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白斑母豹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4177
赞助商链接

貝臘是生活在西雙版納的一名基諾族少年, 今年十四歲了。 盡管他還在中學讀書, 但按基諾人的習慣, 十四歲就該成人了。 今天早晨, 寨子里三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專門為貝臘舉行了古老的成丁禮, 這是基諾人告別童年進入成年的神圣儀式。 西雙版納炎熱的氣候和基諾山寨艱辛的生活, 使十四歲的少年貝臘過早地成熟了。 他健壯的胳臂上刺上了藍鳥翅膀。 他莊嚴地接過老人手中的一把獵槍、一只犁頭, 穿上繡著太陽、月亮、湖泊圖案的像征成年男性的服裝, 開始成為一名男子漢了。 他要獨立生活、獨自闖蕩了。

赞助商链接

貝臘要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為死去的阿媽報仇。 九年前, 在一個炎熱的夏天里, 阿媽背著幼小的貝臘出寨子到瀾滄江邊采水蕨芨。 當她走到灌木林里時, 突然遇到一頭饑餓的惡豹。 惡豹撲向阿媽身后的小貝臘, 阿媽抽出象牙長刀向惡豹砍去。 惡豹撕爛了阿媽的衣衫, 阿媽全身血肉模糊, 五歲的貝臘嚇得嚎啕大哭。 阿媽拼命奔跑, 縱身攀上石崖, 把貝臘舉過頭頂放在石坎上。 惡豹追上來, 一口咬住阿媽的腳。 貝臘眼睜睜地看著阿媽被惡豹吃掉了。

惡豹的嘴角粘著阿媽的血跡, 頭上那塊蛤蟆形白斑得意地顫動著。 小貝臘咬碎自己的舌頭, 立下血誓:長大成人后, 第一件事就是要親手殺死白斑, 剁下它的腦殼血祭阿媽! 十四歲的少年貝臘, 背著獵槍、帶著長刀、揣著阿媽的血帕子進山殺豹子。 巫娘告訴他, 惡豹就住在深山枯樹后的骷髏形石洞里。

赞助商链接
貝臘渡過鱷魚灘、跨過野豬嶺、穿過魔鬼谷、登上禿鷲峰, 終于在一棵被閃電的焦的枯樹后找到了骷髏洞。

貝臘站在洞口, 擰亮大電筒, 將刺眼的光柱把骷髏洞照得賊亮, 一頭渾身布滿金錢斑的母豹正趴在洞里。 貝臘清楚地看見它頭上的白斑。 貝臘的心“怦怦”地跳動, 果真是那頭該死的惡豹! 貝臘的血沸騰了, 他向洞中怒喊:“出來吧, 雜種!我們較量較量!”稚氣未脫的嗓音在山谷里回蕩。 但是洞里靜悄悄的, 沒有任何聲響。 貝臘對著豹子大喊:“膽小鬼, 你害怕了?出來!今天不是你死, 就是我活!”貝臘對著洞口大罵著。 過了一會兒, 洞里傳來一陣低嚎聲。 閃亮的手電光下, 白斑母豹身下滲出一團血。 貝臘從沒聽過豹子這樣凄慘的嚎叫聲。 他仔細一看, 母豹尾巴下正涌出一團團血沫, 石洞地上已積起厚厚的淤血, 兩只剛出生的小豹崽, 在污血中蠕動。

赞助商链接
貝臘正遇上母豹分娩。

貝臘撫摸著阿媽留下來的象牙長刀, 狠狠地想:我管你是順產、難產, 現在你虛弱得連站都站不起來, 正好讓我不費勁就殺了你! 貝臘站在洞口, 舉起獵槍大喊:“滾出來吧!畜牲!你再不出來我就把你們母子三個一起打死!” 白斑母豹在手電的聚光下吃力地扭過頭咬斷一只小豹崽身上的臍帶, 艱難地用舌頭舔著小豹崽身上的血污, 它似乎在傳遞著一種惆悵的母子別情。

貝臘的心顫了一下, 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要為阿媽報仇! 白斑母豹終于出來了, 它四肢無力地爬到洞口, 眼睛黯淡無光, 嘴角顫動, 眼角落下一滴淚花。

貝臘不再是心慈手軟的小孩了, 他不怕它哭, 他扣住扳機, 將黑洞洞的槍口對準它。

母豹懶洋洋地望著天, 一身花紋錦簇的豹皮失去了往日的威風, 一副聽天由命的絕望表情。 它不跟槍口抗爭, 它用身體擋住洞口,

赞助商链接
它不讓致命的鉛彈鉆進洞里。 洞里有它的孩子。

這兇狠的豹子也有那么偉大的母愛嗎?貝臘不敢相信, 也不愿相信。 他寧愿看到母豹倉皇逃跑, 也不愿看到它為了保護小豹崽而從容獻身。 貝臘氣壞了, 他撿起一塊石頭砸向母豹, “咚”石頭正好砸在母豹額頭的白斑上, 尖銳的石頭砸破了它的皮, 一縷鮮血順著額頭流下來, 它只是輕輕甩了甩脖子, 用憂悒的、陰沉的、刻毒的豹眼瞥了一下眼前的少年, 依然釘子一般堵在洞口。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