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白眉豺王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4333
赞助商链接

白眉兒是一匹小公豺的名字。 顧名思義, 它眉際間有一塊與眾不同的白斑。 小公豺的父親是一只狗, 母親是一匹豺, 白眉兒是個混血種, 它有一半狗的血統, 一半豺的血統。 白眉兒的毛色偏黃, 耳廓也不像正宗的豺那么尖, 豺群認為它是個雜種, 都很歧視它。 在中國西南部的梅麗雪山南麓, 生活著一群喀納斯紅豺, 在這群豺中, 白眉兒地位低卑, 只能充當“工豺”的角色。

這個職務相當于人類軍隊中打仗時沖在最前頭去送死的炮灰一樣。

然而, 小小工豺白眉兒竟然在一次撲咬牦牛崽的搏斗中, 非但沒有因為自己是炮灰而喪命,

赞助商链接
它的冒險精神, 不怕死的氣概反而令豺群驚嘆。 自從這次搏斗勝利后, 白眉兒的身份在眾豺眼中大大提高了。 這下, 它得意忘形, 因而冒犯了豺王夏索爾的權威。 豺王本來就對白眉兒存有戒心, 白眉兒出眾的體格和聰慧的頭腦, 對夏索爾的王位有著潛在的威脅。 正因為如此, 豺王夏索爾千方百計找借口, 終于把白眉兒驅逐出了豺群。

離開了豺群, 白眉兒成了一匹無群可歸的孤豺, 在尕瑪兒草原四處流浪。

它勢單力薄, 狩獵技巧也很笨拙。 豺群習慣于圍獵撲食, 白眉兒獨自一個, 只能捕些小動物吃。 孤獨的白眉兒在草原上過著寂寞而艱難的日子, 它多么想有一個家啊。

一次, 白眉兒在追捕一頭小羚羊時, 遇上一頭兇猛的大山貓猞猁, 要不是白眉兒點子多, 攸一些小聰明, 它也許早就成了猞猁的口中美餐了。 白眉兒恨透了猞猁,

赞助商链接
它要尋找機會報仇。

正巧, 沒過幾天, 白眉兒在山林和獵人臘努偶然相遇。 獵人臘努遭到猞猁的襲擊, 白眉兒沖上去咬住猞猁的后腿, 它幫了獵人的忙, 獵人抽出腰刀砍死了猞猁。 獵人很感激白眉兒, 他把它當著野狗帶回家收養起來。 孤獨的白眉兒有了一個溫暖的小草窩。 獵人臘努給它吃煮熟的稀飯, 還加些肉骨頭, 因為白眉兒有一半狗的血統, 所以它漸漸滿足了這種安閑的生活, 它成了臘努的一只獵狗。 可是日子長了, 白眉兒又有點不安心了。 雖然獵人對它很好, 但它畢竟還有豺的本性, 它無法理解獵狗忠貞的品性, 它不習慣過處處受約束的生活。 白眉兒不想成為一條狗, 它逃出獵人家, 再度成為一匹到處流浪的孤豺。

雖然白眉兒被逐出豺群, 但它想往豺群的集體生活, 它常常悄悄地跟著豺群。 但是, 在獵人家生活的那些日子里,

赞助商链接
白眉兒身上沾染了火炭、熟食和稻草混合成的狗的氣味, 這種氣味惹惱了豺群。 喀納斯豺群非常討厭它身上的狗氣味, 豺群包圍了白眉兒, 想一齊對付它, 好好教訓教訓這個雜種。 白眉兒的母親母豺妮妮為了保護它, 拼命向夏索爾求情, 兇殘的夏索爾一口咬死了老母豺妮妮。 母親的血, 染紅了草地, 也染紅了白眉兒的眼睛, 涮去了它身上狗的氣味。 白眉兒被夏索爾捉住, 又被迫成了一匹地位卑下的工豺。

在一次捕食冒險活動中, 一只獨眼豺為了保護白眉兒, 挺而走險, 代替白眉兒去當炮灰。 獨眼豺以前和白眉兒的母親妮妮挺要好, 它常常關心白眉兒, 使白眉兒在豺群中得到一點兒溫暖。 可惜, 這一次捕食, 獨眼豺死在了牦牛腳下, 白眉兒又失去了一位親友。

新仇舊恨, 使白眉兒真想一口咬斷豺王夏索爾的喉管。 但它明白, 自己現在還不是夏索爾的對手。

赞助商链接
它把仇恨深深地埋在心里, 它要用計一步步實現自己的復仇計劃。

白眉兒有一半狗的血統, 一半出于本性, 一半出于在獵人家受馴化養成的狗的習慣。 它把狗對主人的諂媚用到豺王夏索爾身上。 它低卑地討好、奉承夏索爾, 每次捕到食物都恭恭敬敬銜到豺王面前, 白眉兒的順從和屈服漸漸打消了豺王對它的戒備。 豺王開始信任它的忠心了。

白眉兒的地位升高了, 它從工豺變成普通的大公豺。 地位得到改變, 獻媚嘗到甜頭, 這使它更加賣勁地用狗道去討好、巴結豺王。 不久, 它又升為豺群中的第三號角色了。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