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男孩熱衷扮偽娘如何矯正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赞助商链接

導讀:近幾年, 舞臺上的“偽娘”秀成為各種娛樂節目的一大看點, “偽娘現象”一度引起社會的關注, 很多人也因此將“娘娘腔”、“陽剛氣缺失”放到桌面上探討。 值得注意的是, 越來越多的家長遭遇自己的兒子女生氣太濃、打扮女性化、性格陰柔等問題的困擾,

赞助商链接
并試圖改變孩子的行為和喜好。 那么, 孩子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問題?這種現象該不該強行糾正?“偽娘現象”到底會對個體發展產生什么樣的影響?

個案一

兒子走出“偽娘”的誤區

兒子武文15歲, 相貌英俊, 面容白皙, 有幾分女孩的秀氣。

但今年不知從何時起, 兒子在裝扮上突然有了變化。 一天早上, 他穿上了新買的服飾:紅色的上衣, 藍格子七分長褲, 再配上黃色的鞋子。 我一看, 活脫脫一俏麗女生打扮。 雖覺得詫異, 但為了維護兒子的自尊心, 只是調侃似地說道:“喲, 這是誰家漂亮女孩啊!”兒子居然笑了, 還糾正我說:“老媽, 別在那陰陽怪氣的, 這是流行知道嗎?”我不解, 穿成這樣還算流行?可他卻不以為然地說:“‘偽娘’聽說過嗎?最潮的流行范。 ”

兒子上學走了, 我卻陷入了沉思。 如果兒子真有了變成“偽娘”的想法該怎么辦?畢竟社會不是舞臺, 一個相貌堂堂的大男孩居然去學做“偽娘”,

赞助商链接
而他的同學和朋友今后會怎樣看待他?但兒子即將面臨中考, 如果我粗暴地制止顯然不是明智之舉。

我想起電視臺正在舉辦的歌唱選秀比賽, 其中一名歌手以“偽娘”打扮出場, 兒子看那名歌手的表演居然入了迷。 我想, 兒子可能就是因為受這些歌手影響, 才有了做“偽娘”的想法, 我想到辦法了。

此后, 每天吃罷晚飯, 我便和先生威逼利誘兒子一起出去散步。 有一次, 我們一家人散步時, 兒子卻惦記著看選秀節目, 不停地催促我們快回家。 我們東拉西扯地耗時間, 并盡可能轉移話題。 我問他:“兒子, 你最喜歡聽誰的歌 ?”趁他思考的時候, 我故意說道:“兒子, 你會唱何炅的《梔子花開》嗎?”兒子說:“不太喜歡。 ”可我卻說:“媽媽很喜歡聽這首歌, 你能不能給媽媽演唱一回?”當兒子唱完這首歌后, 我和他爸爸一起鼓勵他說:“這才是男子漢, 有勇氣!”

赞助商链接

為了培養兒子的男子漢氣概, 先生和兒子比賽講古今中外的英雄故事, 比如林沖雪夜上梁山、三顧茅廬、火燒赤壁、哥倫布航海……

在先生的慢慢培養和熏陶下, 兒子漸漸有了英雄情結。 這個時候, 我趁勢引導他, 英雄都應該有強壯的身體。 兒子一聽來勁了, 居然說:“爸爸媽媽, 明天我們一起跑步吧?”先生高興地說:“好啊, 一言為定。 ”從此, 每天早上我們就帶著兒子一起跑步。

日常生活中, 我們也一改往日大包大攬的做法, 遇到事情總要聽聽兒子的意見, 培養他的責任感。

在不久前學校舉行的運動會上, 兒子出盡了風頭, 跑步、跳高都取得好成績。 現在, 兒子已經徹底擺脫了“偽娘”的影子, 變成一個體格強壯的男子漢。

個案二

設計師藍說:堅持做自己最重要

藍(化名)是一名設計師。 近日, 他向我們講述了自己從小到大, 一直被人稱為“娘”的經歷。

“大概從小學開始吧, 身邊就有很多人說我講話娘娘腔,也不知道為什么。那時候學校管得比較嚴,上學大家都得穿校服,在著裝方面我和大家沒有什么區別,我想可能是喜好和性格方面的原因吧。比如說,男孩普遍喜歡的足球、籃球我都不喜歡。我那時候還很不理解,怎么男孩子都喜歡玩那個?我倒是很喜歡藝術,喜歡音樂、跳舞之類的,我現在還在學鋼管舞呢。小時候我也喜歡打扮自己,而且比較喜歡和女孩子做朋友,總覺得自己還是跟女孩子比較有共同的話題。性格方面呢,也比較敏感細膩些,甚至有時還有點小肚雞腸。那時候大家老說我‘很娘’啊之類的,我心里雖不開心,但還不至于太苦惱。當時想著不一樣就不一樣,有什么辦法,我為什么要為了別人改變自己,我從沒想過需要改變。”

藍說自己是獨生子,從小都在父母身邊生活。他的母親屬于比較強勢的一類,平時對他管得多一些,他的父親也不弱,對他管得也不少,父母對他的影響都挺大的,相對來說家庭方面的教育還是比較平衡的。他上小學的時候,大家都挺愛看書,很大一部分時間都用來閱讀。加上他雖然比較愛打扮,但并不屬于很明顯那種。所以,對同學覺得他有點娘這件事,他的父母并沒有察覺,更不用說采取什么措施了。藍說,他們當時應該覺得他屬于比較乖的那一類。

對現在有人認為小孩容易受“偽娘”秀影響,會去模仿的觀點,藍并不認同。藍說:“從我自己本身來看,我覺得這是天生的。我也沒有受到什么特別的影響啊。現在的秀是夸張了一點,但是大多數人都不會去模仿。在日常生活中,喜歡去模仿的人,可能他本來就喜歡這樣。想想看,在不是演出的情況下,哪個男生會愿意把自己打扮成像個女孩子呢!”

藍告訴我們,他一直堅持自己的想法,當然他也沒有像“偽娘”那樣夸張,所以從小到大雖然有些小風波,不過,基本上還算“平安無事”。后來,高中畢業考大學,他順理成章地填報了自己夢想的藝術類專業學設計。之后,穿衣服就更精致、更中性一些,但因為是學設計專業的緣故,也沒有人說他穿著女性化、怪異等等。“搞設計的,大家都認為怎么時尚、怎么更有美感就怎么做,所以伴隨我多年的‘娘娘腔’外號基本上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到現在,幾乎沒有人再說我娘娘腔之類的話了。”藍繼續說,“回頭看看,我真的不認為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我沒有失去什么,這就是我的生活。”

說完自己的故事,藍還向我們推薦了一首歌《born this way》,在細心聽完之后,我們明白了,他想要告訴我們:無論在什么時候,堅持做自己是最重要的。

“偽娘”和“偽娘現象”

“偽娘”多指擁有女性美貌的正常男性,有的可能更勝過一般女性,甚至連聲音都接近女性。因此,很多時候他們能以假亂真,讓人誤以為是女性。這一名詞最早來源于動漫人物,由于“偽娘”的定義在國內還很模糊,按照它的原始定義通常是褒義的和具有演出性質的,但引發社會擔憂的“偽娘現象”卻已經不僅僅限定在“偽娘”的原意上。

中山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柯倩婷老師,對“偽娘”概念重新做了這樣的梳理:“‘偽娘’一詞的含義在不斷發生變化。‘偽娘’原本指動漫里男生女相的,后影響到現實,指男扮女裝者,有的是為了表演,有的是為了樂趣。受此影響,人們把女性化的男性也稱為‘偽娘’,這就是廣義的‘偽娘現象’了。以前說娘娘腔,現在換個更便利、更流行的名字而已。社會上對‘偽娘現象’的擔憂和批評,既有針對狹義概念上的男扮女裝行為,也有針對廣義范疇的男性女性化現象。”

家庭調查

孩子為什么會喜歡“偽娘”裝扮?家長該不該強行糾正孩子的行為?帶著這樣的問題,我們進行了個案采訪、問卷調查以及現場問答,試圖對此做進一步的了解。

我們派發了100份社會調查問卷,其中男女比例基本平衡,年齡集中在15歲-50歲,以中青年為主。從問卷的調查結果來看,半數以上的人表示在現實生活中接觸過有“偽娘”傾向的人,但42%的人對“偽娘現象”表示不關注、覺得無所謂;26%的人尊重個體選擇,認為這是認同性別多元的一種體現;但也有16%的人覺得反感;還有一部分人稱贊其有趣或者鄙視其嘩眾取寵,分別占總數的9%和7%。(參見上圖)

一家之言

“糾正”常吃力不討好

中山大學中文系柯倩婷副教授認為,無心理困擾不必糾正

“糾正”常吃力不討好

從事性別研究的中山大學中文系柯倩婷副教授認為,“偽娘現象”之所以產生,要從先天和后天兩方面進行分析。人的氣質是先天因素和后天培養共同作用的結果,男性群體中,有一部分人顯得比較陰柔;女性群體中,有一部分人顯得比較陽剛,這種氣質上的差異是天生的。養育過多個子女的父母都深有體會,同一父母生養的兩個男孩,性格、氣質可能相差很大。后天形成的原因主要有兩方面:一是城鎮化,孩子成長過程中很少做體力活動;二是文化熏陶,文學、電影、電視、動漫等文化產品傳播多樣性的男性氣質,其中不乏陰柔、溫情的角色,也會起到示范作用。

對中小學生的“偽娘現象”是否要糾正的問題,柯倩婷副教授認為,孩子如果只是有些陰柔的特質,偶爾喜歡扮扮女生,并沒有造成心理上的困擾,就不必糾正。只有這個行為已經影響了他們的日常生活和學習,才需要心理干預。至于別人看不順眼,那是別人的事,不必以此作為標準。畢竟,“糾正”很多時候吃力不討好,很容易導致孩子的逆反心理。

柯倩婷副教授指出,這種現象可能會讓一些持保守的、傳統的兩性觀念的人感到不舒服,但是會讓個體有更多的選擇,讓個體可以按照自己喜歡的氣質來發展自我,會讓社會更加多元化。

她認為,社會上對“偽娘現象”的批評、擔憂,既有針對狹義的男扮女裝行為,也有針對男性女性化現象。她認為,不必把男性女性化看作洪水猛獸。但她同時提醒,對于“偽娘現象”,也要警惕商業操作,因為不乏為了推銷產品而推動各種裝扮,對此,消費者應保持適當的距離和理性的判斷。

身邊就有很多人說我講話娘娘腔,也不知道為什么。那時候學校管得比較嚴,上學大家都得穿校服,在著裝方面我和大家沒有什么區別,我想可能是喜好和性格方面的原因吧。比如說,男孩普遍喜歡的足球、籃球我都不喜歡。我那時候還很不理解,怎么男孩子都喜歡玩那個?我倒是很喜歡藝術,喜歡音樂、跳舞之類的,我現在還在學鋼管舞呢。小時候我也喜歡打扮自己,而且比較喜歡和女孩子做朋友,總覺得自己還是跟女孩子比較有共同的話題。性格方面呢,也比較敏感細膩些,甚至有時還有點小肚雞腸。那時候大家老說我‘很娘’啊之類的,我心里雖不開心,但還不至于太苦惱。當時想著不一樣就不一樣,有什么辦法,我為什么要為了別人改變自己,我從沒想過需要改變。”

藍說自己是獨生子,從小都在父母身邊生活。他的母親屬于比較強勢的一類,平時對他管得多一些,他的父親也不弱,對他管得也不少,父母對他的影響都挺大的,相對來說家庭方面的教育還是比較平衡的。他上小學的時候,大家都挺愛看書,很大一部分時間都用來閱讀。加上他雖然比較愛打扮,但并不屬于很明顯那種。所以,對同學覺得他有點娘這件事,他的父母并沒有察覺,更不用說采取什么措施了。藍說,他們當時應該覺得他屬于比較乖的那一類。

對現在有人認為小孩容易受“偽娘”秀影響,會去模仿的觀點,藍并不認同。藍說:“從我自己本身來看,我覺得這是天生的。我也沒有受到什么特別的影響啊。現在的秀是夸張了一點,但是大多數人都不會去模仿。在日常生活中,喜歡去模仿的人,可能他本來就喜歡這樣。想想看,在不是演出的情況下,哪個男生會愿意把自己打扮成像個女孩子呢!”

藍告訴我們,他一直堅持自己的想法,當然他也沒有像“偽娘”那樣夸張,所以從小到大雖然有些小風波,不過,基本上還算“平安無事”。后來,高中畢業考大學,他順理成章地填報了自己夢想的藝術類專業學設計。之后,穿衣服就更精致、更中性一些,但因為是學設計專業的緣故,也沒有人說他穿著女性化、怪異等等。“搞設計的,大家都認為怎么時尚、怎么更有美感就怎么做,所以伴隨我多年的‘娘娘腔’外號基本上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到現在,幾乎沒有人再說我娘娘腔之類的話了。”藍繼續說,“回頭看看,我真的不認為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我沒有失去什么,這就是我的生活。”

說完自己的故事,藍還向我們推薦了一首歌《born this way》,在細心聽完之后,我們明白了,他想要告訴我們:無論在什么時候,堅持做自己是最重要的。

“偽娘”和“偽娘現象”

“偽娘”多指擁有女性美貌的正常男性,有的可能更勝過一般女性,甚至連聲音都接近女性。因此,很多時候他們能以假亂真,讓人誤以為是女性。這一名詞最早來源于動漫人物,由于“偽娘”的定義在國內還很模糊,按照它的原始定義通常是褒義的和具有演出性質的,但引發社會擔憂的“偽娘現象”卻已經不僅僅限定在“偽娘”的原意上。

中山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柯倩婷老師,對“偽娘”概念重新做了這樣的梳理:“‘偽娘’一詞的含義在不斷發生變化。‘偽娘’原本指動漫里男生女相的,后影響到現實,指男扮女裝者,有的是為了表演,有的是為了樂趣。受此影響,人們把女性化的男性也稱為‘偽娘’,這就是廣義的‘偽娘現象’了。以前說娘娘腔,現在換個更便利、更流行的名字而已。社會上對‘偽娘現象’的擔憂和批評,既有針對狹義概念上的男扮女裝行為,也有針對廣義范疇的男性女性化現象。”

家庭調查

孩子為什么會喜歡“偽娘”裝扮?家長該不該強行糾正孩子的行為?帶著這樣的問題,我們進行了個案采訪、問卷調查以及現場問答,試圖對此做進一步的了解。

我們派發了100份社會調查問卷,其中男女比例基本平衡,年齡集中在15歲-50歲,以中青年為主。從問卷的調查結果來看,半數以上的人表示在現實生活中接觸過有“偽娘”傾向的人,但42%的人對“偽娘現象”表示不關注、覺得無所謂;26%的人尊重個體選擇,認為這是認同性別多元的一種體現;但也有16%的人覺得反感;還有一部分人稱贊其有趣或者鄙視其嘩眾取寵,分別占總數的9%和7%。(參見上圖)

一家之言

“糾正”常吃力不討好

中山大學中文系柯倩婷副教授認為,無心理困擾不必糾正

“糾正”常吃力不討好

從事性別研究的中山大學中文系柯倩婷副教授認為,“偽娘現象”之所以產生,要從先天和后天兩方面進行分析。人的氣質是先天因素和后天培養共同作用的結果,男性群體中,有一部分人顯得比較陰柔;女性群體中,有一部分人顯得比較陽剛,這種氣質上的差異是天生的。養育過多個子女的父母都深有體會,同一父母生養的兩個男孩,性格、氣質可能相差很大。后天形成的原因主要有兩方面:一是城鎮化,孩子成長過程中很少做體力活動;二是文化熏陶,文學、電影、電視、動漫等文化產品傳播多樣性的男性氣質,其中不乏陰柔、溫情的角色,也會起到示范作用。

對中小學生的“偽娘現象”是否要糾正的問題,柯倩婷副教授認為,孩子如果只是有些陰柔的特質,偶爾喜歡扮扮女生,并沒有造成心理上的困擾,就不必糾正。只有這個行為已經影響了他們的日常生活和學習,才需要心理干預。至于別人看不順眼,那是別人的事,不必以此作為標準。畢竟,“糾正”很多時候吃力不討好,很容易導致孩子的逆反心理。

柯倩婷副教授指出,這種現象可能會讓一些持保守的、傳統的兩性觀念的人感到不舒服,但是會讓個體有更多的選擇,讓個體可以按照自己喜歡的氣質來發展自我,會讓社會更加多元化。

她認為,社會上對“偽娘現象”的批評、擔憂,既有針對狹義的男扮女裝行為,也有針對男性女性化現象。她認為,不必把男性女性化看作洪水猛獸。但她同時提醒,對于“偽娘現象”,也要警惕商業操作,因為不乏為了推銷產品而推動各種裝扮,對此,消費者應保持適當的距離和理性的判斷。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