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如何使智力落后兒童能得學校一樣教育和訓練

?

智力落后兒童隨班就讀是一項社會性的系統工程,家庭教育是隨班就讀中不可或缺的工作。家長作為教育者參與教育評估、開發兒童智力、制定IEP、制定教育決策等方面的作用應受到重視。

【關鍵詞】智力落后兒童;隨班就讀;家庭教育

智力落后兒童在隨班就讀中要取得良好的成效,僅僅靠校內的教育是不夠的。在校外學生接觸最多的就是自己的家庭。當今在學校教育發揮主導地位的前提下,家庭教育成為學校教育的延伸和補充。如何使智力落后兒童在家里同樣能得到像學校教育一樣的教育和訓練;最大限度的開發智力落后兒童的潛力;更好的融入社會生活,是智力落后兒童家庭教育工作的重點,也是特殊教育工作者要研究的重點課題。

一、智力落后兒童隨班就讀中家庭教育的意義

(一)家庭教育可以在學前為智力落后兒童提供豐富的早期經驗,

促進兒童智力發展。

很多智力落后兒童的智力問題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缺乏早期經驗而造成的。如缺乏母愛、缺乏社會交流、缺乏有助于智力發展的感官刺激、缺乏完善的照顧。這些問題的解決需要家長和整個社會的努力。當孩子兩三歲時智力落后兒童的特點凸顯出來,有的家長便會對自己智力落的后孩子過分關心,時刻擔心孩子會在活動中被其他孩子欺負,會摔著,會碰著,會被其他家長歧視,于是經常把智力落后兒童關在家中不和外界接觸。其實家長除了給孩子提供生長所應有的營養和關心外還需要家長給予孩子早期經驗,因為這段時間是孩子智力發展的關鍵期,孩子在活動和交往中可以使獨立性得到增長,

可以更好的融入社會,提高他們的社會適應能力。

(二)家庭教育可以促進智力落后兒童個性健康的發展

智力落后兒童由于受認知發展水平限制和認知發育遲緩的影響,是非判斷能力比較差,在以正常兒童為主的學校,他們的表現很容易引起同學的議論和排斥。家庭是他們學習做人,培養健全人格的重要場所,如果家長不能嚴格要求自己,語言粗俗,行為不檢點,子女也不可能有好的個性品質,因此,家長應努力為他們創造一個溫馨和睦的家庭環境,以正確和科學的態度來教養子女,做他們的表率。

(三)家庭教育可以配合學校教育對智力落后兒童進行補償和校正

在智力落后兒童的教育中學校和家庭是兩種主要力量,

若二者形成合力,家庭教育就能起到強化學校教育的作用,如果不能形成合力則起到抵消的作用,例如隨讀生IEP的制作和執行,家長在其中的角色是非常關鍵的。只有家長積極地與學校交流、溝通,全方位支持和執行學校的合理計劃,盡可能給予學生補償和矯正,隨班就讀的智力落后兒童才能融入班級活動提高與同學和老師的交往能力。

二、智力落后兒童隨班就讀中家庭教育的內容和策略

(一)參與教育決策,爭取平等的受教育權利

在特殊教育的發展歷程中,家長的參與與立法保障存在著復雜的互動關系。開始家長試圖鼓勵權威人士提供教育方案以幫助自己的智力落后兒童,

但是這種努力失敗了,于是家長尋求政府的財政和人力支持,因為這樣才能給孩子帶來長期永久性的幫助。家長們的協作和團結推動了特殊教育的立法和法律的完善。在我國,20世紀90年代特殊兒童家長團體成立,并逐漸在爭取特殊孩子的平等受教育權利方面顯示出作用來。家長教育權利意識和主動意識的覺醒,可以極大地推動隨班就讀的開展,使每個智力落后兒童都可以有機會接受義務教育,并獲得最適宜的教育環境和教育資源。

(二)提供舒適和諧的家庭環境,促進智力落后學生身心健康發展

智力落后兒童的身心健康是其順利進行隨班就讀的重要基礎性支撐。而養育子女,促進兒童身體正常發育,

維護其身心健康發展則是父母的天職。

父母要具備一種維護兒童身心健康的意識,定期進行健康檢查,跟蹤兒童的發展狀況,即時發現可能出現的疾病,為智力落后兒童提供良好的家庭生活環境。這包括物理和心理環境,提供豐富而恰當的各種有效刺激與經驗,使兒童身心盡可能處于愉悅狀態之中,提供體育鍛煉的機會,并進行必要的鍛煉指導。及時矯正孩子運動和動作方面的障礙和缺陷,及時矯正智力落后兒童的是非判斷偏差,增強孩子的身心素質。

(三)培養和訓練良好的生活習慣和自理能力

良好的生活習慣和獨立的生活能力,可以為智力落后兒童自立于社會奠定良好的基礎。從而為隨班就讀工作提供必要的行為支持。它既是兒童進行隨班就讀的條件,更是為智力落后兒童今后健康發展,進入社會獲得自我適應,社會適應和職業適應,為周圍人所接納的必要保證。而這方面的訓練在學校很難完成。而只能靠家庭和家長的不懈努力。其實家長在這方面的訓練具有天然的優勢,機會多效果好,兒童的個人衛生安全意識及良好習慣和基本技能應作為日常生活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

(四)參與隨班就讀的評估與教育訓練,制定合理的IEP。

如果說前面個三方面是家庭為隨班就讀提供的基礎性準備和支持的話 ,那么家庭和家長直接參與到學生的學習和教育訓練之中則是對隨班就讀的直接支持與協助。

在隨班就讀中 ,對智力落后兒童的心理與教育的評估與診斷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智力落后兒童的心理與教育評估診斷不是為了給兒童貼上一個標簽,而是為了教育的展開。具體而言,它的基本功能是通過評估和診斷,在把握智力落后兒童的身心發展特點和生活環境的基礎上了解兒童的教育需要、找到教育教學展開的起點,為IEP制定提供依據與支持。家長和家庭參與到評估和診斷中來,是智力落后兒童心理與教育評估和診斷的重要特點。另一方面,促進資源教師、班級教師和家長之間的合作本身就是評估的目標之一。家庭和家長參與評估和診斷是為智力落后兒童提供恰當教育的必要保證,許多國家還通過立法把它確立為家長的基本權利和義務。

智力落后兒童要真正在全納性的教育和學習環境中得到最優化的教育對待,得到最大程度的發展,也必須貫徹個別化教育的基本理念。個別教育計劃,作為個別化教育的核心和實施依據,已經成為隨班就讀為智力落后兒童提供最適合其發展、給予最恰當教育服務的最基礎性的教育文件。個別教育計劃的制定是集體智慧的結晶。家長作為特殊兒童的法定監護人,無論是在個別教育計劃的制定過程,還是在實施過程,還是個別教育計劃的檢查與效果評估過程,都要有效參與其中。在隨班就讀中,家長是以個別教育計劃制定的信息提供者、個別教育計劃措施的承諾者、個別教育計劃實施的監督與檢查者、學校教育的配合者的角色而存在的。在個別教育計劃的制定修改過程中,家長要提供相應的兒童家庭生活信息,并以自己的角色參與到計劃的制定和修改中來,提出自己的意見和看法;在計劃的實施過程中,家長一方面要配合學校實施計劃,承擔計劃中自己的角色和職責,對兒童的學習進行輔導和訓練,另一方面又以監護人的身份為計劃的實施提供監督;在計劃的效果評價與總結過程中,家長要提供兒童的家庭信息并參與到評估中來,進而修改下一階段的計劃。

三、智力落后兒童隨班就讀中家庭教育的原則

(一)積極爭取權利的原則

家長要參與隨班就讀首先就表現在家長對自己子女合法權益的維護。20世紀四五十年代起在美國,智力落后兒童家長積極組織成立家長團體——全美智力落后公民協會。喚醒公民對智力落后兒童的關注和對特殊教育的重視。推動特殊教育的立法,呼吁為智力落后兒童提供與正常兒童同等重要的受教育機會。這些家長的努力取得了巨大的成效。“回歸主流”運動也由此開展。其實20世紀90年代以來我國也成立了同樣的家長組織也促進了“隨班就讀”的合理健全發展。

(二)合理期望的原則

在中國“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思想已經深入每個家長的心靈。一部分智力落后兒童家長對學校抱有極高期望,總認為在學校就能把孩子完全矯正,將來能夠有所成就。也有一部分家長對孩子抱有極度悲觀的態度,認為先天的缺失是無法完全彌補的。從而產生對學生學習的冷漠。

其實,智力落后兒童家長對孩子和學校應該抱以一種合理恰當的期望。孩子能夠融入社會,有獨立的生存能力,潛能得到最大限度的開發,才是一種合理的期望。

(三)專業化培育原則

家長要真正成為隨班就讀的支持系統的有效構成要素,需要接受相關專業知識的培訓以配合學校完成自己的使命和職責,為智力落后學生,提供一個專業的輔導與教育。

(四)主動配合學生需要的原則

智力落后兒童隨班就讀生的家長應主動配合學校的工作,參加家長會議,交流經驗,推廣成果和學校保持聯系。積極主動的配合資源教師和社會相關機構為隨班就讀創建良好的學習空間。

它既是兒童進行隨班就讀的條件,更是為智力落后兒童今后健康發展,進入社會獲得自我適應,社會適應和職業適應,為周圍人所接納的必要保證。而這方面的訓練在學校很難完成。而只能靠家庭和家長的不懈努力。其實家長在這方面的訓練具有天然的優勢,機會多效果好,兒童的個人衛生安全意識及良好習慣和基本技能應作為日常生活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

(四)參與隨班就讀的評估與教育訓練,制定合理的IEP。

如果說前面個三方面是家庭為隨班就讀提供的基礎性準備和支持的話 ,那么家庭和家長直接參與到學生的學習和教育訓練之中則是對隨班就讀的直接支持與協助。

在隨班就讀中 ,對智力落后兒童的心理與教育的評估與診斷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智力落后兒童的心理與教育評估診斷不是為了給兒童貼上一個標簽,而是為了教育的展開。具體而言,它的基本功能是通過評估和診斷,在把握智力落后兒童的身心發展特點和生活環境的基礎上了解兒童的教育需要、找到教育教學展開的起點,為IEP制定提供依據與支持。家長和家庭參與到評估和診斷中來,是智力落后兒童心理與教育評估和診斷的重要特點。另一方面,促進資源教師、班級教師和家長之間的合作本身就是評估的目標之一。家庭和家長參與評估和診斷是為智力落后兒童提供恰當教育的必要保證,許多國家還通過立法把它確立為家長的基本權利和義務。

智力落后兒童要真正在全納性的教育和學習環境中得到最優化的教育對待,得到最大程度的發展,也必須貫徹個別化教育的基本理念。個別教育計劃,作為個別化教育的核心和實施依據,已經成為隨班就讀為智力落后兒童提供最適合其發展、給予最恰當教育服務的最基礎性的教育文件。個別教育計劃的制定是集體智慧的結晶。家長作為特殊兒童的法定監護人,無論是在個別教育計劃的制定過程,還是在實施過程,還是個別教育計劃的檢查與效果評估過程,都要有效參與其中。在隨班就讀中,家長是以個別教育計劃制定的信息提供者、個別教育計劃措施的承諾者、個別教育計劃實施的監督與檢查者、學校教育的配合者的角色而存在的。在個別教育計劃的制定修改過程中,家長要提供相應的兒童家庭生活信息,并以自己的角色參與到計劃的制定和修改中來,提出自己的意見和看法;在計劃的實施過程中,家長一方面要配合學校實施計劃,承擔計劃中自己的角色和職責,對兒童的學習進行輔導和訓練,另一方面又以監護人的身份為計劃的實施提供監督;在計劃的效果評價與總結過程中,家長要提供兒童的家庭信息并參與到評估中來,進而修改下一階段的計劃。

三、智力落后兒童隨班就讀中家庭教育的原則

(一)積極爭取權利的原則

家長要參與隨班就讀首先就表現在家長對自己子女合法權益的維護。20世紀四五十年代起在美國,智力落后兒童家長積極組織成立家長團體——全美智力落后公民協會。喚醒公民對智力落后兒童的關注和對特殊教育的重視。推動特殊教育的立法,呼吁為智力落后兒童提供與正常兒童同等重要的受教育機會。這些家長的努力取得了巨大的成效。“回歸主流”運動也由此開展。其實20世紀90年代以來我國也成立了同樣的家長組織也促進了“隨班就讀”的合理健全發展。

(二)合理期望的原則

在中國“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思想已經深入每個家長的心靈。一部分智力落后兒童家長對學校抱有極高期望,總認為在學校就能把孩子完全矯正,將來能夠有所成就。也有一部分家長對孩子抱有極度悲觀的態度,認為先天的缺失是無法完全彌補的。從而產生對學生學習的冷漠。

其實,智力落后兒童家長對孩子和學校應該抱以一種合理恰當的期望。孩子能夠融入社會,有獨立的生存能力,潛能得到最大限度的開發,才是一種合理的期望。

(三)專業化培育原則

家長要真正成為隨班就讀的支持系統的有效構成要素,需要接受相關專業知識的培訓以配合學校完成自己的使命和職責,為智力落后學生,提供一個專業的輔導與教育。

(四)主動配合學生需要的原則

智力落后兒童隨班就讀生的家長應主動配合學校的工作,參加家長會議,交流經驗,推廣成果和學校保持聯系。積極主動的配合資源教師和社會相關機構為隨班就讀創建良好的學習空間。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