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灰圈記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4416

這是宋朝年間的故事。

卻說河南鄭州天元巷有戶姓張的人家,哥哥叫張林,妹妹叫張海棠,如今兄妹倆與母親住在一起,張家的祖宗也曾光彩過,沒料到近來家境衰敗下來,這幾天,又陷入了一場無法解脫的爭吵之中。

哥哥張林以為,張家世代讀書求官,再窮也要保住自己身份,可是妹妹卻當了妓女,真是有辱門風。

張海棠更看不起哥哥,爹死得早,娘養不了一家三口,照例是哥哥挑起這個擔子,可是他現在還吃家里的,沒本事掙錢。

兄妹倆先是吵,張林氣急了,伸手便打了妹妹兩個嘴巴。他狠了狠心朝妹妹嚷道:“男子漢就要自強自立,我在這個家里住不下去了。哼!不混出個人樣來,我就死也不回鄭州來。”他一跺腳便出了門,到開封找舅舅去了。

老娘心里真不好受,誰愿意女兒干這營生呢,做娘的臉上也沒有光彩啊!女兒說過多次,有個馬均卿馬員外想娶她為妾,女兒也愿意,可是就怕給人家做小老婆,受人欺侮,她一直沒有答應,現在,兒子氣跑了,女兒在房里哀哀地哭,只是不肯開門,真弄得她一籌莫展。這日子真難過! 這時,傳來打門聲,是馬員外又求親來了。張海棠洗了臉,出去招待馬員外,把哥哥氣走的事跟他一說,馬員外便進房安慰張海棠娘:“男子漢出門闖蕩一番,不是壞事,只是身無分文,日子不好打發,我差人找他去。”停了一會,又說:“海棠的事,就別再耽擱了,我家里的那位年紀不小了,又沒有兒子,不敢虧待海棠,您不愿同去,我這里有一封銀子,共 100 兩,也夠您過一陣了,用完了再拿給您。” 老娘見再阻攔也不成了,便讓張海棠到馬家當了二夫人。

5 年過去了,張海棠嫁到馬家,真是天從人愿,生活安定不說,第二年便生了個兒子壽郎,馬員外喜歡極了,處處照顧張家。老娘去世,他像女婿一般辦喪事。喪事辦完以后,張海棠更是一心一意在馬家過日子。

馬均卿的大夫人,卻十分妒忌張海棠,只怕張海棠倚仗兒子奪馬家的家產。她跟縣衙的趙令史不干不凈,一心向著他。她跟趙令史商量好,只等馬員外死了,便趕走張海棠,跟趙令史過日子,兩個準備了一服毒藥,只等機會,便下毒害人。

有一天,機會來了,機會便在張林身上。

當年張林離開鄭州,到開封一打聽,舅舅已跟小經略相公去了延安,他一邊打工一邊趕路,到了延安,又沒找著舅舅,只得折回鄭州來。到老家一打聽,老娘死了,妹子嫁了,自己在鄭州也呆不住,便想到妹子處商量借點盤纏,再出去闖闖世界。

張海棠卻牢記著 5 年前哥哥給她的羞辱。聽完張林的話,她說:“你不是說,男子漢要自強自立的嗎?你還說不混出點模樣不回鄭州的,怎么還是這個模樣?你是給老娘修墓來了,還是光宗耀祖來了?我在這莊上,吃的穿的都是馬員外的,我可不敢隨便拿來送人。” 張林還是那倔脾氣,聽了妹妹這頓數落,早就按捺不下了,回頭便走。

說來也巧,到了門口正碰上了馬員外的大夫人。

聽說他是張海棠的哥,大夫人馬上換一副笑臉,一定要他在門口等候,她進去勸一勸海棠,好歹總會有點盤纏送給舅舅。

過了一會,大夫人又出來了,滿臉憤憤不平的樣子。“不是我揭短,你這妹子也太記恨。這不,我好說歹說,她都不愿意。現在馬家只有她生了個兒子壽郎,一家一當都是她的,我作不了主啦!好吧,當初馬員外給我們姐妹一人一套釵環,她不給,我就給了你吧!” 張林滿懷感激,拿了釵環走了。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