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狼王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1774

全世界的狼都有一個共同的習性:在嚴寒的冬天集合成群,平時則單身獨處。眼下正是桃紅柳綠的春天,在中國西南部的日曲卡雪山的狼群,正化整為零,散落在雪山腳下浩翰的尕瑪兒草原上。

在草原東北端一個臭水塘邊,有塊扇形巖石,巖石背后從中午起就臥著一匹名叫紫嵐的母狼。它快要分娩,正沉浸在一種即將做母親的幸福和神秘感中。它渴望能在這兒捕獵到前來飲水的小動物。自從它懷孕以后,身子一天天變得沉重,無法再像從前那樣追捕獵物了。饑腸轆轆的紫嵐想念它死去的伴侶大公狼黑桑。要是它還活著該有多好。黑桑很體貼它,在它分娩的時刻,一定會忠實地守護著它。唉,可惜啊!紫嵐悲哀地嘆息一聲。

天漸漸黑了,紫嵐仍是一無所獲,它不得不拖著疲沓的身子,回到自己棲身的石洞去。

躺在洞里,它無法入睡,強烈的饑餓感折磨著它。要是僅僅為了自己,它還能忍受。但腹中的小狼崽也餓得一陣陣躁動。紫嵐心疼極了。它用前爪摸摸自己的乳房,干癟癟的,這樣下去,它怎么能哺養好自己的寶貝呢?它還要繼承大公狼黑桑的遺志,把小狼崽培養成地位顯赫的狼王。黑桑為了當狼王,苦心磨煉了兩年。可惜它死于非命。它死未瞑目。紫嵐已經決定,無論今后道路多么坎坷,也一定要實現黑桑的狼王夢。

小狼崽在腹中劇烈地躁動,紫嵐感覺到離分娩不遠了,它多么渴望能逮到一頭馬鹿,痛飲一頓,讓干癟的乳房豐滿起來,讓自己有足夠的體力把小寶貝平安地生下來。突然,她的腦子一亮,它要挺而走險,去郎帕察的養鹿場拖一頭馬鹿來充饑。

拖一頭馬鹿談何容易!養鹿場有持槍的獵手嚴密看守,還有一條和狼差不多兇猛的大白狗防衛,一般狼是不敢輕易去的。可是,一種強烈的母愛,一種要培育新狼王的理想,一種無法抑制的饑餓感激勵著它去冒險。

憑著它的智慧,紫嵐冒險成功了。它叼到一頭鹿仔向石洞奔跑。跑了一陣,它累得氣喘吁吁,鹿仔也剩下最后一口氣。紫嵐決定就地喝干鹿血。它停下來,麻利地咬斷鹿仔的喉管,頓時一股滾燙的血液使它感到無比愜意,干癟的乳房似乎立刻豐滿起來,它拼命地吸吮著。突然,前方黑黝黝的草叢里躥出一條大白狗。紫嵐一驚。它沒想到養鹿場的大白狗會一路嗅著氣味跟蹤而來,遠處還傳來獵人的吆喝聲。紫嵐趕緊重新叼起鹿仔,扭頭奔逃。大白狗緊隨其后。

紫嵐撒開四蹄一路狂奔,快到石洞時,它忽然一轉身,拐進了古河道。

它不想讓大白狗發現自己將要分娩的石洞。紫嵐跑啊跑啊,最后累得精疲力盡。它停下來,準備和討厭的大白狗拼殺。它們互相廝咬了一個回合后,大白狗顯然不是紫嵐的對手,但紫嵐畢竟快要臨產了,行動不很方便,大白狗只有以死相拼了,它汪汪狂叫,期待著主人來增援。

紫嵐不顧一切地撲向大白狗,尖尖的狼嘴使勁朝大白狗的喉管伸去,大白狗絕望地反抗著,它兩條后腿在紫嵐腹部猛蹬一下,恰恰蹬在紫嵐高高隆起的肚子上。紫嵐像被高壓電流擊中似的一陣的疼,渾身痙攣,慘嚎一聲從大白狗身上翻落下來,在地上打滾。

大白狗懵懵懂懂,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它還以為狡猾的狼又在用什么詭計呢。它不敢貿然上前,只是后退幾步,盯著紫嵐。

紫嵐在地上打了幾個滾,它忍住劇疼蹲在砂礫上,竭力撐直前肢,挺起胸脯,狼眼大睜。它的小狼崽不早不晚,恰在此時出生了!紫嵐忍住劇疼,把小狼崽藏在腹下,裝出兇狠的樣子,朝緊張的大白狗威風凜凜地大嚎一聲——“歐”,嚇得大白狗夾著尾巴逃走了。

紫嵐剛生完五只小狼崽,古河道上狂風驟起,電閃雷鳴。小狼崽還沒有能力抵抗這暴風雨,紫嵐必須把它們叼回洞去。它一次只能叼走一只。它顧不得其余狼崽的驚慌尖叫,叼起一只沒命地向石洞跑。它來不及喘氣,又接著跑回來叼第二只。當它叼第三只狼崽時,山雨劈頭蓋腦降下來。它顧不得自己身上流血的傷口,像接力賽似的,在雨中來回奔跑,又叼回一只狼崽。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