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雄鹿之死

1966

在捷克基蘇茨山區,有一片原始森林。森林里有一條長長的峽谷,峽谷里住著一位老林務員。這位老林務員對大自然了如指掌。他有講不完的打獵故事。不過,他對那頭他參與圍捕,最后被別人打死的雄鹿,卻深感內疚,悔恨不已。

要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清楚,還得從老林務員揀到的一頭小公鹿講起。

老林務員名叫鮑格爾,人們尊稱他為鮑格爾老爹。他中等身材,長得精瘦,一雙微微瞇起的眼睛總是那么有光澤,嘴唇上一撮小胡子,嘴唇下常常叼著支煙。這老頭兒愛好挺多:打獵、養鳥、抽煙、喝酒、種花、散步…… 對他來說,

有些愛好本可合而為一的。他住在森林邊,到處是鳥,遍地是花……可他就愛服侍鳥兒,侍弄花兒。有時打獵回來,還喜歡倒背著手,在林間小道上散步。

這是五月的一個黃昏,鮑格爾老爹叼著煙,到一片幼杉樹林去看看。他一進樹林,就看見一只被打死的母鹿躺在地上。母鹿的身旁臥著一只幼鹿。

幼鹿身上的毛閃著漂亮的斑點,它咩咩地哀叫著,在哭喊它的媽媽,樣子怪可憐的。

鮑格爾老爹的心一下子抽緊了。他彎腰看了看母鹿,只見一顆子彈射進了它的腹部,因流血過多才死的。

毫無疑問,這是偷獵者干的。鮑格爾咬牙罵道:“狗雜種,連帶幼崽的母鹿也打了,好狠心哪!” 鮑格爾老爹是個心地善良的人。他見小鹿吱吱咩咩地叫喚著,

就將它抱了回去。

一進家門,他就吩咐老伴準備牛奶。他將沖淡的牛奶灌到一個瓶子里,再套上奶嘴。這樣,小鹿就喝得更暢快了。

小鹿喝飽了,鮑格爾又將它抱到院子里曬太陽。他問老伴:“老婆子,我們該給它起個名兒,——你說吧。” 老太太是個和善人。她摸摸小鹿的腦袋,說:“就叫它彼斯卡吧!” 就這樣,小鹿彼斯卡在老守林員家落戶了。它得到老夫妻倆的精心照料。

它的個頭兒和力氣簡直是與日俱增。它成天跟人廝混在一起。它不怕任何人,它跟任何人都友好。誰要摸摸它的頭,它就停下,將頭迎上去,讓人家摸個夠。誰要是“彼斯卡!彼斯卡”地招喚它,它便會跟在人家后面跑。

彼斯卡跟鮑格爾家的獵狗艾力克也挺要好。

它倆一塊兒在門外石臼里吃東西。波斯卡吃燕麥,艾力克吃剩面包、肉骨頭。有時彼斯卡想嘗嘗狗食,聰明的艾力克就讓到一邊,讓彼斯卡舔幾下。它們相處得如同弟兄一樣。

時間一天天過去,彼斯卡身上的白色斑點開始褪色,它的毛皮漸漸地變成了漂亮的棕褐色。不知不覺中,它已從一只幼鹿長成一只年輕的公鹿。它常常跟著鮑格爾和艾力克到樹林去打山雞。彼斯卡喜歡跟在后面。它一邊吃草,一邊盯著鮑格爾,見人和獵犬走遠了,它就連蹦帶跳地跟上去。當鮑格爾選擇一塊舒適的林中空地,從挎包里拿出面包、熏魚準備午餐時,彼斯卡就跑過去,仰著頭,等吃的。鮑格爾總是給它一塊放了鹽的面包。對彼斯卡來說,

是最美味的食品了。不過,吃完面包,它還不走,它在等待比這更好吃的東西。

鮑格爾老爹有個習慣:吃完飯,總愛抽支煙。當他抽煙時,彼斯卡就目不轉晴地盯著他手里的煙卷。它耐心地等著,直到他把煙頭扔到草地上,等煙頭滅了,彼斯卡就會走上去用舌頭一卷,如同吃靈丹妙藥一般,貪婪地吞進肚子里,吃完后,還不停地用舌頭舔嘴唇。

到了第二年,彼斯卡頭上長出了小角。又過了一年,鹿角分了叉。再過了些日子,彼斯卡頭上長成了一對威武的、閃著珠母光澤的大角。

看著彼斯卡頭上這對漂亮的大角,鮑格爾老爹心中卻是喜憂摻半。誰知道,這小子將來會是個什么樣兒?林區里,偶爾會出現一兩頭老公鹿。這種老公鹿兇狠、殘暴。

獵人們把它稱之為強盜。一經發現,就要組織圍捕,將它消滅。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