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野豬斗蘄蛇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3539
赞助商链接

一個悶熱的夏天, 在湖北省西南面一座山嶺上, 一只黑色的大野豬, 冒著白天的酷熱, 鉆出草叢, 朝山嶺下跑去。

這是只體重 100 來公斤的母豬。 它長得粗壯, 但看得出體質虛弱, 因為, 它在半個月前生了一胎五個孩子, 又做爹又當娘的, 日夜操勞, 連一個安穩覺都沒睡過, 身子怎能不虛弱呢?孩子的父親, 可算個十足的“二流子”, 它什么也不管。 自從“妻子”生產以后, 它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這樣, 整個家庭的重擔, 都落到了野豬媽媽的肩上。

天底下, 所有的母親都是疼愛子女的。 野豬媽媽為了養活孩子, 吃什么樣的苦,

赞助商链接
冒什么樣的臉, 都心甘情愿。

這會兒, 它是去給孩子們找吃的。 對小豬仔來說, 最鮮美的當然是蛇肉啰。

山野中到處是蛇:樹枝上纏繞的, 躺在巖石上的, 盤卷在草叢中的……可是, 要抓住它們卻不容易。 況且豬的動作似乎又不靈活, 它能抓得住行動敏捷而又兇狠的蛇嗎? 此刻, 野豬媽媽已經來到嶺下。 它悄無聲息地走著, 眼睛骨碌碌地朝四處掃視搜索。 這時, 它聽到了一陣“沙沙沙——沙沙沙!”的響聲。 這響聲是從離它不遠的草叢里發出的。 野豬立刻停下, 豎起耳朵細聽, 并作好爭斗準備。

草叢中正在慢慢游動的是一條蘄蛇, 它來到這個世界至少有十年了。 瞧!它的身筒有一個成年漢子的胳膊那么粗, 昂著頭, 嘴里吐出紫黑色的信子。

細長的尾巴一搖一晃。 它游游停停, 也許正在尋找食物。 然而, 它無論怎么也沒想到, 等待自己的不是鮮嫩的山雞、野兔, 卻是冤家對頭,

赞助商链接
一只齜牙咧嘴的野豬! 野豬, 并不是人們想象中的那么愚蠢。 它知道正面進攻不穩妥, 就跑到另一側去了。

這時, 蘄蛇也發現了敵情。 它并不掉頭逃跑, 而是擺出一付決斗的架勢。

野豬沒有立刻發動進攻。 它聳起蓬松的頸毛, “咕嚕嚕”叫了一聲, 便向旁邊一躍, 緊跟著又九十度轉彎, 跑到另一邊去了。

蘄蛇以為野豬撲過去了, 張開血盆大口, “呼”地騰空躥起, 誰知撲了個空。

就這樣, 雙方撲過去躍過來的, 誰也沒咬著誰, 誰也沒占到什么便宜。

其實, 形勢對野豬是有利的。 因為, 它和蛇相比, 可以稱之為龐然大物, 自然, 體力也比蛇不知大多少倍。 現在, 野豬的體力基本沒什么消耗, 而蘄蛇卻已累壞了。

雙方都想休息一會兒。 于是, 它們各自呆在原地, 虎視眈眈地對峙著。

足足五分鐘里, 它們就像木雕一樣, 誰也沒有動彈過。 此刻, 空氣好像凝固了。

忽然, 野豬開竅了。

赞助商链接
它畢竟是哺乳動物, 比屬于爬行類的蛇進化的程度高得多。 其智慧也相對要高一些。 它終于想出一個辦法, 要讓蛇上當, 然后置它于死地。

于是, 野豬就在蘄蛇面前忽左忽右地移動, 其速度越來越快。

蘄蛇當然知道自己斗不過野豬, 見對方不來進攻, 也就不再主動出擊。

它以防御為主, 頭頸扭來扭去。 兩只綠豆小眼盯住對方, 密切地注視著事態的發展, 以決定自己該怎么辦。 就這樣, 蘄蛇中了野豬的計了! 就像蛇的骨骼經不住抖動一樣, 它的頸骨也忍受不住忽左忽右地快速扭動。 沒幾分鐘的工夫, 蘄蛇就覺得頭頸僵硬, 有點不聽使喚。 它的頭再也不能高高昂起, 而是一點一點地垂下去, 這樣, 便意味著喪失了戰斗力。

野豬見時機已到, 便后腿一蹬, 向蘄蛇猛撲過去。 蘄蛇見勢不妙, 刷的一躥, 向灌木叢里逃去。

灌木一棵緊挨一棵, 密密匝匝, 把野豬擋住了。

赞助商链接
它無法可想, 只得繞道去追。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