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獵鷹“風雪”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3201

故事發生在日本山形縣北部的真室川下游。

這天,安樂城村的村長親自來拜訪這一帶有名的馴鷹師,請他幫助為他們村里除害。原來安樂城村的西面矗立著三座大山,在這三山匯合的三角地帶,最近出現了一頭很大的赤狐。這只赤狐多年居住在森林中,生性狡猾,每當到了冬天,它就出沒在附近的村子里,不是拖雞就是咬鴨。它機敏異常,一見有拿槍的老鄉,就躲到子彈打不到的地方去了。它既不上圈套,又不懼獵狗。前一天晚上,它上安樂城村去偷雞,第二天晚上卻出現在相隔兩三個村莊外的村子里。老鄉們在它吃剩的死雞身上抹上毒藥,赤狐卻叼著這只死雞竄到別的村里,然后將雞扔下,結果反而毒死了這個村子里的家狗。老鄉們對它恨之入骨,但又拿它沒有辦法。村長懇求馴鷹師務必幫幫忙,為鄉親們除去這一大禍害。

馴鷹老人想了想,點點頭說:“行,我盡力而為。雖然我的那只‘風雪’沒抓過狐貍這樣的大野獸,我們試試看吧!” “風雪”是老人養的獵鷹的名字,這年已有四歲了。為了馴服它,老人付出了不少心血。這是一頭十分聰明而又執拗的獵鷹。當年它被老人抓獲后就一連絕食了兩個星期,老人給它肉吃,給它水喝,它竟連碰都不去碰一碰。

眼看幼鷹已經瘦成皮包骨頭,奄奄一息,要餓死了。老人下了決心,決定鋌而走險。這天深夜,他甚至沒有裹上慣常預防老鷹抓傷的皮護手,手拿著肉片,跨進馴鷹的黑屋子里去。老人挑逗著幼鷹,故意用赤裸的左手去抓鷹爪,當然,幼鷹不是好惹的,它的利爪只一下就扎進了老人的手腕肉,馬上,鮮血迸流,劇痛鉆心。血腥味騰起來,這激起了幼鷹的食欲,它用它的利嘴去啄老人的左手。老人忙不迭將右手的肉片護住自己的左手。幼鷹著迷地啄起肉片來。但是,它的爪子還是深深地陷在老人的左腕肉中。老人就是這樣以自己的血肉之軀為代價開始對它的馴服。眼下,“風雪”已能根據老人的意思出獵,光一個冬天,就為老人捕獲了四百只野兔、一百多只野雞和山雞、四只山貓,還有黃鼠狼和鼯鼠。但是,“風雪”還沒有與狐貍這一類的大野獸交過手。不過,既然這只赤狐這般為害老鄉,老人和“風雪”只好去冒一冒險了。于是,老人帶了“風雪”出發了。

到達安樂城村的當天晚上,赤狐闖進了附近的西群村。第二天一早,老人就讓“風雪”停在自己的肩上登上了高山。在整整一天中,他在險峻的雪山上徘徊踏看,搜索著赤狐的足跡。白天即將過去,西邊滿天紅霞,把雪山染上了一片繹紫色。突然,他肩上的“風雪”將雙翅撲楞了幾下,老人回過頭去看了一眼。啊,“風雪”一臉的殺氣,它是發現什么了?他循地仔細一看,果然,去對面高山的路上,出現了梅花一般一朵又一朵的腳印,這是狐貍的足跡。“風雪”已焦躁不安,它是準備與之大大的廝殺一場了。看來,赤狐就在附近一帶藏著。老人拿起了望遠鏡,一部份、一部份細細搜索過來。

啊,在了!赤狐就在對面的高山上,它的跟前擱著一只吃剩的死雞,那是從西群村叼來的。這陣子,它正虎視眈眈地眺望著,顯出一副不可一世的神態。

兩山之間有一條黑帶子一般的河流相隔,兩山之間的距離不是槍彈所能打得到的,何況老人也沒有帶槍。赤狐已經充分了解這一情況。它明明看見了老人,可是它并不將他放在眼里,只是目空一切地繼續啃它的雞骨頭。

夜幕在漸漸拉上,老人心里多少有些猶豫。但是,肩上的“風雪”在撲騰,在焦躁不安,它躍躍欲試呢。老人“嚄……”地叫了一聲,脫手將“風雪”放飛出去。只見“風雪”如脫弦之箭射入天空,飛向赤狐,它想從它的背后進攻。赤狐一聽見猛禽翅膀的掠空聲,急忙撂下死雞,轉過身來,上前迎敵。只見它后腿坐地,前爪臨空,張牙舞爪地等待著老鷹的下撲。它的兩耳緊貼,雙眼充滿了血絲。“風雪”一見偷襲不成,便迅速掠過赤狐,騰空而起,在空中盤旋,想另找機會進攻。赤狐也連忙扭轉身子,伏下腰,豎起逆毛,作好應戰的準備。“風雪”試著俯沖了兩三次,都沒成功,因為每次赤狐總是飛身躍起,用它鋒利的牙齒來咬。“風雪”只好一個轉身陡然飛高,以避開它的鋒芒。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