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黑耳朵比姆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4036

比姆生下來就被人家從窩里扔出去,準備丟到河里溺死。原因不是別的,只因為它生了一只黑耳朵,渾身卻是白的,這樣的毛色會被人認為是劣種狗的標志。

其實,它是由純種塞特犬生的,它的雙親有著長長的家譜,每一位祖先都有自己的證書。但問題是,塞特犬從來沒有這種毛色,因此,比姆就注定一生下來就被從狗窩里扔出去。幸虧伊凡·伊凡內奇及時收養了它,否則,它連眼睛還沒睜開就一命嗚呼了。

伊凡·伊凡內奇是個作家,一位孤獨的老人。早年,他曾當過兵,胸腔里還有一塊戰爭年代留下的彈片。這是個和善的老人。他喜歡比姆的這種毛色,說真的,要讓一只白狗長出一只黑耳朵來,還不容易哩。他給小狗起了“比姆”這個名字。當它剛睜開漂亮、機靈的眼晴,就“比姆、比姆”地叫起它來。過了一個星期,小狗也明白“比姆”就是自己的名字了。

伊凡·伊凡內奇用牛奶喂養比姆,但牛奶總比不上母狗的奶水。更何況,小狗需要母狗的愛,那是無法辦到的。每當他看見小狗在屋里笨拙地打轉,到處尋找媽媽,哀叫不止時,他就把它抱到膝上,把奶嘴塞到它嘴里。漸漸地,比姆開始喜歡伊凡內奇跟它講話了,它聽得懂兩個詞:“比姆”和“不許”。它特別喜歡望著老人銀白色的頭發從額上披散下來,用溫暖、愛撫的手指輕輕觸摸自己的皮毛,和善的厚嘴唇顫動著跟自己說話。

直到快兩個月的時候,小狗比姆才看清屋子里有很高的寫字臺,墻壁上掛著獵槍、獵袋和女人的相片。第二面墻實際上是書架,主人隨時在那兒把東西抽出放進。四個月時,比姆已經會用后腿直立,于是它也去抽出一本書,把一頁紙撕成碎片。

這時,它明白了“不許”的確切意義,還有“痛”是什么感覺。不過,伊凡內奇沒有把它弄得很痛恨痛,只是輕輕揪了一下它的黑耳朵,叫道:“不許撕書!不許撕書!” 比姆馬上明白了,自己是主人的寵物,書也是主人的寵物,它應該和書交朋友。后來,它就會根據主人的需要,到書架上去把厚一點或薄一點的書挑出來,銜在嘴里交給他了。

孤獨的主人有時要生病,躺在那里不能動彈,比姆就常到書架那兒去給他取書,有時還帶著他寫的紙條鉆出門去,請人來照顧生病的主人。這時候,比姆就顯得非常焦慮,跑前跑后地,懷疑地盯著來人給自己的主人吃各種藥片,似乎他們冷不防要把自己的主人搶走似的。

伊凡內奇在寫作的時候,比姆就乖乖蹲在一旁,或者蜷作一團臥在窩里。

但當伊凡內奇用雙肘支在桌上,雙手捂住臉時,比姆立刻就明白他身上有點不自在,馬上來到他身邊,把生著兩只不同毛色耳朵的頭埋在他膝上。很快,伊凡內奇感激地說:“謝謝,親愛的,謝謝,比姆。” 隨后,伊凡內奇又在紙上沙沙寫了起來。

在家里,小狗比姆和老作家伊凡內奇就是這么相處的。

一到草地上就不同了,他倆忘掉一切,躺躺,打打滾,蹦蹦跳跳、追蝴蝶,什么都可以,伊凡內奇身上帶著糖,只要比姆按照他的命令臥下或跑出去尋回什么東西,就能得到獎賞。有一次,比姆在草地上聞到一股特別誘人的鳥的氣味,它激動得血都沸騰起來,回頭望望伊凡內奇,他卻什么也沒發現。比姆拖著皮帶,把主人領向它發現的那個神秘獵物。終于,主人領會了它的意思,跟著它躡手躡腳朝前走。

氣味越來越強烈,突然,主人厲聲命令:“前進!” 比姆撲上前去。一只鵪鶉“撲撲撲”飛了起來,朝灌木叢飛去。比姆立刻用盡全身力氣,拼命追趕。

主人卻在后面叫道:“回——來!” 比姆好像耳朵也沒長,興奮地直朝前沖,一直奔跑到看不見鵪鶉。回到主人身邊后,它覺得主人的話很嚴厲。伊凡內奇說:“要當好獵犬,得學會聽從命令,如果我開槍,你卻朝前沖,子彈會打著誰呢?” 原來根本不用去追,只要找到鳥,把它驚起來就可以了。不久,比姆又驚起一只鵪鶉,馬上聽從命令臥下,一聲槍響,鵪鶉就像被開水燙了似地掉下來! 打獵就是這么回事,比姆用嗅覺,主人用獵槍,他們是各有各的本領的一對好伙伴。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