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男孩堆SOS求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在龍頭山鎮營盤村銀廠坡的山腰坪干上, 有一個用石頭擺成的“救SOS命”

14歲的馮源濤在昨日清晨擺設了求救信號。

銀廠坡的村民豎起一根旗桿, 希望救援直升機能夠看到并投放物資 。

在距離銀廠坡村大約一公里的羅家院子已經通了電, 孩子們正在看電視上關于地震救援的報道。

龍頭山鎮營盤村銀廠坡位于楊家松頂。 在山腰坪干上, 有一個用石頭擺成的“救SOS命”, 那是14歲的馮源濤在昨日清晨擺的。 他從思想品德書上看到, SOS是國際求救信號。 銀廠坡村民絕大多數不知道這行字的意義, 但是這無疑是他們目前最迫切的訴求。

這是一個傷亡慘重的村莊, 但在昨日記者出現之前, 這里還沒有陌生人進入。 這里沒有米、沒有水, 也沒有帳篷。

記者第一時間聯系了災區救援指揮中心, 對方表示會盡快派出救援力量進入銀廠坡。

8月6日

16:00

銀廠坡迎來了第一批外人

位于楊家松頂的銀廠坡, 傷亡慘重, 記者是第一批進入的外人。

6日下午4點半, 經過兩個半小時從山腳到山頂的跋涉, 記者一行終于到達銀廠坡。

看到陌生人到來, 廢墟里、簡易棚里的當地人趕緊站起來, 新奇地看著。

地震以來, 他們幾乎沒有看到外人進入村子。

銀廠坡是營盤村22個村社里受災較嚴重的地區, 90余戶人家死難者多達17人。

當記者走入羅以伍家的老房子時, 坐在周圍的一大群人頓時靜默下來。 緊接著, “你們吃飯沒有?趕緊來吃飯”的問候聲一句接一句傳來。 坐在人群中間、光著膀子的年輕人對周圍的人說:“趕緊拉他們上來吃點飯。 ”他是羅江發, 是羅家院子和銀廠坡兩個村社一大批羅姓人的“祖祖”。

兩個年輕女人, 趕緊拿出兩個碗盛滿米飯遞了過來。 這是記者在震區吃的第一頓米飯, 也是帳篷里50多位銀廠坡人在震后吃到的第一頓飯。

“看到你們過來很高興, 你們是第一批到達我們這里的陌生人, 正好趕上了我們的第一頓飯。 ”

羅以伍家是整個銀廠坡乃至營盤村受災最嚴重的家庭, 11人有6人遇難:82歲的老婆婆儲明雪, 62歲的大兒子羅以才, 59歲的大兒媳雷碧英, 13歲的孫女羅蓉, 7歲的孫子羅介翔, 3個月的孫子羅介旭。

8月3日

16:30

一家6口葬身廢墟

失去了母親、父親、丈人和孩子的家人從各地趕來, 他們的表情都充滿悲慟。 在廢墟上, 馮德花坐在其3個月大兒子羅介旭曾經被掩埋的地方哭泣。 在她旁邊, 9歲的大兒子羅介志眼里噙滿了淚水。

3日下午, 羅介志和堂弟羅介翔剛哄過弟弟羅介旭睡覺, 他們輕手輕腳地把小嬰兒放到臥室的床上, 準備出伙房門口時, 地動山搖。

羅介志走在羅介翔前面一點, 墻體和門板砸了下來, 羅介志被壓在門板的一角, 頭從墻板里露了出來。

在山坡上摘花椒的羅以伍目睹了自己的房屋被瞬間晃倒, “我的心跳頓時停止了, 老人孩子都在屋里”。 他狂奔下來, 在一片余灰尚未散盡的廢墟里看到大兒子羅介志的頭露在門板下, 孩子呼喚著:“爸爸, 爸爸……”

來不及多想, 羅以伍用雙手刨土。 聞聲趕來的羅以安也趕緊跑來, 和弟弟一起刨開泥土。 手指甲被刨斷, 手掌被尖利的石頭劃出好幾道口子, 但兩人仍輕輕安慰羅介志:“快了, 快了, 不要急, 爸爸、二爹在這里。 ”三小時后, 羅介志被刨了出來。

羅介翔雖緊挨著羅介志, 但他卻沒有堂哥幸運。

羅介翔是羅以安的兒子, 他們家的位置在羅以伍家下面200米左右。 3日中午飯后,羅介翔跑來和堂哥一起玩耍,羅以安再次見到他,已是當日晚上11點,他被掩埋在1米高的土堆里。而僅3個月大的羅介旭,在4日下午4點才被挖出。

昨日下午4點,羅以安還來不及脫去孝帽,也還沒解開腰上的白紗。他的褲子分成上下兩截,上截是黑色,下截是條紋,這是他地震當天穿著的褲子。

羅介翔的母親徐玉仙口袋里一直揣著一張照片,照片右上角寫著“三歲留影”。這是羅介翔留給徐玉仙唯一的念想,震后第二天早上,念兒心切的徐玉仙在廢墟里刨了許久,在臥室的書桌位置拿出了這張照片。

徐玉仙懷著5個月身孕的大女兒羅介琴,走了30公里山路在昨天中午11點才到達家中。

羅介琴已經有3年沒有見到小弟弟,地震前的周末,她和羅介翔曾通過電話。

“大姐,你什么時候回來?我很想你。”

“我年底就回來了。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一個滑板。”

“好。你好好讀書,我就買給你。”

羅介翔還未等來他心愛的滑板,卻在8月5日下午被送往山上下葬。

8月6日

20:00

村民生起火堆 等待帳篷與食物

銀廠坡幾乎所有的土坯房都被震成廢墟,90戶人家遇難者有17人。

在銀廠坡,死亡是全村的事情。村民們一起挖人、一起砌墳,今后還要一起面對生活。

好在,所有的悲慟都不需獨自承受。羅以才的大女兒在看到父母慘不忍睹的遺體后,哭得胸悶氣短,但仍很感激地說:“鄉親們自己家里都有好多事情,還來幫我們家,真的是很感謝他們。”

從震后到6日下午4點,近50個村民向這個遭受重創的家庭伸出援手。從羅介翔3日晚上11點被刨出至雷碧英5日早上6點被發現,整個過程持續了27小時。4日凌晨,銀廠坡遇上暴雨,雪上加霜。“當時沒有薄膜,都是舉著傘站在山坡上”,尸體就擺在村民們腳邊。5日下午,50位父老鄉親將這6具尸體抬上了山,這一天被抬上山的還有另外11具尸體。

幸存下來的羅以伍等人想著,要回報為他們奔忙的鄉親們,便湊點錢買點米和菜做了一頓飯。這頓晚餐很簡單,四季豆煮小瓜,涼拌粉絲,涼拌海帶,炒花生米,青椒茄子。以往,對銀廠坡人來說,喪禮上的晚餐做成這樣“有失體統”。然而這頓飯,卻是全村人震后吃上的第一頓飯。

震后,樹上的梨子、地底的土豆成為村民們的主要食物。5日中午,羅介艷和幾個妹妹從縣城抱回了七箱方便面,到6日下午已經只剩下4盒。在這里,方便面也成了奢侈品。

晚飯過后,羅江發下山了。他得去山下羅家院子里幫忙搭帳篷。晚上8點,他走在羅家院子的山路上,身后跟著兩個孩子。他經過的地方,有燈光,在一家水泥房的屋檐下,孩子們圍聚在電視機前,里面正播放著此次地震的消息。

抬起頭,看著距離山坡不到一公里處的銀廠坡。那里的災民在黑暗中生起火堆,等待燈光、帳篷、食物。

3日中午飯后,羅介翔跑來和堂哥一起玩耍,羅以安再次見到他,已是當日晚上11點,他被掩埋在1米高的土堆里。而僅3個月大的羅介旭,在4日下午4點才被挖出。

昨日下午4點,羅以安還來不及脫去孝帽,也還沒解開腰上的白紗。他的褲子分成上下兩截,上截是黑色,下截是條紋,這是他地震當天穿著的褲子。

羅介翔的母親徐玉仙口袋里一直揣著一張照片,照片右上角寫著“三歲留影”。這是羅介翔留給徐玉仙唯一的念想,震后第二天早上,念兒心切的徐玉仙在廢墟里刨了許久,在臥室的書桌位置拿出了這張照片。

徐玉仙懷著5個月身孕的大女兒羅介琴,走了30公里山路在昨天中午11點才到達家中。

羅介琴已經有3年沒有見到小弟弟,地震前的周末,她和羅介翔曾通過電話。

“大姐,你什么時候回來?我很想你。”

“我年底就回來了。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一個滑板。”

“好。你好好讀書,我就買給你。”

羅介翔還未等來他心愛的滑板,卻在8月5日下午被送往山上下葬。

8月6日

20:00

村民生起火堆 等待帳篷與食物

銀廠坡幾乎所有的土坯房都被震成廢墟,90戶人家遇難者有17人。

在銀廠坡,死亡是全村的事情。村民們一起挖人、一起砌墳,今后還要一起面對生活。

好在,所有的悲慟都不需獨自承受。羅以才的大女兒在看到父母慘不忍睹的遺體后,哭得胸悶氣短,但仍很感激地說:“鄉親們自己家里都有好多事情,還來幫我們家,真的是很感謝他們。”

從震后到6日下午4點,近50個村民向這個遭受重創的家庭伸出援手。從羅介翔3日晚上11點被刨出至雷碧英5日早上6點被發現,整個過程持續了27小時。4日凌晨,銀廠坡遇上暴雨,雪上加霜。“當時沒有薄膜,都是舉著傘站在山坡上”,尸體就擺在村民們腳邊。5日下午,50位父老鄉親將這6具尸體抬上了山,這一天被抬上山的還有另外11具尸體。

幸存下來的羅以伍等人想著,要回報為他們奔忙的鄉親們,便湊點錢買點米和菜做了一頓飯。這頓晚餐很簡單,四季豆煮小瓜,涼拌粉絲,涼拌海帶,炒花生米,青椒茄子。以往,對銀廠坡人來說,喪禮上的晚餐做成這樣“有失體統”。然而這頓飯,卻是全村人震后吃上的第一頓飯。

震后,樹上的梨子、地底的土豆成為村民們的主要食物。5日中午,羅介艷和幾個妹妹從縣城抱回了七箱方便面,到6日下午已經只剩下4盒。在這里,方便面也成了奢侈品。

晚飯過后,羅江發下山了。他得去山下羅家院子里幫忙搭帳篷。晚上8點,他走在羅家院子的山路上,身后跟著兩個孩子。他經過的地方,有燈光,在一家水泥房的屋檐下,孩子們圍聚在電視機前,里面正播放著此次地震的消息。

抬起頭,看著距離山坡不到一公里處的銀廠坡。那里的災民在黑暗中生起火堆,等待燈光、帳篷、食物。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