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以懷念筑一座不死之城

3334

紀念是為了永不忘記,是為了使活著的人更美好的生活,使死去的人可以安然長眠,是為了鼓勵生者,告慰死者。

我們不再唱悲傷的挽歌,

只是默默祭掃。在坍塌的墻壁下輕輕放一束小花,來到曾經的操場燒點畫書和鉛筆,對著南山峨峨放聲大哭一場,撫摸著永遠冰冷沉默的石頭,對往日訴說。
只有在這樣深沉的悲哀中,才能更加接近生命的本質。公祭汶川的行動,也正在網上自發地默默進行,數以十萬計的網友,在遇難同胞的公祭平臺上點亮燭光,獻上花束,用各種方式,來喚起生者對生與死的重新思索。
我們仍在為建設更堅固的校舍而奔波。
我們仍在為確立死難者的名單而努力。
我們仍在為賑災物資流向的高度透明化而呼吁,恨不得把每一分錢都掰成八瓣。
我們仍在密切關注著災區的一舉一動。每一個有可能損害災民利益的消息,
都立刻能掀起軒然大波。



在災區政府購買豪華越野車的風波之后,有位當地官員訴苦稱,他們現在是在放大鏡下生活。
是的,這個“放大鏡”,此刻就拿在全國人民手中,而且我們會一直拿著它,拿很久很久。
我們不能容忍一絲一毫的愛心被虛擲,更不能容忍一絲一毫的愛心被褻瀆,

我們希望所有的愛都匯成江流,只流向一個方向---因為我們要讓那些不幸的同胞兄弟姐妹,不再流著不幸的淚。


山依舊,樹依舊,春縱在,與誰同?正是這切膚的悲傷,將我們緊緊相連。紀念是為了永不忘記,是為了使活著的人更美好的生活,

使死去的人可以安然長眠,是為了鼓勵生者,告慰死者。
我們紀念,也在紀念的同時堅決反對建造耗資億萬的“紀念館”。真正的悲傷不是以天計算,而是每分每秒都浸泡著淚水;真正的懷念不是蓋一座華麗的殿堂,而是紀念碑式的莊嚴樸素。如耶路撒冷的哭墻,如巴黎的無名烈士墓,如托爾斯泰沒有墓碑的墓冢,沒有喧囂,沒有裝飾,只有風兒低吟,只有群山無言,只有沉默的大地,默默地經受風雨,默默地孕育萬物。
只有深深的敬畏與懷念,才能在莊嚴的廢墟之上,筑一座不死之城。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