死罪。

當五個人被押到刑場就義的時候,他們神色自若,還指著魏忠賢、毛一鷺的名字大罵哩!

他們犧牲之后,當地人民出了錢,從劊子手那里領回尸體,把他們安葬在虎丘東邊的山塘上。后來,還立了墓碑,碑上寫著“五人之墓”。

這次暴動雖然被鎮壓下去,但是打那以后,東廠的特務看到了群眾的力量,再不敢竄到各地亂抓人了。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