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見人不怕的野獸

3502

在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我就幻想自己能找到這么一個天堂:那里的飛禽走獸,見了人不會害怕。一只兔子在跑,只要我叫一聲:“喂,小兔子,站住!”它就真的會站下來。我親親熱熱地撫摩它一陣,然后拍拍它的短尾巴,讓它繼續趕自己的路。看見一只松雞了,你只消喊:“過來,咱們玩一會兒!”于是它就會飛到你的手掌上,與你一起樂一陣子。可是,眼下嘛,即便是一頭小黃雀,你躲在二十步開外的樹背后,想偷偷兒張上一眼,它也會“嗤”地一下逃得無影無蹤。即便連一頭家貓,你僅僅只撫摸它一下,它就馬上把背一弓,

尾巴一翹,齜牙咧嘴地發怒:“呼、呼……” 看來,我要的天堂,只存在在幻想里。然而—— 等我長大以后,我當上了輪船的輪譏手,一度曾在一艘捕鯨船上工作。

這一工作很乏味,船成天航行在寒冷的海洋上,上面是天,下面是水,水里是冰。有一次,我們遇到了暴風雨。船被刮到一個陌生地方。我還是坐在機器旁邊,也不去打聽這里是什么地方。突然,我聽見有人在上面喊:“陸地!草地!綠色的草地!” 我不相信,于是爬上甲板來。我一看,大伙沒說假話:海岸,陸地,上面有翠綠的草地和高山,太陽當空照著。我們都高興得像孩子似地唱起歌來。

船長停了船,大伙請求他放我們上岸去走走,去草地上蹓跶蹓跶。船上生活可真把大伙憋壞了。

船長破例答應了。

我們坐了小船上岸去,然后,一哄而散,各自去尋自己的快樂去了。

我走著走著,結果只剩下我獨個兒了。我索性在草地上坐了下來。

突然,我看見什么了?這是一個白色的小家伙。呀,原來是一只兔子,一只渾身雪白的小白兔。

我想:真有趣!綠油油的草,白花花的兔子。我們那里的兔子一到夏天,毛總是變成灰的。

我怕驚走了兔子,不敢稍動,只是屏聲靜氣地觀望著。

呀,又跳出一只來,又跳出一只來!嘿,轉眼間,已有了十只。

我枯坐著坐累了,輕輕動了一下,伸展了一下手腳。那些兔子望了我一陣,跳了幾步,并不逃避,反而朝我跳來。

真是奇跡:我的四周已經有了一百來只兔子了——它們圍著我一眨不眨地打量我,也許,在它們眼里,

我是一頭什么稀奇古怪的野獸吧。它們任我怎么動,甚至抽煙,兔子卻用后腿站起來,看得更仔細了。我高興極了,變得很可笑,竟對小兔子們說起話來:“嗨,你們這些小調皮!難道兔子真的不怕人嗎?好,瞧我來嚇唬你們一下!” 兔子還是盯著我瞧,只是頻頻抖動耳朵。

“瞧我這就開槍打你們!”我嚇唬它們說。當然,我手頭并沒有槍。

它們還是沒放在心上。

我用手掌使勁一拍,嘴里喊:“噼!啪!” 兔子反而跳近幾步,也許它們以為我是個怪人兒吧。總之它們一只也不跳開,只是啃起草來。

這時,我一下子想起來:好像已過了好一段時間了,該回船去了。

“好,再見了,勇敢的兔子!”我邁開步子走了,一面小心翼翼地,生怕無意中踢著了它們。

可是,船在哪里?在什么方向?我壓根兒給搞糊涂了。

前面是一座小山頭,我不妨爬上去,居高臨下,就能找到船所在的方向了。

我開始爬山了。啊,這是什么?牛蹄印。整整一群呢。嗯,有牛就會有牧人,我跟著腳印上去,我到了牧人問一聲就得。我還得順便問一句,干嗎這兒的兔子這么膽大?有牛蹄印的山路越來越窄,越來越陡。奇怪,這種路只有山羊才跳得上,怎么會有這么多的牛上去?我終于爬到了山頂,回頭望望山腳,真是嚇得死人,而我的面前還有一方巨石擋著道。我雙手抓住,雙腳用力一蹬,好,到底給我肚子著地翻了上來,好歹可以歇一口氣了。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