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豹子哈奇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3559

在中國云南省邊境有一座森林,名叫摩塔古森林。這森林里長有各種各樣的蘑菇,像星星似的,到處都是。

這天一早,哈尼族孩子果哈和阿爸去森林里采蘑菇。他倆走著走著,還沒走到長蘑菇的地方,忽然聽見遠處傳來什么野獸的吼聲。那吼聲含混而低沉,越叫越低。果哈看看阿爸。

阿爸靜聽了一會,輕聲說:“腳下小心點,看看去!” 父子倆循著聲音,走到一塊林中曠地,只見黑魆魆地躺著兩頭野獸。唷,好大的個兒。左面那只好像是野豬,足有二百公斤重,離它不遠處,花花斑斑的似乎是一只豹子,有牛犢大小,還在喘氣呢。地上一片狼藉,附近灌木叢枝折葉落,草地被踐踏得一塌糊涂,血跡到處都是。看來這里剛剛發生過一場生死搏斗! 兩人生怕野獸還沒有死絕,突然起來襲擊人,只是遠遠站著看,好久好久都不見動靜,這才一步一步挨近去。

果哈頭一回看見這種血腥場面,輕聲間阿爸:“阿爸,它們干嗎打架?” 阿爸搖搖頭,叫他別吭聲。

突然,果哈一指豹子,急促道:“阿爸看,阿爸看,豹子沒死絕,它的眼睛還沒閉上呢。” 是的,豹子似乎還有一口氣,每喘一口氣,嘴巴里就漲出一個大血泡來。

阿爸附著他耳朵說:“竹子死了要開花,老象死了要藏牙。豹子死了不閉眼。它是心里有事撂不下呀。” 這句話還沒說完,他們身后深草叢里“嗷”的響了一聲,聲音清脆稚嫩,聲音像貓但又不全像。果哈踮起腳跟一步一步探過去,撥開亂草一看,呀,一只貓崽。

他忙大聲叫道:“阿爸,一只貓崽!” 阿爸走過來一看,說:“這哪會是貓呢,這是一只幼豹啊。” 哈,真是一只豹崽。看來出生才不久,四只小爪緊縮,像怕冷似的顫抖著,連眼睛都還沒張開呢。也許,當初豹媽媽正在喂它奶,忽然一頭大野豬闖了過來。豹媽媽以為它要欺侮豹崽,就和它廝拼起來。現在斗了個兩敗俱傷。看,它倒地的時候,頭還一直向著孩子呢。

果哈提議:“多可憐,我們抱它回去養,好嗎?” 阿爸沒有吭聲。

果哈又說:“還小著呢,若是丟在這兒,它不餓死也會被別的野獸吃了的。” 阿爸輕輕地抱起小豹子。小豹子”嗷”地又叫了一聲,抖顫顫地一頭鉆進阿爸的懷里。這樣,父子兩個就將它抱回家去了。

這下,果哈可忙了。他先邀請母羊做豹崽的媽媽。他把母羊牽來,要它躺下,然后將豹崽塞在它的臌脹的乳房下。小豹早餓急了,一個勁地找奶頭。

母羊聞了聞它,起先似乎有點不肯喂它,但后來見它那一股子餓相,也就任它吮起來。他找來一只竹筐,里面填上棉絮松絲,為豹崽弄了個小窩。他也沒忘了給小豹取名兒。他想了好一會,決定將這頭小豹命名為哈奇

這樣,小豹子一天天長大,竹筐里的小窩早裝它不下了,就在外邊曬臺上為它用稻草安了一個大窩。哈奇就成了果哈家的一員。

哈奇長大以后,胃口很大,果哈家養不起它,就讓它自己到山林里去獵取山雞野兔當飯。只是它每天白天都回到自己窩里來,因為母羊早拿它當了自己的孩子,天天來看它,不見了就要“咩咩”叫。果哈更是老惦記著它,常常省下些好東西來喂它。

起初,寨子里的人和牲口都怕它,后來見它不咬人畜,又知道它是個孤兒,也就跟它好了,只是路過的陌生人,猛地見到它,總要嚇得抱頭鼠竄。

有一天,鐵匠特章大叔家的表姐來這里做客,下午,她正串門回來,手里拿著一罐親戚家送的蜂蜜,樂滋滋地往前走。突然,她抬頭看見一頭豹子安安穩穩朝她走來。她嚇得尖叫一聲,兩腿一軟癱倒在地,手里的一罐蜂蜜“咣啷”一聲,在地上砸了個粉碎。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