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小狗卡希塔

1641

俄國沙皇時代,在高加素的一個小城市里,有位木匠。這木匠養了一條小狗名叫卡希塔。它毛色發紅,嘴巴尖尖,與狐貍長得十分相似。這陣子,它正在一條小路上東轉西跑,四下里張望,一副惴惴不安的模樣。它時不時站下來,嗚嗚哀叫。一會兒舉起這只凍僵的爪子,一會兒又舉起另一只來,連它自己也弄不明白,怎么會迷路的。

今天一早,它的主人本匠羅卡戴上使帽,將工具往肋下一夾,嘴里嚷道:“走吧,卡希塔!” 卡希塔的窩設在刨臺底下的刨花堆里。它聽見主人在叫它,就鉆了出來,伸了個懶腰,跟了去。

能跟隨主人外出走走,卡希塔是很高興的。它跳來蹦去,沖著有軌馬車汪汪亂叫,與其他的狗追逐嬉戲。它的主人一不見了它的蹤影,就會站下來生氣地叫喚。有時候,還會抓住它的尖耳朵罵它:“你這個死東西,我讓你到處亂跑!” 一路上,主人都要進酒店或親戚朋友家去喝一杯,待喝到天色黑下來,他已是酩酊大醉,連走路都揮舞著雙手,活像是一只瞎了眼的蜘蛛。正當這時,一隊士兵吹吹打打地走了過來,卡希塔吃了一驚,就跟在他們后面汪汪大叫。它橫著穿過大街,竄到了一條小巷里。等它安靜下來的時候,樂曲聽不見了,那隊士兵也不見了。卡希塔連忙回到剛才它主人呆過的地方,可是,它的主人已是蹤影全無,像鉆到地底下去了似的。
小狗緊張起來,忙不迭去嗅他的氣味。但是,這里剛剛有個穿新膠鞋的家伙路過,一股強烈的生橡膠味兒讓它怎么也辨別不出他主人的味兒來。卡希塔跑來跑去,始終沒找到它的主人。這時候,天色已經很晚,大街上已是萬家燈火,光線照在厚厚的積雪上。天空中,雪在飄飄揚揚落下來……夜已經深了,它又是絕望又是害怕,將身子靠在一家人家的門口,嗚嗚地哭泣起來。它已精疲力竭,餓得夠嗆。

這一天里,它只吃到過一片香腸皮和一點點的面糊。

突然,那扇門咔嗒一聲打開了,它被摔到一邊。從打開的門里,走出一個漢子來。卡希塔一躍而起,又吠叫起來,繞著他團團打轉。

這漢子俯下身來,溫和地問它:“小狗,你打哪來?我碰痛了你沒有?唉,

你這可憐的小家伙!好吧,別生氣,別生氣……請原諒!” 卡希塔聽到這陌主人溫柔的聲音,產生了一陣親切的感覺,就用舌頭舔舔他的手,哭得更加傷心了。

這陌生人說:“嗯,看來還是一條挺不錯的狗……活脫脫一只狐貍。你跟我來吧,說不定,你能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的……” 卡希塔見他手一招,就跟在他身后走了。要不了半個小時,他們來到了一間寬敞明亮的房間里。卡希塔往地板上一坐,側著腦袋,又感動又好奇地注視著這個陌生人。這個陌生人坐下來吃東西,邊吃邊將食物扔給它:先是一塊發綠的奶酪,然后是一小塊豬肉,半個餡餅,一根雞骨頭。卡希塔早饑腸轆轆,它狼吞虎咽,吃得飛快飛快的,連什么滋味也來不及辨別。

吃飽后,它在房間中央躺下身來。它伸直了身子,四肢挺個筆直,渾身只感到舒適而又疲倦。

新主人抽完了雪茄,站起來給它提來一方小小的床墊,擱在長沙發旁,說:“喂,小狗,來這兒躺下,好好睡覺!” 這夜,卡希塔睡得很香。

等到卡希塔一覺醒來,天已大亮。屋里沒有人,卡希塔挺挺身子,打了個呵欠,心里有點躊躇和不快。它在屋里不停地走來定去,嗅遍了每個角落和每件家具,然后舉起前爪在門上抓撓起來,終于,它把門撞開了,走進了側室。這兒有一張床,床上躺著一個人,身上嚴嚴地蓋著羽絨被。他就是昨天的那個陌生人。它嗅了嗅新主人的衣服和鞋子,發覺散發著一股強烈的馬味兒。它低吠了幾聲,又撞開了另一扇門,

走進了一間骯臟的糊著壁紙的小屋。這里,它聞到了一股可疑的味兒。它心里有點害怕,連忙把身子縮回來。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