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一只母狼的故事

3433

瀾滄江,從中國西南的崇山峻嶺中奔流直下,兇猛的洪流卷著巨大的浪頭,在湍急的江面上形成了一個個黑洞洞的漩渦。在漩渦和漩渦之間,漂浮著一塊塊綠色的浮島,那是從上游漂下來的被江水連根拔起的大樹和竹蓬。

這些綠色的植物糾纏在一起,枝椏摟抱,浩浩蕩蕩,順江而下,它們時而被沉入水底,時而又被浪頭推出了水面。

在激流洶涌的瀾滄江邊,一頭肥壯的香獐,正拼命地奔跑著。在它身后,一只兇悍的狼,緊追不舍。這是只母狼,我們就稱它為母狼白莎吧。

可憐的香獐從日曲卡山麓的樹林一直逃到江邊,

眼看著就要被母狼追上了。突然間,香獐騰空一躍,跳到從岸邊漂過的一塊浮島上。母狼怎能看著到口的獵物就這樣從鼻子底下逃走?母狼也跟著躍上浮島,逼向驚慌失措的香獐。香獐蜷縮在浮島邊緣的樹杈上,背后是江水,沒有退路。香獐的眼睛里流露出驚駭、絕望的神情。母狼貪婪地一步步逼近獵物,它想用尖利的狼牙和前爪把香獐的胸膛撕開,美美地飽餐一頓。正當母狼的前爪落到香獐肩胛的一瞬間,香獐突然掉頭一躥,“■通”一聲扎進江里。江里冒起一股水柱。母狼氣壞了,它只能眼睜睜地望著香獐在浪谷里升沉掙扎。它恨不得也跳進江里,狠狠地咬斷香獐的喉管,可是它不會游泳。母狼流著涎水,
在心里狠狠地詛咒著。

母狼白莎嘆息一聲,悻悻地走回浮島的另一端。猛然,它倒吸了一口冷氣!浮島早已被洪流挾裹著,遠離了江岸。浮起的浪頭正卷著它沖向下游。

白莎焦急地大聲嚎叫起來,它向同類——日曲卡雪山山麓的狼群呼救。不一會,岸邊出現一群奔騰的小黑點。白莎知道,那是大公狼匹克帶著它朝夕相處的伙伴沿著江岸追趕它。白莎甚至看見匹克沖進江里,但兇猛的浪頭立刻把它擊退了。匹克救不了它。

白莎悲哀地嚎叫著,無可奈何地望著狼群離自己越來越遠。它聽見瀾滄江邊狼群凄厲的長嚎,仿佛在為自己出殯送葬。

浪濤聲轟隆隆地響著,白莎狐獨地呆在浮島上,任憑著江流一瀉而下。

起先,它還存在一線希望,

希望這神秘的江流會突然把浮島沖回江岸,只要離開了深不可測的江心,靠近淺水區,它就能掙扎著游上岸,回到日曲卡山麓。但浮島始終在江心漂流。白莎的希望破滅了。

天漸漸地黑下來,浪也越來越猛地沖擊浮島,由樹枝糾纏起來的浮島,對白莎來說,無疑是一座活動的墳墓。它知道,浮島隨時有可能被浪頭沖散,它隨時有可能葬身江底。白莎,這只陸地上的猛獸,在水里,只能悲哀地聽憑命運擺布。

第二天的黎明,浮島漂過獨龍峽,兩岸懸崖峭壁,急流挾著浮島飛速沖向山澗,轟隆隆的巨響,震得白莎頭暈目眩,仿佛跌進萬丈深淵,碗口大的樹枝被磯石撞得斷裂開來,白莎心驚膽顫。它想,這回完了,浮島一裂,

自己就會沉入江底,成為丑陋的江豚可口的點心。它閉上眼睛,等待死神降臨。

幸運的是,浮島竟奇跡般地闖過了獨龍峽。

又一個夜晚來臨了,母狼餓極了。這種饑餓使它恨不得把高懸在夜空中的月亮當餡餅吃掉。浪花不時沖上浮島,劈頭蓋臉地澆在它身上。它又冷又餓,只好嚼樹葉充饑。樹葉又苦又澀,勉強吞下幾口,一會兒又吐出來。這樣受折磨真不如死了好,白莎真想往江里一跳,結束一切驚恐和痛苦,但動物求生的本能使它不肯真的去自殺。

月亮升起來,太陽沉下去,月亮沉下去,太陽又升起來了。四天、五天……不知道究竟過了多少天,浮島仍頑強地在江心漂流。白莎在水里浸泡得渾身筋骨麻木了,它衰弱到極點,趴在樹枝中間,

連哼一聲的力氣都沒有了。離日曲卡山麓很遙遠了,白莎再也無法回到它的伙伴中間去了。恍惚間,它覺得太陽變成了藍色,高山冰雪融化成的瀾滄江水似乎變成了溫泉。奇怪,被獵人剝了皮的公狼杰莫怎么會跑來舔它的脊背?自己已經死了嗎? “呼”,一聲巨晌,把白莎從昏迷中驚醒,它費勁地睜開眼皮,眼前是一片藤蘿交錯的大林莽。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