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斷尾狼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337

在一個天氣悶熱的夏夜, 中國北方發生了一場大地震。

大地震使一條被囚禁的狼逃出了動物園。 這是一條公狼, 還很年輕, 長得高大健壯, 渾身充滿了野性。

大地晃動了一下, 又顫抖了一陣, 隨著驚天動地的雷鳴, 天空這里那里閃爍著可怕的藍光和紫光, 接著又突然下起瓢潑大雨。 城市處于一片混亂之中。

公狼乘著混亂, 在大雨中亂沖亂撞, 還真讓它沖出了城。 對狼來說, 這些住著許許多多人的街巷是可怕的, 它要遠遠離開城市, 回到它的荒原野嶺去。 不過, 這座城市地處大平原, 在短時間里要找到一個土丘也是難上加難的,

公狼拼命奔跑了半夜, 展現在它眼前的依然是望不到邊的莊稼地。 公狼渾身精濕, 心情沮喪而且又累又餓, 再也跑不動了, 就鉆進一座廢磚窯想躺著休息。

巧的是廢磚窯里躲著一頭避難的小豬。 倒霉的小豬只來得及叫了一聲就被這條兇殘的餓狼咬斷了脖子。

公狼吃飽之后就躺在窯洞口的草叢里休息。 它要在這兒躺到天黑, 然后再繼續去尋找荒山野嶺。 狼基本上是夜行動物, 不習慣在白天活動。

這時候, 有一條狗走近了廢磚窯。 這條狗名叫阿克, 主人是一個卡車司機。 大地震發生時, 那輛卡車從橋上掉到河里, 使阿克和它的主人都受了傷。

阿克主人摔斷了腿骨, 趴在河灘上動彈不得, 就叫阿克趕快跑回家去叫家人前去救援,

阿克明白了主人的意思, 不敢怠慢, 急急往回跑。 它的一條后腿也受了點傷, 跑起路來一刺一刺的痛。

就這樣, 一條狼和一條狗在廢磚窯相遇了。 它們彼此發現對方時相距有四、五丈的樣子。 這個距離對它們來說只是二、三個縱躍的事。

阿克從小生長在人煙稠密的大平原, 從來沒有看到過狼。 但是它還是一眼就認定了對方不是一條狗。 狼的耳廓、尾巴、特別是眼神和狗有很大的區別。 阿克明白自己受了傷, 又跑得精疲力盡, 根本不是這條高大健壯的獨狼的對手, 再說, 自己正身負主人的重托, 不能在中途橫生枝節, 耽誤時間, 得趕快擺脫才對。

阿克強忍傷痛, 掩飾傷腿, 裝出沒興趣和對方糾纏的神態,

悄悄地改變了奔跑的方向。 當跑到磚窯擋住狼的視線的地方時, 阿克來了個急轉彎, 拼命地向一片雜樹林子沖去。 它熟悉這一帶的情況, 雜樹林那邊有一座不小的輪窯, 那兒有很多的人。

因為長期囚禁, 公狼窩著一肚子的怨氣。 眼下吃飽了, 喝足了, 它正想找個對手廝殺呢!它猛地一蹬后腿, 一個縱躍就是一丈多遠, 然后尾巴一掃, 認準了方向, 逕向阿克追去。

阿克跑近了輪窯, 卻發現沒一個人在。 因為地震, 人都走☆禁☆光了, 這下子阿克就著了慌, 呼叫著逃進了一個虛掩著的屋子。 狗在危難時, 都懂得尋求人類的幫助和房子的庇護。

屋子里沒有人, 只有幾個壇子。 窗子上有鐵柵欄, 而狼已堵住了門。 狼一時不敢進屋, 原因是窗子的鐵柵欄使它聯想起動物園囚禁它的鐵籠子。

阿克在無路可逃時, 反而變得鎮定了。 它正對公狼, 收攏后腿, 奓開頸毛, 露出牙齒, 準備拼死一搏。

狗的挑釁反而使公狼拋開了疑慮, 它尾巴一劃, 直向阿克撲去。

就在這一瞬間, 余震發生了。 這幢搖搖欲墜的房子轟隆一聲倒塌, 把狗和狼一齊埋在廢墟里。

由于屋子里有不少空壇子, 狼和狗并沒有被砸死, 只是被一起困在一個由水泥板和磚瓦組成的“洞穴”里。

阿克并未受傷。 公狼的尾巴卻被兩塊水泥板死死夾住, 痛得不得了。 阿克明白自己正處在雙重的危險之中。 它不顧一切地向各處沖突, 有幾次撞到了狼的身上。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