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寶寶多吃苦讓寶寶長大成才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0-1歲
2014-08-15 4355
赞助商链接

孩子不吃苦怎能成才?

現在的大多數中國父母都把獨生子女當成掌上明珠, 在孩子成長過程中, 自己寧肯嘗遍千辛萬苦, 也不愿讓孩子受到一丁點兒委屈, 他們舍不得讓孩子放棄優越的環境, 舍不得讓孩子離開父母的保護, 舍不得讓孩子自己去奮斗, 于是, 今天的很多男孩就一直在父母過度的保護和關愛之下成長。 在溺愛中孩子經受不住一點風吹雨打, 一遇到困難就退縮, 這樣的孩子是難以成為真正有用的人才的。

兒時吃苦長大成才的那些名人們

19世紀俄國著名作家屠格涅夫說:“你想成為幸福的人嗎?那么首先要學會吃苦。

赞助商链接
能吃苦的人, 一切的不幸都可以忍受, 天下沒有跳不出的困境。 ”

在法國巴黎羅丹博物院的庭院內, 默默地站著一位巨人, 這就是著名塑像家羅丹留下的傳神杰作——巴爾扎克塑像。 看著這尊塑像, 常常令人想起巴爾扎克這位法蘭西民族最光輝的文學巨匠坎坷的命運、勤奮的一生、剛強的意志、深邃的思想和犀利的筆鋒。 他一生勤奮寫作, 在不到20年的時間里, 共創作了91部小說, 在世界上產生了廣泛的影響, 被認為是法國19世紀批判現實主義的杰出代表, 馬克思和恩格斯稱贊他的成功是“現實主義的最偉大勝利之一”認為他是“對現實關系具有深刻理解的作家”。

雖然他一生成就輝煌, 但他的一生卻又充滿了磨難。 他曾一句話概括自己:“一生的勞動都在痛苦和貧困中度過。 經常不為人理解。 ”

巴爾扎克從小就缺乏母愛。

赞助商链接
家庭和母親, 對他冷漠無情, 他好像是家庭里多余的人。 巴爾扎克后來回憶這段生活, 曾忿忿地說, “我從來不知道什么叫母愛。 ”“我經歷了人的命運中所遭受的最可怕的童年。 ”

長大以后他立志要從事清苦的文學創作。 從1819年夏天開始, 他整天在一間閣樓里伏案寫作, 閣樓簡陋寒酸, 夏天熱氣騰騰, 冬天寒風颼颼。 他不舍晝夜, 總是不停地創作著。 與書商打交道過程中不斷受騙, 以致負債累累, 債務高達10萬法郎。 為了躲債, 6次遷居。 他對朋友說:“經常為一點面包、蠟燭和紙張發愁。 債主迫害我像迫害兔子一樣。 我常像兔子一樣四處奔跑。 ”

但是就在他取得巨大成就、還未完成他宏偉計劃的時候, 1850年8月18日, 一代文豪巴爾扎克在巴黎與世長辭。

1850年8月20日, 當巴爾扎克的遺體在拉歇斯神甫公墓下葬時, 作為巴爾扎克的老朋友, 法國浪漫主義文學運動的領袖雨果對公眾發表了悼念演講,

赞助商链接
他說:“在偉大的人物中間, 巴爾扎克是最偉大的一個, 在優秀的人物中間, 巴爾孔克是最優秀的一個……可嘆啊!這個堅強的、永遠不停止奮斗的哲學家, 思想家、詩人、天才作家。 在我們中間, 他過著風風雨雨的生活, 遭逢了任何時代一切偉人都遭逢過的惡斗和不幸。 如今, 他走了。 他走出了紛擾和痛苦。 ”

巴爾扎克說:“不幸, 是天才的進升階梯。 ”

巴爾扎克說過:不幸, 是天才的進升階梯, 確實如此, 溫室中的花朵不能承受狂風暴雨, 這正是對苦難的作用的最好詮釋。 溫室花朵縱然是美麗, 但卻承受不了斜風細雨, 在此之上, 連一根平凡無奇的小草都比它強大。 人亦如是, 縱然你有優越的條件, 不必承受狂風暴雨, 但是你不能坦然地去接受。 一旦你接受了, 那么, 你也就會像溫室中的花朵一樣, 經受不了半點的斜風細雨, 迎接你的將會是一敗涂地。

赞助商链接
因此, 父母要讓孩子經歷一些苦難, 讓他們勇敢堅定地走好生命的每一步是很有必要的。

孩子吃苦有益處

1、中國古人鼓勵孩子吃苦

孟子認為, 吃苦是成長成才的基礎, 因而告誡人們:“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 必先苦其心志, 勞其筋骨, 餓其體膚, 空乏其身, 行拂亂其所為。 ”后來歷代開明之士, 如宋朝理學家朱熹、宋朝官員包拯、明朝學者朱柏廬、清末重臣曾國藩等, 無不把吃苦當作教育后代修身進德的必修課。

2、西方圣哲鼓勵孩子吃苦

重視吃苦教育, 不獨中國先賢, 外國圣哲亦然。 古希臘哲學家德謨克利特認為, 吃苦是鑄就卓越稟賦的階梯, 因為“人們只有吃盡千辛萬苦才能發展好的稟賦, 而壞的稟賦則用不著絲毫努力就自己發展出來了。 ”俄國文學大師托爾斯泰則把吃苦看作是獲得幸福的源泉, 并認定:“一個吃苦耐勞慣了的人就不可能不幸。

赞助商链接

正是基于吃苦有益的理念, 今天的美國、德國、加拿大、瑞士等西方發達國家, 十分重視對孩子的吃苦教育, 并努力把孩子培養成具有適應各種環境和獨立生存能力的社會人, 以托起他們民族明天的希望。

3、中國家長的“四過度”

然而, 與這些國家相比, 我們的育兒觀念卻大相徑庭。 現在, 隨著物質生活條件的改善, 加上趨甜避苦是人的天性, 一些家長對吃苦教育認識理解并不那么深刻, 在教育孩子上往往表現為“四過度”:即過度寵愛、過度保護、過度照顧、過度期望, 導致了大量的惟有依靠父母才能生存的“啃老族”、弱不禁風的“花朵孩”的出現, 催生了“我爸是李剛”這般“驕橫兒”、“誰敢打110”如此“跋扈弟”的“問世”。 這說明, 吃苦教育的缺失, 如果不及時補正, 對家長的期盼、孩子的健康成長、社會的進步, 都將是沉重的打擊。

4、人總不會一帆風順

其實, 從孩子的成長規律看,

赞助商链接
兒童和少年時期是人生的基礎階段, 家長有意識地創造一些條件, 對孩子開展吃苦教育, 非常重要, 也有必要。 因為人的一生不可能一帆風順, 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艱難困苦和曲折坎坷, 在孩子的人生基礎階段, 給他們開設吃苦教育這堂課, 能磨礪他們的德行品質, 升華他們的人生境界, 增強他們的生存生活本領。 因而可以說, 讓孩子吃吃苦, 是為他們將來的人生旅途走得平穩順暢作加油充氣、儲能蓄勢的準備, 讓他們踏入社會后, 在風雨人生中, 充分實現自身價值。

5、讓孩子吃苦但不是讓孩子“受虐”

不過, 對孩子的吃苦教育, 要講究方式方法, “虎媽”、“狼爸”、“鷹爸”不足學。 家長需先估量孩子吃苦之力而后才行吃苦之教;需尊重孩子意愿而不搞強迫命令;需持之以恒而不可一曝十寒;需身體力行發揮榜樣的作用而不能只動嘴不動手。

赞助商链接
如是, 吃苦教育因有廣泛的認同而不斷發展, 孩子因有吃苦教育的滋養而寫就輝煌人生。

你的孩子能吃苦嗎?

吃苦教育有三重境界, 其一是“捱”, 其二是“適應”, 其三是“超越”。

“捱苦”是最低的境界, 就是成人強行安排孩子受苦, 孩子極不愿意, 又沒有辦法, 只好“捱”, 直到成人的安排結束。 這種情況, 不僅無益而且有害。 我記得小時候, 父親也有意的鍛煉我的吃苦精神, 當時在農村, 他的方法是增加勞動強度和延長勞動時間, 但是, 他的教育是失敗的。 他讓我產生的是對勞作的厭惡和懼怕, 不僅沒有增長相反減小了我對痛苦的忍受能力。

“適應”是一個更高的境界。 隨著時間的延長, 孩子的承受能力得到很大的增強, 訓練結束后, 再遇到一般的困難和“苦”就不怕了。 但是, “適應”只是增加了人的承受力, 并不能減少孩子的惰性, 增強孩子的意志,這個經驗來自于我的一個同事,

赞助商链接
曾經是北京市皮劃艇冠軍隊的成員, 他告訴我:以前訓練太苦了, 可以說挑戰人身體的極限, 所以現在碰到熬夜加班等或苦或累的事情, 都受得了;但自己的惰性并沒有受到抑制, 還是能懶就懶, 另外自己的進取性和自制力也沒有比接受訓練以前有過增長。 “超越”才是最高的境界, 才是真正有效的教育。 對此, 我有過兩次深切的體會, 其一是2004年正月初八騎自行車200多公里到河北大學, 其二是2006年元宵節繞北京二環步行一周;兩次都是獨自進行, 行前內心都有較大寫作壓力, 都有明確的自我激勵的愿望。 當行程結束后, 不免想起《老人與海》里圣迪亞戈說的那句話:床是我的好朋友, 床會成為了不起的東西。 然后是舒服得不能忘記的睡眠, 是接下來好長時間的積極和熱情。 整個過程中, 雖然飽嘗筋疲力盡的滋味, 但是心里一點都不苦, 相反越苦越有成就感,還想再苦一點,到了目的地后還想再走一段。

怎樣才能做到第三種境界呢?為什么大部分魔鬼營、行走營,不僅收效甚微而且造成身心傷害呢?我認為與教育方式應該引起足夠的重視,你要求孩子什么、訓練孩子什么并不重要,關鍵的是你讓孩子感到了什么。在于教育者是否激發起孩子對困難的斗志、改變自己的決心,在于教育者所提倡的形式是否能夠被孩子接受,在于孩子是否認為教育者這樣做很有必要而且出于好意。

如果不考慮這些,把“苦行”“高強度的訓練”強加給孩子,這不僅教育效果很難達到,而且也是不人道的,很容易走火,事實上是越來越多地走火。大家從對這些形式的推崇向往,已經漸感失望,甚至開始聲討。

其實,就形式來言,我并不反對,教育需要各種各樣的嘗試,換句話說,我并不認為“行走營”之類的活動本身有什么不好,讓人擔心的是當事者對這種形式的操作方法,和他們對教育原理的理解程度。

假如我們能夠先激發孩子的斗志和上進心,能讓孩子渴望獲得那種鍛煉帶來的堅強和成熟時,孩子們就會對吃苦的鍛煉充滿向往,攔都攔不住。當然,我們需要考慮到勞累和痛苦的分寸,這要依據每個孩子不同的情況制定,既不可缺少挑戰性,又不可損害孩子的身體。

相反越苦越有成就感,還想再苦一點,到了目的地后還想再走一段。

怎樣才能做到第三種境界呢?為什么大部分魔鬼營、行走營,不僅收效甚微而且造成身心傷害呢?我認為與教育方式應該引起足夠的重視,你要求孩子什么、訓練孩子什么并不重要,關鍵的是你讓孩子感到了什么。在于教育者是否激發起孩子對困難的斗志、改變自己的決心,在于教育者所提倡的形式是否能夠被孩子接受,在于孩子是否認為教育者這樣做很有必要而且出于好意。

如果不考慮這些,把“苦行”“高強度的訓練”強加給孩子,這不僅教育效果很難達到,而且也是不人道的,很容易走火,事實上是越來越多地走火。大家從對這些形式的推崇向往,已經漸感失望,甚至開始聲討。

其實,就形式來言,我并不反對,教育需要各種各樣的嘗試,換句話說,我并不認為“行走營”之類的活動本身有什么不好,讓人擔心的是當事者對這種形式的操作方法,和他們對教育原理的理解程度。

假如我們能夠先激發孩子的斗志和上進心,能讓孩子渴望獲得那種鍛煉帶來的堅強和成熟時,孩子們就會對吃苦的鍛煉充滿向往,攔都攔不住。當然,我們需要考慮到勞累和痛苦的分寸,這要依據每個孩子不同的情況制定,既不可缺少挑戰性,又不可損害孩子的身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