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河邊的搏殺

1107

故事發生在江南一個小鎮上。

一個夏天的黃昏,一條三尺多長的灰蛇,無聲無息地爬上鎮頭河邊的一棵老柳樹,盤據在探向河面的一個旁枝上。它昂起三角形的頭顱,目光像冰一樣冷。

老柳樹的附近有一片荒草沒膝的廢墟。這片廢墟的深處居住著一頭年輕的黃鼠狼。灰蛇等待的正是這頭黃鼠狼。

蛇是不敢向黃鼠狼挑戰的。黃鼠狼閃電般的敏捷使蛇難于招架。這條蛇敢于這么近距離地窺視對手,是因為占據了有利的地形。如果黃鼠狼發現灰蛇,爬上樹來時,灰蛇可以在對手到達旁枝時松開盤纏,

掉下河去。在水里,蛇反而比黃鼠狼靈活得多,可以反過來向對方發起攻擊。這條灰蛇毒得不得了,再強壯的對手也會在被咬幾分鐘之后,因中毒而死的。

月色很好。灰蛇在樹枝上居高臨下,可以看到廢墟的全部。它的眼珠轉動著,丫狀的信子吞吐著,耐心等待一頓美味晚餐。它斷定那頭愛動的黃鼠狼在這么美妙的夜晚是一定會離穴出獵的。

果然,黃鼠狼出現了。它從草叢里小心地探出腦袋,轉動了一會,然后一動不動地“定格”在那里。它的耳朵在諦聽細微的聲息,鼻子在分辨空氣里的氣味。灰蛇處于下風處,黃鼠狼是難于嗅到蛇的氣味的。

在確定平安無事之后,黃鼠狼走出草叢,沿著河岸一陣疾走,最后回頭望了一眼,

消失在成熟的麥田里。這種季節,田鼠出洞覓食的時間很長,面對田野里這么多可口的麥穗,它們高興得不得了。

灰蛇見時機已經到來,它靈活地下了樹,逕直溜進了黃鼠狼的洞穴。這么乘虛打劫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它熟門熟路從主洞折向一個支洞,進入了黃鼠狼的活食儲藏室。這里有不少沒了四腳的田鼠,一只比一只肥胖可口。

在食物富足的季節,黃鼠狼常常用這種方法在洞里養一些田鼠。沒了腳,田鼠是沒法逃脫的。到了缺乏食物的季節,黃鼠狼不出門照樣能吃到新鮮的肉食。

灰蛇吞吃了幾只田鼠,退出洞來,順路去河里洗了個澡,然后才心滿意足地打道回府,游進自己的洞穴睡覺去了。

過了一會兒,黃鼠狼叼了一頭田鼠回來了,

沒進洞就嗅到了灰蛇留下的氣味,知道家里又遭竊了。它進洞察查一遍,然后出洞來循著灰蛇的氣味追蹤到了河邊。蛇的氣味在河邊消失了。狡猾的灰蛇每一回都用泅水的方法掩蓋自己的蹤跡。它知道對手的嗅覺是非常出色的。

黃鼠狼曾經看到過灰蛇,它恨透了這個打家劫舍的惡棍。在一般的情況下,黃鼠狼對蛇類常常采取不理睬的態度,除非在非常饑餓時才會冒險對蛇發起進攻。

這頭年輕的黃鼠狼決心懲罰這條可惡的灰蛇,要不然,它還會有安生日子過嗎? 從這一天開始,黃鼠狼就用心地尋找著懲處灰蛇的時機。

老奸巨猾的灰蛇好多天沒再過河來。它知道黃鼠狼這種動物是有報復心的。

灰蛇的洞穴和廢墟隔著一條河,不過河,它也可以找到食物。它常去的地方是村頭的一個雞塒。新鮮雞蛋的滋味不錯。不過,偷雞蛋必須在白天去,那些人類不會讓雞蛋在雞樹里過夜的。白天活動對灰蛇來說也沒多大為難。

去雞塒那條路有很好的掩庇物,不會被人看見的。除了視覺,人類的嗅覺、聽覺都沒什么可怕的,簡直遲鈍得可笑。

這天晌午時分,灰蛇又出發去雞樹,輕松得就像去赴宴。

黃鼠狼就在這時緊緊盯上了灰蛇。黃鼠狼在大白天渡河而來這一點是灰蛇萬萬想不到的。

灰蛇穿過竹籬、穿過薔蔽叢,到了雞樹的背后。它環視了一下周圍,看看有什么危險。院子里沒有人,只有幾只母雞在柴垛那兒覓食。它熟門熟路地通過一個“氣窗”進了雞樹,

只把尾稍留在外邊。蛇的尾梢可以感受到細微的震動,蛇在進入陌生的洞穴時常常把尾梢留在外邊“放哨”。雞塒里有兩個蛋,一個是白的,另一個隱隱顯出些粉紅。它先把白蛋含在口中,昂起頭,一甩頭把蛋敲在一個磚角上。蛋在它的口中碎了,涼涼的蛋白和蛋黃就自動緩緩流進了它的肚子。蛇吃東西都是囫圇吞的,只有在吃雞蛋時才用這種方式。另一個雞蛋很快也進了它的肚子。這個雞蛋還是溫熱的,看來是剛生下不久。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