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人狗情

2308

世界上有關狗的故事,是永遠說不完的。

在近百萬種動物中,狗和人的關系最密切,有些竟是那樣有情份。就連人們在罵人時,還常常帶上“狗”字:“狗崽子”、“狗腿子”、“連狗也不如”……如此等等。

“連狗也不如”,這是將人貶為畜牲,且連畜牲也不如。這樣罵人,可謂刻毒了。但細細想想,似乎又不無道理。人世間有許許多多事例證明,那些兇惡殘忍、喪失人性的人,確實不如一條善解人意的狗呀。

這里講的是一條狗和兩個人的故事。其實,這算不上故事,這是件有憑有據的實事。當時報紙曾作社會新聞報道過。

民國初年,

在山東沂河岸邊有個渡口。擺渡的,是個年輕漢子。這漢子嗜酒如命。一天夜里,他酒后撐船,跌入江里淹死了。丟下妻子和一個五歲的女兒,成了孤兒寡母。

寡婦王桂英,身單力薄,一人撐不了船,女兒小玲子年紀幼小,幫不了她的忙,母女倆無以糊口,眼見得就要挨凍受餓。

離渡口不遠的村頭,有個鐵匠,名叫張金龍,他妻子剛去世,眼下光棍一人。

俗話說,“世上三樣苦,撐船打鐵磨豆腐”。張金龍覺得,撐船比打鐵舒服多了。何況,擺渡又不同于撐船。于是,他死皮賴臉地去向王桂英求情,又多方托人撮合,要娶王桂英為妻,認小玲子為女。他賭咒發誓,要將母女倆當作親人。

王桂英知道,張金龍跟死去的丈夫一樣,也是個酒鬼,而且這人脾氣暴躁,

打起人來,就像鐵錘敲鐵一樣,把人往死里打。他那可憐的妻子,有一半兒是被他打死的。

王桂英猶豫不決,但經不起村里人的勸說,也經不住生活所迫,只得狠狠心,嫁給了張金龍。就這樣,張金龍賣掉了鐵匠鋪那間破草屋,成了沂河渡口的主人。

正如諺語所說,“狗行千里改不了吃屎”,張金龍是本性難易。還沒到半年時間,他就翻臉不認人了。他不顧王桂英母女忍饑挨餓,只顧自己喝酒吃肉。他每天都要喝得酩酊大醉,醉了,就以醉裝瘋,用拳頭、木棍、皮帶……總之,拿到什么,就用什么劈頭蓋臉地打那可憐的母女倆。

張金龍身高力大,母女倆哪經得起他打?母親只有護著女兒奪路逃跑,有時大聲呼救,求過往行人或村里的好心人來救命。

張金龍視小玲子為肉中刺、眼中釘。他一直把她看著是只會吃飯的賠錢貨,他恨不得她立時三刻就死了,這才痛快。無奈,這小丫頭命大,凍不死,餓不死,打不死,有一次,掉在河里也沒淹死。

張金龍進城算過命。他說起家里有個打不死罵不死的丫頭。那算命瞎子就順著他的話,說這丫頭的命跟他的命相克,他的禍患在后頭…… 算命瞎子的話,使張金龍萌生殺機。他雖是個粗人,但為了除掉命中的克星,他也動了點腦筋。他想人不知、鬼不覺地除去這小“禍根”。

死亡或是流浪在等待著小玲子。

天無絕人之路。一個保護神從天而降! 這一年春天的一個中午,張金龍撐船,送一批客人過河。王桂英在菜園澆水。年剛七歲的小玲子在家里燒飯。

七歲的孩子,已失去了歡樂的童年。

她不敢邁出大門一步。張金龍惡狠狠地關照過:“你哪只腳跨出門檻,就用刀剁哪只腳!”所以她不不經繼父叫喚,連眼皮也不敢朝門外看一眼。

她一個人在屋里,不敢唱,不敢笑,更不敢叫,只要她喉嚨里發出一點聲響,她就要挨繼父的巴掌。除了燒火做飯,她就得端坐矮凳上。

可憐的孩子,快被折磨成木頭人兒了。這會兒她見飯煮熟了,便端端正正,坐在院子里的矮凳上。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