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客廳里的貓頭鷹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赞助商链接

瓦特先生年輕的時候, 對飼養各種珍禽異獸有特別的嗜好, 他養過響尾蛇、小狼、刺猬等動物。

有一年春天, 他買了一只剛會飛的小貓頭鷹。 他的父母也很喜歡這長著兩只大眼睛的貓頭鷹, 認為它很安祥, 不是瓦特以前養過的那些猛禽。 但是, 他們馬上發現自己弄錯了。 貓頭鷹長得很快, 三個月以后, 就長得有半米高, 兩翼展開時有一米多寬, 爪尖有三厘米長, 尖得像針一樣, 加上鐵鉤一樣的鷹嘴, 令人望而生畏。

瓦特給貓頭鷹起了個名字叫喔嗚, 這名字很像它的叫聲。

進入夏季以后, 貓頭鷹喔嗚不肯住進為它蓋的木板窩,

赞助商链接
喜歡呆在樹上過夜。

瓦特常常為貓頭鷹的安全擔心。 他們家鄉經常有野貓出沒。 這些野貓十分兇猛, 常常襲擊一些家禽。 一天黎明, 瓦特聽到一陣貓叫.那聲音就像小孩在哭泣。 他一骨碌爬下床, 沖到外面, 發現經常蹲在白楊樹上的貓頭鷹不見了。 這一驚非同小可。 他連忙滿院子尋找。

突然, 他發現貓頭鷹靜靜地蹲在臺階上, 眼睛半睜半閉, 似乎睡意正濃。

他慢慢走近, 突然又吃了一驚。 原來, 貓頭鷹蹲在一只野貓背上, 羽毛蓬松著。 那只貓只有頭部和尾巴露在外面, 齜牙咧嘴地喘著氣, 看來, 它受到了致命的猛擊, 現在只剩下游絲般一口氣了。

可以想象, 這只貓把貓頭鷹當成了一般的家禽, 以為只要一撲上前就唾手可得, 結果吃了大虧。

貓頭鷹喔嗚除了會狠狠懲罰那些偷襲者外, 它還喜歡搞點惡作劇開開心。 瓦特家有條狗叫默特,

赞助商链接
嘗夠了它的滋味。 每當盛夏的午后, 默特喜歡在樹蔭下用爪子挖個坑, 然后四處張望偵察一番, 確信貓頭鷹喔嗚也在打瞌睡, 才安穩放心地蜷縮在土坑里閉上眼睛, 想美美地睡上一覺。

但是, 默特哪里知道, 貓頭鷹是很少睡覺的。 看起來, 貓頭鷹喔嗚的黃色大眼睛似乎閉上了, 實際上, 它十分警覺地等待著, 只要默特打個哈欠, 懶洋洋地閉上眼睛, 它就開始行動了。

它從樹上像一片葉子似的飄下來, 兩爪一顛一顛跳過草地, 愈走愈慢, 就像參加葬禮一樣, 一步一步移到默特身后。 它的雙眼始終緊盯住毛茸茸的狗尾巴, 等選好最佳位置后, 它慢慢舉起一只爪子, 在狗尾巴上方前后移動, 像在細細欣賞, 然后, “啪”的一下, 展開的爪子像鐵鉤一樣狠狠地敲在狗尾巴上。 默特疼得汪汪大叫, 從土坑里跳起來。 它正想報復, 貓頭鷹早已飛到樹枝上, 得意地發出“喔一嗚一喔一嗚”的叫聲。

赞助商链接

一年過后, 貓頭鷹喔嗚與瓦特越混越熟, 它特別喜歡飛到瓦特的肩上, 用嘴輕輕地咬他的耳朵。 有時它會用嘴“砰砰”地敲擊玻璃窗, 這時, 瓦特得趕快打開窗戶放它進來, 否則, 玻璃會被它啄得粉碎。 因此, 只要天氣暖和, 瓦特總是把客廳的窗戶打開著, 讓它隨心所欲地飛進飛出。

第二年夏天, 瓦特家鄉來了一位年輕的牧師。 他初來乍到, 例行對每一戶人家進行拜訪。 一天下午, 牧師來到瓦特家, 和瓦特的父母坐在客廳里

牧師講了一會兒話, 舒適地背對窗戶, 坐在沙發里品嘗咖啡。 這天下午, 貓頭鷹喔嗚剛好痛痛快快地洗了個“螞蟻浴”——它會用爪子扒開蟻穴, 然后伏在細土堆里, 拍打著翅膀, 靠蓬松的羽毛把細土和亂作一團的螞蟻攪在一起, 灑得渾身都是。 這是它一種奇特的嗜好, 似乎是專門請螞蟻為它搔癢癢的。 它盡情享受了螞蟻浴,

赞助商链接
像一片羽毛飛到窗臺上, 抖抖翅膀, 一下子輕輕落到牧師背上, 又一抖翅膀, 灑下一些細土和活螞蟻。 這下, 牧師嚇得像觸電一樣, 從沙發里彈立起來, 圍著桌子打轉。 貓頭鷹站在不斷晃動的肩上, 為了保持平衡, 兩爪一陣又一陣痙攣, 抓得更緊了。 這位牧師發瘋似地前俯后仰, 想甩掉貓頭鷹, 卻反而激怒了貓頭鷹, 它狠狠地揪住牧師的肩膀, 尾巴一撅, 在他黑色的外衣后面拉了一灘屎。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