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兒童早期教育右腦開發優先的理念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4190
赞助商链接

現實中, 不少父母接受了小孩早期教育右腦開發優先的理念, 并將之奉為至寶。 所謂為了小孩的前途, 他們象趕場一樣, 盲目地把小孩送到不知是否有興趣的各種培訓班, 進行強化訓導。 這些父母不知是否懂得, “百年老參”固然是滋補的至品, 但其并不是在任何時候,

赞助商链接
對任何人都適用的常識。 筆者認為, 如果對右腦開發的機理缺乏基本的了解, 即使我們適用了被專家大力推崇的右腦開發黃金法則, 也未必能獲得小孩早期智力開發的功效。 感覺到的東西不能真正地理解, 只有理解了東西才能深刻地感覺。 為此, 筆者試對右腦開發優先的理念作點解析。

左腦優勢與右腦優先

神經解剖證明:人的思維主體在大腦。 大腦是一個由無數神經元相互聯結, 相互作用、有著左右兩個半腦區域功能的網狀系統。 左半腦(左腦)主管信息編碼, 邏輯分析等抽象性思維;右半腦(右腦)主管直觀表象, 畫面聯想等形象性思維。 通俗地說, 當我們欣賞美妙的音樂時, 右腦的功能是知覺音樂表象, 左腦的功能是解讀樂譜意蘊。 從根本上來說, 推動人類進步發展的思維, 不是知覺表象的形象思維所能企及的。 紛繁復雜的物質精神世界,

赞助商链接
必須依賴于透過現象看到本質的抽象思維的嚴謹實驗、論證, 才能得到善果。 因此, 左腦被視為優勢半腦。 然而, 小孩早期教育為什么要強調右腦開發優先呢?筆者認為基于如下理由:

“三個必要”的機理?

其一, 右腦是思維的基點和必要過程。 人的思維是從感覺開始的。 嬰兒從母腹呱呱落地時, 僅僅是一個有著抽象思維潛能的單純生物個體。 其最初的動作, 是由內在的饑餓、不適所作出的本能反射;隨后, 經感覺器官與外物接觸, 留下印象, 產生簡單聯想, 引起的經典性條件反射;再后, 由于聯想豐富, 又有了肢體的力量, 受到好奇心驅使, 其開始觸摸身邊物什, 形成操作性條件反射;當其能自主爬走學步, 特別是有了語言能力, 可以與周邊簡單的交流后, 其會要求親人協助, 或是摹仿他人的某些行為, 來獲取的愉悅。 進而快速建構起自己的認知結構。

赞助商链接
可以看出, 從降生到此時, 催生小孩思維的對象, 都是直觀具象的。 經歷了先感覺, 后知覺, 再表象的依序、不可逆轉的過程。 所有這些活動, 均發生在右腦思維層面。 左腦的概念、判斷、推理抽象思維是在此基點上逐步形成的。 小孩早期如果沒有感性認識這個堅實的基點, 即缺乏家庭的有意識的右腦開發, 其從母腹帶來的智慧潛能, 就會象自然萌生的嫩芽, 得不到必要營養的滋養, 會慢慢地枯萎。 經驗明確地告訴我們:上世紀八十年代前的許多初中生害怕作文, 其所寫出的文章, 要么展不開主題, 只有干癟的線條;要么空洞無物, 千篇一律。 而現今小學生的作文, 普遍表現為情感充盈, 細節生動, 畫面多采, 趣味逗人。 這絕對是與右腦開發分不開的!

其二, 右腦開發是促成小孩智力潛能泉涌的必要手段。 小孩的每一次反射動作,

赞助商链接
均是由大腦神經元的相關的枝狀突觸受到感應后, 所引起的神經沖動, 通過神經關鍵向軸狀突觸傳遞, 并在神經關鍵的通道里留下痕跡的行為。 多次同樣的神經沖動通過, 會使這一痕跡保存下來, 成為知識儲備。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 神經突觸的生發, 有著自身的生物機制:即生命周期。 在周期內, 只有受到剌激, 枝狀突觸才能得以保存、茁壯;沒有新的剌激, 枝狀突觸會自然衰退、消亡。 超過周期, 即使有再多的感應剌激, 其突觸功能也難以恢復。 “獸孩”的研究, 對此作了充分的闡釋。 上世紀五十年代末之前, 生物學家從獸穴發現了30多個由狼熊哺育過的小孩, 把它們帶回人類環境里, 雖經專家多年的精心照料, 其人性也沒能恢復。 如一個名叫卡瑪那的女“狼孩”, 8歲被救回, 到17歲死去, 歷經辛格博士十年訓導之功, 也只學會幾十個單詞, 不能說連貫話。 而不肯穿衣,
赞助商链接
深夜嚎叫, 用嗅覺覓食, 喜吃生肉的狼的習性依舊保留著。 神經突觸的生物機制, 也為美國大學學者的研究成果印證(見新華網《 智力開發為何要在嬰兒期 》)。 通過高倍顯微鏡, 對人類從嬰兒到成人時的神經突觸連接狀況的統計觀察, 這個學者發現:嬰兒出生時的枝狀突觸數目, 只有成人的1/10;小孩長到3歲時, 則反超成人的2倍;到14歲時的數目和成人大致相當。 其結論是:突觸之間存在竟爭, 取勝的關鍵在于經驗。 一個突觸使用的機會越多, 其就越有可能被永久地保留下來。 突觸的連接方式、演變過程決定了信息在人腦中的傳遞方式和效率。 可見, 小孩的智力潛能的發掘, 不可或缺早期的適時右腦開發。

其三, 右腦開發是豐富抽象性思維的必要儲備。 即便到了現在, 仍然有不少父母特別看重小孩的對數字的演算, 抱有重理輕文的育兒理念。

赞助商链接
認為右腦開發只是音樂、繪畫、游戲, 自己的小孩長大后不以藝術為業, 不值得耗費精力學些"無用"的東西。 筆者認為, 這是一種極大的誤判。 其可能沒有想到, 要求一個未經右腦開發訓導的小孩, 回答一把鐵榔頭的功用, 其會毫不猶豫地答到:打鐵的工具;筑路, 可以砸石塊;炸山, 可以打炮眼。 問還有何用途, 可能就是逼其想破腦子, 也難以答出:鐵榔頭的重量, 可作扎帳篷防風的墜物;其厚度, 可作站上面, 增加身高, 眺望遠處的墊腳物;其手柄, 可作延伸手臂, 鉤回鐵欄外物件的工具;其即使銹蝕成廢品, 也可回爐重新冶煉成精鋼, 等等。 小孩答不出, 決不是其弱智, 不知道這些功用。 而是其缺乏右腦思維的技巧的思維“短路”。 要知道, 文學家不能離開右腦的形象思維, 科學家又何嘗能離開這種思維!科學大師愛因斯坦曾說:“在我的思維機構中, 書面的或口頭的文字似乎不起任何作用。
赞助商链接
作為思維元素的心理的東西是一些記號和有一定明晰程度的意象, 它們可以由我‘隨意地’再生和組合。 ……這些元素對我來說, 是視覺的, 有時也有動覺的。 ”由此可知, 有右腦開發的豐厚儲備, 不管小孩長大后從事何種職業, 當遇到問題需要求解時, 其都是可資借重, 讓豐富的想象在思維的藍天高翔的能量。

“三個促進”的效應

一是右腦開發開辟了小孩情趣的源泉, 能促進智力潛能的充分發掘。 好奇尋趣, 不僅是動物的本能, 更是小孩的本能。 不同的是, 動物只能適應環境, 而小孩有改變利用壞境的智力潛能。 在搖籃時, 嬰兒會無意識地作出抓碰動作, 一旦抓到物品, 其會用有力地撕扯來適應肢體的舒適;當其能爬走時, 會頑強自主地四處探尋能給自己帶來快樂的活動。 此時, 如果父母不能適時地給小孩提供能滿足需要的條件:如讓搖籃中的嬰兒聆聽α音樂,

赞助商链接
視睹有節奏變換的飾物, 撕扯易碎的紙片, 擺弄有音響的玩具;讓能爬走小孩有開闊的自由活動空間, 用親子互動方式來助長其興致等。 沒有順其情趣活動的氛圍, 小孩只能象動物一樣, 被動地適應周邊。 其改變環境的智力潛能必然會受到抑制。 嬰兒期的小孩, 不能缺少經常的呵護。 否則, 其會缺乏安全感, 產生不自信的心理危機;對能自主行動的小孩, 應避免過多的限制, 不然, 會導致遇事膽怯, 過度依賴父母的懦弱。 能促進小孩智力潛能的情趣源泉, 應是由父母精心設置的、有價值指向的、有益于其稟賦發揮的目標。 小孩的興趣是在不斷地外界接觸、交往中形成的。 興趣促使小孩的大腦神經興奮, 促使神經突觸快速生發。 神經突觸是智慧的源泉, 越“玩”越有趣, 是智慧源泉涌流的內在能量!

二是右腦開發拓寬了小孩的認知視野, 能促進思維的立體構建。與放任小孩野趣,任其沒有規則,自發生長不同。右腦開發是父母有意識地給營造小孩益智氛圍,有選擇,有指向地在家里,或將小孩送到幼兒園,培訓班等特定場所,進行有目標的訓導。非但如此,右腦開發還積極主張,讓小孩貼近自然,針對隨機、無指向的好奇,作隨時隨地的釋疑解惑,從多途徑、多方位吸納智慧養料。讓香蕉在小孩大腦里的表象,不再僅是好吃的水果。其外觀嫩黃可愛,和海灘上遮陽的傘蓋,秋日里綻放的菊花同色;其外型象月芽,想象著坐上月芽,遨游于藍天;其氣味香噴,可以制成香精,用來芳香室內空氣;其味道甘醇,也是猩猩、猴子的最愛。通過右腦開發的訓導,小孩有能力知道,音樂,不單可以用耳聽,而且可以用味覺品出甜美,用視覺看到畫面,用觸覺,感受到力量。

三是右腦開發培植了小孩的群體意識,能促進合作的自覺行為。現代社會的組織活動,強調精誠合作的團隊精神。而我們的傳統,主要是在用“灌輸式”教育方式,培養小孩。故其訓導出來的孩子,往往有很強的個體意識,特別是獨生子女,比較普遍不同程度地存在“個人利益高于一切”、“他人要為我作嫁衣”的個性心理缺失。右腦開發徹底地將“你要學什么”的封閉方式,改變為“我想知道什么”的開放方式。是將小孩在襁褓時就融進與同令伙伴互動的人文環境中。讓其在認知萌芽狀態就感悟,只有和小伙伴在一起,才會有快樂;我的爸媽是疼我,但他們不知道我喜歡什么,我的小伙伴會滿足我。以后,這種日積月累的經歷,會積淀成一種意識,自覺地泛化地小孩的日常生活,再也不是封閉教育潛移默化形成的:我的小娃娃,不給你玩;這個板橙我先坐,這個板橙是我的等,從小養成的自私品質。

“三個相適應”法則

綜上所述,重視小孩早期的右腦開發,是關系于其一生,不可些許吊以輕心的大事。右腦開發既然如此重要,那么,是否只要是右腦開發,就可多多益善呢?決不是!右腦開發是針對小孩稟賦所作的適時、適當、適度的訓導,必須依循“三個相適應法則”。

法則一:要與小孩當時的生理、心理發展水平相適應。要知道,無論怎樣的高明,我們都不可能教會一個喃喃學語的小孩,吟誦出美妙的詩句。同樣,我們決不要以為,一個4、5歲的小孩能在一個幾何圖案上,辯認出某些有學識成人,耗費了一番腦子,也無法看出的圖形,就是天才,再也不需要右腦開發了。對小孩的訓導,必須適應小孩的生理、心理“成熟”,是讓小孩的智力潛能最大限度地泉涌。所謂生理“成熟”,不是指小孩年令的大小 ,而是指我們所訓導的話,要讓小孩能聽懂、理解.否則,是“對牛彈琴”。不但徒費精力,威逼強迫,還會促成小孩自卑心理,貽害日后(當然,適宜的壓力,有助于生理的成熟)。所謂心理“成熟”,是指小孩的開放心態、持續興趣、良好習慣等生活態度和方式。比如,小孩普遍不肯打針,而如果我們能施用適應其生理、心理發展水平的認知方法,其中的絕大多數小孩是會順利地打針的:其一讓小孩有不怕打針,是勇敢者行為的認知;其二讓小孩在其他小孩接受注射時,沒有哭鬧的寬慰氛圍里打針;其三小孩拒絕打針,用打了針去游樂園獎賞(應注意,多次使用,容易成為小孩達到目耍賴的手段)來鼓勵。而不能用“打了針病才會好”之類小孩還不能理解的概念、邏輯推理或不能及時兌現的承諾來誘哄小孩。小孩有某種特別稟賦,并不等于其心理已“成熟”。抱有恃才傲物的心態,不再用心于相關知識的吸納,日后決不能成為其特有稟賦方面的“高才”。江郎才盡的典故,已作充分地闡釋。小孩的生理、心理發展是有差異的。我們不能用同一個模式、標準和要求,對待不同的小孩。

法則二:要與小孩形成持續興趣相適應。小孩自發興趣,是隨機、短暫、多變的.且并不是每一個興趣都有益智力潛能生發。一味放任小孩的興趣,而不加以正確、適當的引導,小孩的興趣,就很容易演化成喜新厭舊、淺嘗輒止、見異思遷、性情浮躁的陋習。經驗告訴我們,小孩持續興趣的萌發,源于從小孩最初的自主的觸摸活動中;因觸摸獲得快樂,隨后,有了進一步深化這一活動需要,以獲得新的快樂;因這一表現,得到了身邊親人肯定贊許的強化,讓小孩獲得了更大的快樂,更加表現出“我行”的強烈興趣。因此,小孩持續興趣的形成,有其自身的稟賦,更在于父母為其提供的條件。我們不能用“按牛頭吃草”的橫蠻方式,強迫小孩喜歡什么,不能去做什么。小孩的持續興趣形成后,會積淀成一種生活習慣。有良好用腦習慣的人,把研究問題當大腦保健,缺乏時,會有精神空虛的感覺;而一個終日無所用心的人,即使面臨著定崗去留考試,這樣的大事,其一拿書也會犯困。

法則三:要與小孩學識素質提升相適應。所謂學識素質,是指人的長期學識積累形成的認知結構狀態。小孩沒有認知結構,但我們不能否認認知結構發端于幼時的事實。況且,認知結構的構建,決不只是感知、同化、儲備學識的機械過程,而是將新的經驗、閱歷融入已有的學識坐標,進行感悟、編碼、轉變等,形成新的認知的積極過程。因此,我們對小孩早期智力的右腦開發,不能滿足于教會小孩記住了多少知識,關鍵地是啟發其遷移知識、運用技巧。右腦開發完全能起到積淀感性認知成為理性意識的效應:讓搖籃中的嬰兒觀察掛室頂、墻壁、身邊有節奏輪換的飾物,經常觸摸能發音的玩具等,讓其稚嫩大腦里,留下物態的變化是可預期的印象;讓智力日益生發的小孩擺弄積木、拚貼圖片、折裝玩具,從而發現不同的要素組合,會有不同結果的奧秘;告訴其禽鳥翱翔籃天,有翅膀。飛機在天空飛翔,也靠翅膀的仿生常識等,諸于此類,從小養成習慣于用多視角的眼光觀察世界,善于尋找相似點,用以不斷豐富有創新意識的頭腦。學識素質最重要的因素,是需要動機、價值取向、思維模式等非智力因素的個性傾向,右腦開發,要與小孩學識素質提升相適應,就是要有意識地將小孩認知結構構建的積極過程,引導到良好的個性傾向的形成上來。

能促進思維的立體構建。與放任小孩野趣,任其沒有規則,自發生長不同。右腦開發是父母有意識地給營造小孩益智氛圍,有選擇,有指向地在家里,或將小孩送到幼兒園,培訓班等特定場所,進行有目標的訓導。非但如此,右腦開發還積極主張,讓小孩貼近自然,針對隨機、無指向的好奇,作隨時隨地的釋疑解惑,從多途徑、多方位吸納智慧養料。讓香蕉在小孩大腦里的表象,不再僅是好吃的水果。其外觀嫩黃可愛,和海灘上遮陽的傘蓋,秋日里綻放的菊花同色;其外型象月芽,想象著坐上月芽,遨游于藍天;其氣味香噴,可以制成香精,用來芳香室內空氣;其味道甘醇,也是猩猩、猴子的最愛。通過右腦開發的訓導,小孩有能力知道,音樂,不單可以用耳聽,而且可以用味覺品出甜美,用視覺看到畫面,用觸覺,感受到力量。

三是右腦開發培植了小孩的群體意識,能促進合作的自覺行為。現代社會的組織活動,強調精誠合作的團隊精神。而我們的傳統,主要是在用“灌輸式”教育方式,培養小孩。故其訓導出來的孩子,往往有很強的個體意識,特別是獨生子女,比較普遍不同程度地存在“個人利益高于一切”、“他人要為我作嫁衣”的個性心理缺失。右腦開發徹底地將“你要學什么”的封閉方式,改變為“我想知道什么”的開放方式。是將小孩在襁褓時就融進與同令伙伴互動的人文環境中。讓其在認知萌芽狀態就感悟,只有和小伙伴在一起,才會有快樂;我的爸媽是疼我,但他們不知道我喜歡什么,我的小伙伴會滿足我。以后,這種日積月累的經歷,會積淀成一種意識,自覺地泛化地小孩的日常生活,再也不是封閉教育潛移默化形成的:我的小娃娃,不給你玩;這個板橙我先坐,這個板橙是我的等,從小養成的自私品質。

“三個相適應”法則

綜上所述,重視小孩早期的右腦開發,是關系于其一生,不可些許吊以輕心的大事。右腦開發既然如此重要,那么,是否只要是右腦開發,就可多多益善呢?決不是!右腦開發是針對小孩稟賦所作的適時、適當、適度的訓導,必須依循“三個相適應法則”。

法則一:要與小孩當時的生理、心理發展水平相適應。要知道,無論怎樣的高明,我們都不可能教會一個喃喃學語的小孩,吟誦出美妙的詩句。同樣,我們決不要以為,一個4、5歲的小孩能在一個幾何圖案上,辯認出某些有學識成人,耗費了一番腦子,也無法看出的圖形,就是天才,再也不需要右腦開發了。對小孩的訓導,必須適應小孩的生理、心理“成熟”,是讓小孩的智力潛能最大限度地泉涌。所謂生理“成熟”,不是指小孩年令的大小 ,而是指我們所訓導的話,要讓小孩能聽懂、理解.否則,是“對牛彈琴”。不但徒費精力,威逼強迫,還會促成小孩自卑心理,貽害日后(當然,適宜的壓力,有助于生理的成熟)。所謂心理“成熟”,是指小孩的開放心態、持續興趣、良好習慣等生活態度和方式。比如,小孩普遍不肯打針,而如果我們能施用適應其生理、心理發展水平的認知方法,其中的絕大多數小孩是會順利地打針的:其一讓小孩有不怕打針,是勇敢者行為的認知;其二讓小孩在其他小孩接受注射時,沒有哭鬧的寬慰氛圍里打針;其三小孩拒絕打針,用打了針去游樂園獎賞(應注意,多次使用,容易成為小孩達到目耍賴的手段)來鼓勵。而不能用“打了針病才會好”之類小孩還不能理解的概念、邏輯推理或不能及時兌現的承諾來誘哄小孩。小孩有某種特別稟賦,并不等于其心理已“成熟”。抱有恃才傲物的心態,不再用心于相關知識的吸納,日后決不能成為其特有稟賦方面的“高才”。江郎才盡的典故,已作充分地闡釋。小孩的生理、心理發展是有差異的。我們不能用同一個模式、標準和要求,對待不同的小孩。

法則二:要與小孩形成持續興趣相適應。小孩自發興趣,是隨機、短暫、多變的.且并不是每一個興趣都有益智力潛能生發。一味放任小孩的興趣,而不加以正確、適當的引導,小孩的興趣,就很容易演化成喜新厭舊、淺嘗輒止、見異思遷、性情浮躁的陋習。經驗告訴我們,小孩持續興趣的萌發,源于從小孩最初的自主的觸摸活動中;因觸摸獲得快樂,隨后,有了進一步深化這一活動需要,以獲得新的快樂;因這一表現,得到了身邊親人肯定贊許的強化,讓小孩獲得了更大的快樂,更加表現出“我行”的強烈興趣。因此,小孩持續興趣的形成,有其自身的稟賦,更在于父母為其提供的條件。我們不能用“按牛頭吃草”的橫蠻方式,強迫小孩喜歡什么,不能去做什么。小孩的持續興趣形成后,會積淀成一種生活習慣。有良好用腦習慣的人,把研究問題當大腦保健,缺乏時,會有精神空虛的感覺;而一個終日無所用心的人,即使面臨著定崗去留考試,這樣的大事,其一拿書也會犯困。

法則三:要與小孩學識素質提升相適應。所謂學識素質,是指人的長期學識積累形成的認知結構狀態。小孩沒有認知結構,但我們不能否認認知結構發端于幼時的事實。況且,認知結構的構建,決不只是感知、同化、儲備學識的機械過程,而是將新的經驗、閱歷融入已有的學識坐標,進行感悟、編碼、轉變等,形成新的認知的積極過程。因此,我們對小孩早期智力的右腦開發,不能滿足于教會小孩記住了多少知識,關鍵地是啟發其遷移知識、運用技巧。右腦開發完全能起到積淀感性認知成為理性意識的效應:讓搖籃中的嬰兒觀察掛室頂、墻壁、身邊有節奏輪換的飾物,經常觸摸能發音的玩具等,讓其稚嫩大腦里,留下物態的變化是可預期的印象;讓智力日益生發的小孩擺弄積木、拚貼圖片、折裝玩具,從而發現不同的要素組合,會有不同結果的奧秘;告訴其禽鳥翱翔籃天,有翅膀。飛機在天空飛翔,也靠翅膀的仿生常識等,諸于此類,從小養成習慣于用多視角的眼光觀察世界,善于尋找相似點,用以不斷豐富有創新意識的頭腦。學識素質最重要的因素,是需要動機、價值取向、思維模式等非智力因素的個性傾向,右腦開發,要與小孩學識素質提升相適應,就是要有意識地將小孩認知結構構建的積極過程,引導到良好的個性傾向的形成上來。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