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中國狼爸”稱沒有妖魔化自己

4538

“狼爸”有著幸福的一家。

導讀:“中國狼爸”蕭百佑的日程很滿,穿梭于各地為新書做宣傳,同時推廣自己獨特的教育理念。

一周前,

蕭百佑和多位專家在一家電視臺做節目的唇槍舌劍,引起轟動。蕭百佑推崇的懲罰式教育引發了廣泛爭論。其教育方法被媒體總結為“三天一頓打,孩子進北大”。

一些人挺他,因為孩子成功上了北大;更多的人不贊同他,甚至有媒體和專家說他“殘暴”;也有人說,蕭百佑將自我妖魔化,是為了新書的炒作;更有人將他和美國華裔“虎媽”并列。

22日蕭百佑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對于社會上存在的種種質疑進行了一一回應。

人物簡介

“中國狼爸”蕭百佑,廣東人,畢業于暨南大學國際金融專業。奢侈品行業的從業者,同時涉足地產。他的三個孩子先后考上北大。著有《所以,北大兄妹》一書,其教育方法被媒體總結為“三天一頓打,孩子進北大”,

被稱為“中國狼爸”。

“狼爸”語錄

1.12歲以前,體罰是必須的,可行的,因為他還沒形成完整的價值觀。

2.首先,孩子沒有心理準備時不要打他。讓孩子明白,打是因為他違背規矩。其次,絕對不用手打。身體互相之間的沖突是最傷感情的。所以我選擇用藤條,也就是雞毛撣子,有韌性,有彈性,傷皮肉不傷筋骨,又能讓他感覺到疼。這是專用的懲罰工具,絕對不用別的。第三,不說孩子不能聽的話,不講粗言濫語、市井痞話。

不相信沒有家長沒打過孩子

蕭氏家規十分嚴苛:“沒有零用錢,不許喝可樂,不能吹空調,不能隨便打開冰箱門。”只要孩子的日常品行、學習成績不符合要求,就會遭到體罰。

記者:有人說,你其實并沒有那么嚴厲,是在刻意地妖魔化自己,

是為了賣書?

蕭百佑:我不認為不是這樣的。大家對我有誤解。從出書到現在,我從來沒有妖魔化自己。“狼爸”的家教是一整套理念。打,懲罰式的教育,只是其中精彩的一部分。為什么精彩?在大家都不敢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敢站出來負責地、理性地表達:家長有權而且必須對孩子進行懲罰式教育。但前提是12歲之前。

打不是全部,但(孩子)不打不成才。我是在面對大家說真話,這是從我自己孩子的成長經驗、從我教過的三十幾個孩子的實踐中得到的。

為什么會有妖魔化的說法呢?是大家沒有經過調查研究,尤其是一些專家想當然的結論。所以才把這個變成一個突出的矛盾。從始至終,我都是很客觀很理性的。

我感謝媒體、網友,引起大家熱議是好事,大家出發點都是為了孩子。

記者:打孩子是整套教育理念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是精彩的部分?

蕭百佑:我個人做事只說真話不說假話,否則就沒能力教好孩子。這件事,不是娛樂,不是八卦,是很嚴肅的教育問題。

我敢這么說,我絕不相信有一個家長沒打過孩子。(記者稱自己的父親就從沒打過。)那是你和你的父親忘記了。比如,2歲小朋友不吃飯,如果父母沒有懲罰,沒有打罵過,這是假話,難道他們要勸你一個小時去吃飯嗎?

中國古有頭懸梁錐刺股、有岳母刺背、有孟母三遷,今有“狼爸”打兒。這是一脈相傳的。但是打,不同家庭有不同的打法。

記者:“三天一頓打,孩子上北大”這個說法是怎么來的?

蕭百佑:很多人把我符號化了,不是妖魔化。我的書里從來沒有說過“三天一頓打,孩子上北大”。這是群眾總結的,而且總結對了。符號都是有象征意義的。“上北大”,不是真指的上北大,而是成為被社會承認的有用的高精尖人才。“三天一頓打”,“三”本身在我們的文化里就是個虛數。

記者:你說引起爭議是好事,但是現在輿論都很關注“打”這一部分,是否會忽略掉別的重要的東西?

蕭百佑:這樣確實不好。但如果說有錯,錯也在那些不經過調查研究就發言的專家。這段時間以來,當面或者別的方式質疑我的專家,沒有一個看過我的書,但有人卻用生硬的甚至是謾罵引起了非議。看完再批,我沒意見。但是他們沒看書就用“殘暴”這些莫須有的、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詞匯通過媒體快速地傳播出去。

壞事引來了關注,但是壞事怎么才能變成好事?所以,我要和媒體配合,把“中國狼爸”的教育理念推廣。

我和“虎媽”是異曲同工

美國華裔教授蔡美兒被稱為“虎媽”。她罵女兒垃圾、要求每科成績拿A、琴練不好就不準吃飯,但女兒考上了哈佛。考上哈佛、北大是否就意味成功?

記者:很多人將你和“虎媽”相提并論,你對“虎媽”的教育方法如何看?

蕭百佑:我了解了3周。我很尊敬“虎媽”,我覺得她不容易。如果有機會,也希望有很好的交流。我和“虎媽”有90%的不同,10%的相同。10%的相同:第一,我們的教育方法都是向傳統回歸;第二,我們對孩子都是全面的關懷。但90%是不同的:第一,我是有完整的體系;第二,我還有教其他的孩子;第三,我比她更斬釘截鐵,是剛柔之分。但總的來說,我們是異曲同工。

任何批評“虎媽狼爸”,都是不負責任的。國人要有包容的心態。黑貓白貓,抓住老鼠的就是好貓。人們應該關心怎么抓住老鼠,而不是一味地批評。這種誤讀也是那些專家所致。我尊重他們的人格,但是鄙視他們不經調查亂發言的行為。妖魔化的責任在專家。

記者:也有人說,上北大,上哈佛,并不代表成功。你怎么看?

蕭百佑:這也是偽專家的謬論。誰說上北大就是人生的成功呢?北大出來就不能賣豬肉嗎?一本、二本又怎樣?讀大學,只是你去到一個平臺,對你的知識結構有很好的幫助,不是你未來的人生方向。(上北大)這個成功不是人生的成功。

記者:也有人質疑,你的三個孩子是以港澳居民身份考上的北大,考試分數沒那么高?

蕭百佑:這是陰謀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將在“中國狼爸”的陽光教育下無所遁形。我的三個孩子是港澳居民。他們拿的是回鄉證,參加的是港澳臺聯考。但相對于內地高考,你很難說哪個更難。我的三個孩子都在內地上學,都是高考體系下培養出來的。他們上的是廣東最頂尖的學校,在學校里也都是排第一第二的,這些都有案可查。這些學校的尖子都是保送清華北大的。

在聯考中,我的一個孩子也是狀元。他們到了北大之后都很優秀。我的大女兒讀法學,現在交換到國外,小女兒明年作為正式代表去東京參加論壇,兒子在國際關系學院,是很好的辯手。我的孩子都非常優秀。你是廣東媒體,我可以告訴你,他們小學上的是朝天小學,中學是外語外貿大學附設外語學校,老三高中上的是華附。

這段時間,上百個記者去學校找我的孩子、老師,已經影響到他們的正常生活。我希望呼吁媒體保護孩子。要我下跪都可以,我跪下求大家,不要去打擾我的孩子。

記者:如果上北大不算是人生的成功,那你希望的成功是什么樣呢?

蕭百佑:我的終極目標是讓他們光宗耀祖。中國人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修身就是禮義廉恥、德智體美,要給他們定規矩,在此基礎上,他們上最好的幼兒園、最好的小學、最好的中學,有最好的校長和老師負責他們的知識結構,我不管知識結構的事,我讓他們守規矩,守校規、守家規,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他們學的是文科,文科最好的是北大,脈絡很清楚,他們成功了。然后齊家,有兩重含義,一是小家,二是大家族,光宗耀祖,之后是治國平天下為社會、為民族做貢獻。這有何不妥?大家拿北大說事,北大優秀不是我說的。三個孩子上北大應該驕傲,這是家庭的成就,為什么不能炫耀呢?

想退休后開私塾

蕭百佑是廣東人,說話時語氣很溫和。他將自己的成功歸結于母親的“動輒就打”。他講述很有條理,說到專家質疑時,偶爾也忍不住情緒激動。

記者:你覺得“狼爸”在廣東文化里能找到根源嗎?

蕭百佑:廣州文化里有“狼爸”文化。廣州文化是什么?第一務實,第二說實話,第三默默做事、做完再說。我對南北文化都有了解,很多人都認為我偏北方,但一跟我接觸就知道,我是典型的老廣。

記者:你說過自己教過30多個孩子,也會打他們嗎?效果怎么樣?

蕭百佑:我很滿意的兩點,我教過的孩子都很喜歡我,而且他們都取得了成就。我沒教過知識結構的東西,我教他們的是道德、人格。來我這里之前,他們有的是上網,有的是不做作業,這些不良習慣,跟了我之后,無一例外都改變了,他們的父母也都很感激我。他們陸續考上了好的中學、大學,但關鍵是行為規范,這讓他們的父母都很驚訝。打不打孩子,我有兩條原則,第一是12歲之前,第二是有教無類,不分男女,不分親疏。

記者:據說你打算開個私塾?

蕭百佑:我15年前就有這個愿望。我是真的喜歡孩子,我看過大量的教育心理學、兒童心理學、哲學方面的書籍,我和孩子的緣分很深,每年暑假都有孩子在我家。我想退休以后,找300畝林地開個私塾,模仿岳麓書院,要招不少于72個孩子。我現在是打工仔,還要養家。

我還準備做個論壇,探討現在社會到底什么才是最好的家教。(

我還有教其他的孩子;第三,我比她更斬釘截鐵,是剛柔之分。但總的來說,我們是異曲同工。

任何批評“虎媽狼爸”,都是不負責任的。國人要有包容的心態。黑貓白貓,抓住老鼠的就是好貓。人們應該關心怎么抓住老鼠,而不是一味地批評。這種誤讀也是那些專家所致。我尊重他們的人格,但是鄙視他們不經調查亂發言的行為。妖魔化的責任在專家。

記者:也有人說,上北大,上哈佛,并不代表成功。你怎么看?

蕭百佑:這也是偽專家的謬論。誰說上北大就是人生的成功呢?北大出來就不能賣豬肉嗎?一本、二本又怎樣?讀大學,只是你去到一個平臺,對你的知識結構有很好的幫助,不是你未來的人生方向。(上北大)這個成功不是人生的成功。

記者:也有人質疑,你的三個孩子是以港澳居民身份考上的北大,考試分數沒那么高?

蕭百佑:這是陰謀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將在“中國狼爸”的陽光教育下無所遁形。我的三個孩子是港澳居民。他們拿的是回鄉證,參加的是港澳臺聯考。但相對于內地高考,你很難說哪個更難。我的三個孩子都在內地上學,都是高考體系下培養出來的。他們上的是廣東最頂尖的學校,在學校里也都是排第一第二的,這些都有案可查。這些學校的尖子都是保送清華北大的。

在聯考中,我的一個孩子也是狀元。他們到了北大之后都很優秀。我的大女兒讀法學,現在交換到國外,小女兒明年作為正式代表去東京參加論壇,兒子在國際關系學院,是很好的辯手。我的孩子都非常優秀。你是廣東媒體,我可以告訴你,他們小學上的是朝天小學,中學是外語外貿大學附設外語學校,老三高中上的是華附。

這段時間,上百個記者去學校找我的孩子、老師,已經影響到他們的正常生活。我希望呼吁媒體保護孩子。要我下跪都可以,我跪下求大家,不要去打擾我的孩子。

記者:如果上北大不算是人生的成功,那你希望的成功是什么樣呢?

蕭百佑:我的終極目標是讓他們光宗耀祖。中國人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修身就是禮義廉恥、德智體美,要給他們定規矩,在此基礎上,他們上最好的幼兒園、最好的小學、最好的中學,有最好的校長和老師負責他們的知識結構,我不管知識結構的事,我讓他們守規矩,守校規、守家規,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他們學的是文科,文科最好的是北大,脈絡很清楚,他們成功了。然后齊家,有兩重含義,一是小家,二是大家族,光宗耀祖,之后是治國平天下為社會、為民族做貢獻。這有何不妥?大家拿北大說事,北大優秀不是我說的。三個孩子上北大應該驕傲,這是家庭的成就,為什么不能炫耀呢?

想退休后開私塾

蕭百佑是廣東人,說話時語氣很溫和。他將自己的成功歸結于母親的“動輒就打”。他講述很有條理,說到專家質疑時,偶爾也忍不住情緒激動。

記者:你覺得“狼爸”在廣東文化里能找到根源嗎?

蕭百佑:廣州文化里有“狼爸”文化。廣州文化是什么?第一務實,第二說實話,第三默默做事、做完再說。我對南北文化都有了解,很多人都認為我偏北方,但一跟我接觸就知道,我是典型的老廣。

記者:你說過自己教過30多個孩子,也會打他們嗎?效果怎么樣?

蕭百佑:我很滿意的兩點,我教過的孩子都很喜歡我,而且他們都取得了成就。我沒教過知識結構的東西,我教他們的是道德、人格。來我這里之前,他們有的是上網,有的是不做作業,這些不良習慣,跟了我之后,無一例外都改變了,他們的父母也都很感激我。他們陸續考上了好的中學、大學,但關鍵是行為規范,這讓他們的父母都很驚訝。打不打孩子,我有兩條原則,第一是12歲之前,第二是有教無類,不分男女,不分親疏。

記者:據說你打算開個私塾?

蕭百佑:我15年前就有這個愿望。我是真的喜歡孩子,我看過大量的教育心理學、兒童心理學、哲學方面的書籍,我和孩子的緣分很深,每年暑假都有孩子在我家。我想退休以后,找300畝林地開個私塾,模仿岳麓書院,要招不少于72個孩子。我現在是打工仔,還要養家。

我還準備做個論壇,探討現在社會到底什么才是最好的家教。(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