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母狐維克森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4840
赞助商链接

我講的這個故事是我親身經歷的。

我十六歲那年夏天, 到我叔叔家過暑假。 叔叔一直生活在加拿大東部, 是個靠種地過活的農民, 順帶著養些雞鵝小鴨什么的, 逢到一些節日, 拿到鎮上賣了, 弄幾個零花錢。

叔叔住的村子, 靠近艾倫達爾大松林。 這艾倫達爾大松林, 在加拿大地圖上查不到, 因為它并不大。 就因為它不大, 也就沒有狼呀、熊呀這些兇猛野獸的身影, 至多只有貓頭鷹、鼬鼠、貂鼠、狐貍之類的小獸。

多少年來, 村子里平安無事。 可就在我到叔叔家沒多久, 村子里的母雞神不知鬼不覺地少掉不少,

赞助商链接
我叔叔家丟失得最多。 叔叔叫我把事情真相盡快弄清楚。 這一點我不久就做到了。

我發覺, 這些母雞是一只只被弄走的。 時間不是在進窩之前, 就是在出窩之后, 因此偷雞賊不可能是那些過路人。 它們也不是在高高的樹枝上被逮去的, 所以跟貓頭鷹沒關系。 而且, 我沒發現吃剩的死雞殘骸, 看來兇手也不是鼬鼠和貂鼠。 這樣說, 狐貍作案的可能最大了。

艾倫達爾大松林座落在河流的另一岸。 我在下游的淺灘上發現了一些狐貍腳印, 還有幾根雞毛。 等我爬上前面的堤岸, 想多找些線索的時候, 聽見背后有一群烏鴉在呱呱直叫。 我一轉身, 就看見這些黑鳥兒, 正在朝淺灘上的一樣什么東西俯沖下來。 我仔細一瞧, 原來淺灘當中有一只狐貍, 爪子抓著一只雞, 正往回跑哩。 烏鴉們想坐地分贓。 因為那只狐貍想回家, 就非涉水跑過這條河不可。 可過河時就得遭受鴉群猛烈的攻擊。

赞助商链接
現在它正想猛一下沖過河去。 要不是我也參加了對它的攻擊, 它保險可以帶著戰利品渡過河去的。 可是現在, 它只好把那只半死不后的雞扔下, 急急忙忙地過了河, 鉆進松林不見了。

這只狐貍把雞往松林里拖, 看來, 它是經常這樣整批整批地搜括吃食, 這就說明它家里養有一窩小狐貍。 我下定決心要找到它們。

當天晚上, 我帶著獵狗蘭格, 走進了艾倫達爾松林。 蘭格剛開始巡回搜索時, 我就聽見附近林木茂密的峽谷里, 傳來了一陣又短又尖的狐叫聲。 蘭格聞到一股濃烈的臭味, 馬上追了過去, 一個小時以后才喘著祖氣跑回我的身邊。 它耷拉著腦袋, 什么也沒逮到, 可就在這時, 附近又傳來了“呀呀呀”的狐叫聲, 于是蘭格又沖出去追逐了。 不用說, 狐和狗一定跑到很遠的地方去了。

我在黑洞洞的松林里等著, 這時,

赞助商链接
我聽見一陣悅耳的滴水聲:“叮咚咚叮, 噠叮咚噠咚。 ”我跟著聲音走去, 來到一棵橡樹跟前, 抬頭一看, 原來這是一只加拿大梟鳥躲在樹上唱歌哩。

突然, 一陣低沉而粗嘎的喘氣聲和樹葉的沙沙聲告訴我, 蘭格已經回來了。 這一回它弄得精疲力盡, 伸長舌頭, 還一個勁兒地淌著唾沫。

可是就在這時候, 離我們只有十幾米遠的地方, 又傳來了一陣惹人著急的“呀呀”聲。 這一下, 我把一切都弄明白了。

啊, 原來那個住著小狐貍的地洞就在我們旁邊。 一對老狐貍, 是在輪流想辦法引誘我們離開這兒哩! 已是深夜了, 我便動身回去, 準備第二天來逮這一窩狐貍。

第二天一早, 我就把我的發現講給叔叔聽。 叔叔大吃一驚。 因為很多人都知道, 有對老狐貍帶著它的一家子住在這一帶,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 它們竟住得離村子這么近。

叔叔告訴我, 大家都管那只公狐貍叫“刀疤臉”,

赞助商链接
因為它臉上有一道疤痕, 這大概是它追捕兔子的時候, 在鐵絲網上撞傷的。 還有一只母狐貍, 村里人叫它維克森, 不用說, 它就是刀疤臉的妻子啰。 也用不著懷疑, 正是刀疤臉和它的妻子維克森, 把艾倫達爾大松林當作它們的家, 把村子里一家家雞窩當成了它們的糧食供應基地。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