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央視主播中的10大五好家庭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2014-08-15 3930
赞助商链接

這些臺前風光的主持人們, 盡管彼此都忙于自己的事業, 但他們夫唱婦隨, 家庭生活過得非常幸福。

朱迅

和王志婚后琴瑟和諧, 夫唱婦隨, 盡管彼此都忙于自己的事業, 但他們的家庭生活過得非常幸福, 這首先取決于朱迅的謙遜, 她說:“現在漂亮的女孩太多了,

赞助商链接
在她們當中, 我只是覺得自己有一些知識背景的優勢, 我單項都是一般, 綜合素質能及格。 ”她平心靜氣地這樣衡量自己, 不把自己當成“九天仙女”。 當別人否定王志時她卻蠻自信地說:“他在我眼里挺英俊瀟灑的啊!最起碼不丑, 他的長相讓我很有安全感, 他魁偉, 厚實, 抱起來的手感很好。 ”

因為在國際頻道而且兼做正大綜藝節目, 朱迅兩三個月就會出一趟國, 一個星期就會離開北京一趟。 因為出國, 兒子半歲就斷了奶, 但是帶兒子上班已經養成了一種習慣。 帶不了他的時候, 就會帶著他的一張照片, 進飯店第一件事就是從箱子里拿出他的照片, 睡覺的時候會對著兒子可愛的照片說:“寶貝晚安。 ”朱迅說母子之間應該有感應, 她這樣對兒子, 兒子一定想著她。

赞助商链接

朱迅說, 國外有一個諺語:兒子是看著父親的脊梁長大的。

她說, 她很希望她的兒子能夠像他的爸爸。

“見兒子的第一眼, 我首先感覺的是他的滿頭黑發, 這頭發很像他爸, 然后我看到一個巨大的鼻子, 我說這也像他爸, 然后是兩個可愛的酒窩, 這也跟他爸很像……”朱迅, 形容做媽媽的最初一刻時, 那種因兒子像老公帶來的甜蜜從眼睛里流露出來。

當然朱迅更希望的是兒子長大以后, 他的胸懷、他的聰明像他的父親:“他爸爸是那種比較寬厚、思想成熟的男人, 我希望兒子也是這樣的。 ”

帶兒子, 其實就是一場場“戰斗”, 朱迅說她被這些“戰斗”磨煉出了處變不驚的心理節奏。

“跟兒子戰斗的過程,

赞助商链接
其實也就是跟自己戰斗的過程, 不要把媽媽說得很偉大, 我有很多不耐煩的時候, 哺乳的時候會很疼, 失去耐心, 精神上的煩躁等等, 于是就開始和自己較勁, 學著把自己的耐心棱角磨平……”

?朱軍

朱軍從一名戰士, 逐步成為歌舞團演員, 最后成為央視著名節目主持人。 朱軍事業的成功, 離不開漂亮妻子譚梅的默默支持。 朱軍的妻子譚梅是1987年從西安特招入伍的舞蹈演員, 秀美文靜、楚楚動人.但在妻子眼中, 那個給老婆親手做衣服, 給兒子洗尿片的朱軍, 比主持中央電視臺的《藝術人生》時更打動她的心。

赞助商链接
夫妻二人一同唱起他們最喜歡的歌曲《最浪漫的事》, 他們覺得, 這首溫情雋永的曲子就像是專門為他們量身定做的: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的變老,一路上收藏點點滴滴的歡笑,留到以后坐著搖椅慢慢聊,直到我們老的哪兒也去不了,你還依然把我當成手心里的寶……

?羅京

羅京有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 妻子劉繼紅是他的校友, 比他小5歲。 正如每一位成功者背后都有一雙溫柔的手一樣, 羅京有一位理解、關心他的賢內助。 只要一提起妻子, 他的臉上總是露出開心的笑容。

赞助商链接

1988年6月的一天, 羅京與劉繼紅來到街道辦事處登記結婚。 羅京的兩 人世界長達6年, 他認為養育子女是需要條件的。 無疑, 時間和住房是 他的實際問題。 最后, 劉繼紅在29歲這一年生下了兒子, 羅京已34歲。 做了父親的羅京似乎更加成熟, 他會主動做家務, 逗兒子歡笑, 令劉 繼紅心中感到無限的快慰。

羅京給愛子取名“疏桐”, 這緣于他特別喜歡的一首唐詩《蟬》:“垂緌飲清露, 流響出疏桐;居高聲自遠, 非是藉秋風。 ”羅京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像梧桐樹的枝干挺拔高遠, 長大以后成為品格高潔的人。 生活中, 他和妻子也是這樣要求自己的。


?

赞助商链接

?
倪萍

倪萍與孩子的故事非常感人, 她的兒子小時候眼睛不好, 為了治療兒子的眼病, 她在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 選擇了放棄, 一心陪伴兒子。 在兒子的病情好轉后, 沉寂了近三年的她又重返影視界。 2006年9月4日, 倪萍因在楊亞洲執導的影片《雪花那個飄》中的出色表演, 獲得第30屆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 此片同時獲得電影節評委會特別獎。 倪萍

倪萍與孩子的故事非常感人, 她的兒子小時候眼睛不好, 為了治療兒子的眼病, 她在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 選擇了放棄, 一心陪伴兒子。 在兒子的病情好轉后, 沉寂了近三年的她又重返影視界。 2006年9月4日, 倪萍因在楊亞洲執導的影片《雪花那個飄》中的出色表演, 獲得第30屆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 此片同時獲得電影節評委會特別獎。

赞助商链接

?
李詠

李詠在央視算是個異類,自己設計的花哨西服和蓬松卷曲的頭發, 再加上常被別人拿來當笑話的一張大長臉.哈文既是李詠的愛妻, 又是他的老板——《非常6+1》節目的制片人。 他倆先是同班同學, 后是初戀情人;既是一對夫妻, 還是同事搭檔。 李詠在臺前風光無比, 哈文卻默默地“藏”在幕后, 老婆是老板, 自己的工資由老婆發。 哈文是個很理性的人,李詠感性而沖動,李詠評價自己的老婆都飽含激情“我媳婦哈文, 是我的導師, 是我經濟支柱”。

赞助商链接

?
白巖松

白巖松已經是國內最知名的主持人了, 但他謙虛地說:是妻子把他打造成了央視的“名嘴”。 大學畢業后, 白巖松來到《中國廣播報》當記者。 在這里, 白巖松結識了現在的妻子朱宏鈞。 朱宏鈞來自江南水鄉, 從北京一所名牌大學中文系畢業后, 分到電臺來做編輯。 白巖松第一次主持時的西裝是妻子朱宏鈞借了朋友一套高級西裝,在主持的道路上,妻子給了他很大的信心,雖然白巖松已經很出名了, 但他謙虛地說:是妻子把他打造成了央視的“名嘴”。

白巖松是阿根廷球迷的消息已不是新鮮事, 他希望兒子能像巴蒂一樣展現出獨特的人格魅力, 于是給兒子取名為“巴蒂”, 但這一舉動卻遭到身為意大利球迷的妻子強烈的反對, 二人冷戰一段時間后,白巖松終于做出讓步,答應妻子“巴蒂”只作為兒子的小名,并允許大名由妻子來起,但是在起大名時,問題同樣出來了,朱宏鈞是金庸迷,然后她就參照金庸小說里的風清揚給兒子取名為白清揚,但白巖松卻是古龍迷,對這個名字白巖松開始時有些不太接受,但既然已經答應妻子大名歸她起,白巖松也只好忍氣吞聲。

白巖松感嘆地說,如今孩子最富有的就是大把的青春,“我不會去溺愛他,因為苦難是一筆財富,每一個成功的人都會面對苦難,每一個成功的人在苦難面前都會勇往直前,永不言棄!當苦難、打擊你已經很好地走過時,回憶起它都會帶有溫暖的顏色。”

在他給兒子的一封“人生郵件”中他告訴兒子這樣幾點:

一、學會寬容,“如果所有的美德可以自選,孩子,你就先把寬容挑出來吧。”

二、不爭第一,因為“人生不是競技,不必把撞線當成最大的光榮。”

三、愛上音樂,因為“在我們的身邊,什么都會背叛,可音樂不會。”

淘氣的“孩子王”劉純燕和文質彬彬的王寧結合很多人沒想到。從以下故事可以看出兩人的親熱。劉純燕1988年和王寧結婚后,怕有了小孩會影響到工作,所以王寧也一直沒提孩子的事。倒是兩家的父母很著急,每年春節,總是鄭重其事地要我們把這件事提到議事日程上來。直到1998年的夏天,劉純燕懷孕了,結婚已經十年了,才決定將孩子留下來。

在他們的女兒出生之前,兩人商量好,孩子的大名由爸爸來取,而小名由劉純燕全權掌握。機緣巧合,王寧做了一個夢,夢見了“逸塵”這個名字。倆人覺得“逸”這個字不錯,劉純燕說把“塵”字改成“宸”(以前皇帝與皇后居住處),貼合女孩的身份。于是女兒的大名便這么敲定為“王逸宸”。老家在四川的劉純燕,按照老家的習慣,對所有的小孩都統稱為“娃”,也整天稱女兒“娃長娃短”,簡單又好聽。

劉純燕說:“女兒與爸爸很相似,若說有區別的話,應當說,女兒是淺藍色,有幾分純真,而爸爸則是深藍色,帶著一些厚重。這兩個人緊緊地把我圍繞,成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水均益

水均益出生在蘭州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水天明是蘭州大學的俄語教授,母親在郵局工作。水均益是在約會中見到了那個神秘的妻子王君,身材纖細,眼睛大而有神,甜甜的笑臉上浮著紅云,楚楚動人。妻子王君在北京一個知識分子家庭長大,水均益開朗幽默,妻子活潑大方.在水均益與妻子結婚15周年的紀念日時,水均益捧著99朵嬌艷欲滴的紅玫瑰,走到妻子面前,動情地說:“謝謝你,我美麗的妻子,這些年來你為我付出的太多了,我愛你!”

?郎永淳

只要看過中央電視臺《新聞30分》,就會記住這個戴眼鏡、頭發梳理得一絲不茍、永遠是一臉優雅與平和的郎永淳.郎永淳的妻子吳萍在《計算機世界》做編輯工作,長相清秀,是個開朗、外向、一團火樣的女人,但做媽媽后的吳萍多了幾分柔情。他們性格中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多了一份默契。他們說過的一句話盼盼覺得很感人:我們都不是對方的初戀,但我們都是對方最純潔、最珍惜也是最成功的戀人,所以我們才會結婚。

?
魯健

天亮有一點特別讓我欣賞。結婚前就聽人說膠東媳婦特別勤快,結了婚后發現還真是這么回事。天亮是山東煙臺人,她的媽媽就特別能干,里里外外,一個家操持得干干凈凈,井井有條。可能是遺傳吧,成家后,兩人過日子,家里的事我基本不搭手,雖然一周會叫一次小時工,但天天她還是得自己吸一次塵,收拾房間,打掃衛生。偶爾碰上她難得地休息一兩天,她就會在家弄上幾樣小菜等著我。手藝嘛,還不錯。就是她在海邊長大的,喜歡海鮮多一點,經常做道蝦、海參湯什么的。我們是相互熏陶,她做菜我愛吃,跟著我,她也開始喜歡上大西北的面食。我最愛吃面,為這,她還專門學會了做面,還別說,第一次做就做得挺像樣的

天亮是什么性格的人?在外面,她話不多,說話慢,外表文靜,給人感覺很恬靜。當然了,在家里,就我們兩人的時候,撒撒嬌,耍點小脾氣,爭吵上兩句也會有。一般都是誰讓著誰?當然是我了,畢竟我比人家大那么多,應該包容點。為什么事情爭吵?基本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有時兩人會為了對一個電視節目的看法爭執起來。可能男人和女人看問題的角度不同,所謂的男性思維和女性思維的差別吧。兩人在家看電視基本上不會發生太大的遙控器爭奪戰爭,我們的興趣還是很相近的。像去年奧運會,還有足球,她也跟著看,也喜歡體育,比我的熱情還高。其他時間我看專題和新聞多一點,她看電視劇多一點。如果是對方非看不可的節目,就會讓著對方。只有可看可不看的時候,才會搶起來。

要說毛病,有一點,就是有潔癖,老說我。一般遇到這種時候,自己就主動配合,一塊幫著打掃打掃。我是怕老婆那種人嗎?不是怕不怕,趙本山不是說了,啥叫怕老婆?怕就是愛

二人冷戰一段時間后,白巖松終于做出讓步,答應妻子“巴蒂”只作為兒子的小名,并允許大名由妻子來起,但是在起大名時,問題同樣出來了,朱宏鈞是金庸迷,然后她就參照金庸小說里的風清揚給兒子取名為白清揚,但白巖松卻是古龍迷,對這個名字白巖松開始時有些不太接受,但既然已經答應妻子大名歸她起,白巖松也只好忍氣吞聲。

白巖松感嘆地說,如今孩子最富有的就是大把的青春,“我不會去溺愛他,因為苦難是一筆財富,每一個成功的人都會面對苦難,每一個成功的人在苦難面前都會勇往直前,永不言棄!當苦難、打擊你已經很好地走過時,回憶起它都會帶有溫暖的顏色。”

在他給兒子的一封“人生郵件”中他告訴兒子這樣幾點:

一、學會寬容,“如果所有的美德可以自選,孩子,你就先把寬容挑出來吧。”

二、不爭第一,因為“人生不是競技,不必把撞線當成最大的光榮。”

三、愛上音樂,因為“在我們的身邊,什么都會背叛,可音樂不會。”

淘氣的“孩子王”劉純燕和文質彬彬的王寧結合很多人沒想到。從以下故事可以看出兩人的親熱。劉純燕1988年和王寧結婚后,怕有了小孩會影響到工作,所以王寧也一直沒提孩子的事。倒是兩家的父母很著急,每年春節,總是鄭重其事地要我們把這件事提到議事日程上來。直到1998年的夏天,劉純燕懷孕了,結婚已經十年了,才決定將孩子留下來。

在他們的女兒出生之前,兩人商量好,孩子的大名由爸爸來取,而小名由劉純燕全權掌握。機緣巧合,王寧做了一個夢,夢見了“逸塵”這個名字。倆人覺得“逸”這個字不錯,劉純燕說把“塵”字改成“宸”(以前皇帝與皇后居住處),貼合女孩的身份。于是女兒的大名便這么敲定為“王逸宸”。老家在四川的劉純燕,按照老家的習慣,對所有的小孩都統稱為“娃”,也整天稱女兒“娃長娃短”,簡單又好聽。

劉純燕說:“女兒與爸爸很相似,若說有區別的話,應當說,女兒是淺藍色,有幾分純真,而爸爸則是深藍色,帶著一些厚重。這兩個人緊緊地把我圍繞,成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水均益

水均益出生在蘭州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水天明是蘭州大學的俄語教授,母親在郵局工作。水均益是在約會中見到了那個神秘的妻子王君,身材纖細,眼睛大而有神,甜甜的笑臉上浮著紅云,楚楚動人。妻子王君在北京一個知識分子家庭長大,水均益開朗幽默,妻子活潑大方.在水均益與妻子結婚15周年的紀念日時,水均益捧著99朵嬌艷欲滴的紅玫瑰,走到妻子面前,動情地說:“謝謝你,我美麗的妻子,這些年來你為我付出的太多了,我愛你!”

?郎永淳

只要看過中央電視臺《新聞30分》,就會記住這個戴眼鏡、頭發梳理得一絲不茍、永遠是一臉優雅與平和的郎永淳.郎永淳的妻子吳萍在《計算機世界》做編輯工作,長相清秀,是個開朗、外向、一團火樣的女人,但做媽媽后的吳萍多了幾分柔情。他們性格中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多了一份默契。他們說過的一句話盼盼覺得很感人:我們都不是對方的初戀,但我們都是對方最純潔、最珍惜也是最成功的戀人,所以我們才會結婚。

?
魯健

天亮有一點特別讓我欣賞。結婚前就聽人說膠東媳婦特別勤快,結了婚后發現還真是這么回事。天亮是山東煙臺人,她的媽媽就特別能干,里里外外,一個家操持得干干凈凈,井井有條。可能是遺傳吧,成家后,兩人過日子,家里的事我基本不搭手,雖然一周會叫一次小時工,但天天她還是得自己吸一次塵,收拾房間,打掃衛生。偶爾碰上她難得地休息一兩天,她就會在家弄上幾樣小菜等著我。手藝嘛,還不錯。就是她在海邊長大的,喜歡海鮮多一點,經常做道蝦、海參湯什么的。我們是相互熏陶,她做菜我愛吃,跟著我,她也開始喜歡上大西北的面食。我最愛吃面,為這,她還專門學會了做面,還別說,第一次做就做得挺像樣的

天亮是什么性格的人?在外面,她話不多,說話慢,外表文靜,給人感覺很恬靜。當然了,在家里,就我們兩人的時候,撒撒嬌,耍點小脾氣,爭吵上兩句也會有。一般都是誰讓著誰?當然是我了,畢竟我比人家大那么多,應該包容點。為什么事情爭吵?基本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有時兩人會為了對一個電視節目的看法爭執起來。可能男人和女人看問題的角度不同,所謂的男性思維和女性思維的差別吧。兩人在家看電視基本上不會發生太大的遙控器爭奪戰爭,我們的興趣還是很相近的。像去年奧運會,還有足球,她也跟著看,也喜歡體育,比我的熱情還高。其他時間我看專題和新聞多一點,她看電視劇多一點。如果是對方非看不可的節目,就會讓著對方。只有可看可不看的時候,才會搶起來。

要說毛病,有一點,就是有潔癖,老說我。一般遇到這種時候,自己就主動配合,一塊幫著打掃打掃。我是怕老婆那種人嗎?不是怕不怕,趙本山不是說了,啥叫怕老婆?怕就是愛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