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蛇女的名片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3401

女探險家尼古拉·維羅多是個善于對付毒蛇和猛獸的傳奇人物, 她常常只身闖蕩叢林沼澤, 赤手勇擒毒蛇。 在非洲的叢林和沙漠, 在美洲的亞馬遜河流域, 有她不少奇特的故事在流傳, 人們還贈給她一個雅號——蛇女

1988 年, 她又來到了澳大利亞的叢林之中。

這一天, 她收到了家鄉的郵局轉來的一封保價掛號信。 發信人是阿納姆海岸上著部落的酋長吉西, 他在信中寫道:“尊敬的尼古拉·維羅多先生, 我們聽說了你不少捕蛇的傳奇故事, 很是欽佩, 我們這里有許多劇毒的大蝰蛇, 還有許多兇殘的動物, 想請你來表演一番,

以壯我們部落青年人的斗志。

特此寄上一張未填寫日期的飛機票, 我們等待著你大駕光臨。 ” 看完信, 維羅多不禁啞然失笑。 她想, 看來, 對方已經誤以為她是個男士, 但是, “蛇女”怎么會變成“蛇先生”呢?她來了興趣, 帶上出門的行裝, 準備上路。 離家前, 她照了一下鏡子, 看著鏡中那位頭發極短、身穿粗麻布防護服, 腳登重靴的人, 連她自己也要懷疑是男是女呢。 如果再要算上她背包里的大砍刀、短劍、麻醉噴霧器和一枚帶有鋒利鉤子的戒指, 外人不把她當成一名殺手才怪呢。

機票是到堪培拉的, 到達阿納姆海岸, 還得設法由南向北幾乎橫穿澳大利亞。 有兩種走法, 一種是搭乘不定期的小飛機飛到那里, 另一種是時而搭乘便車時而步行,

長途跋涉到目的地。 維羅多思考了一下, 決定采用能增加冒險經歷的后一種走法。

維羅多的冒險經歷夠多的了。 她的嘴唇上有一道兩寸長的傷疤, 就像她有雙重嘴唇一樣——那是一條響尾蛇的杰作。 當時, 她準備建立一個與自然環境相仿的動物公園, 當她將逮回來的蛇放生時, 剛打開袋口, 一條胳膊粗的響尾蛇像彈簧似的一蹦多高, 獠牙深深地扎進維羅多的上嘴唇, 狠狠地將毒汁注射進去。 維羅多愣了一下, 立即拔出尖刀, 對準幾乎被咬穿的上嘴唇刺去。 那兒是人體的危險三角區, 與大腦中樞有直接聯系, 疼痛是不言而喻的。 毒液大部分被排除了, 但維羅多仍舊跌倒下去, 在醫院里整整躺了幾星期,

才脫離危險。 當然, 維羅多并沒殺死那條響尾蛇, 相反, 她只是用手背一撥, 讓它逃進了那個“動物公園”里去了。 此外, 維羅多還曾與毒蜘蛛、巨型的食肉蝙蝠有過驚險的接觸。 但是, 動物也曾救過她的命, 有一次, 她在一個狼群出沒的荒野里抓到一條響尾蛇, 將它裝在口袋里, 晚上露營時放在吊床的下面。 半夜時分, 她被陣陣嚎叫驚醒。 睜眼一看, 吊床四周圍滿了狼。 但是, 這時口袋里的響尾蛇早已感知到這些餓狼的來臨, 它的尾巴發出恐怖的響聲, 那些餓狼聽到了毒蛇就在附近, 紛紛夾著尾巴溜走了。

維羅多為了深入了解動物, 甘冒巨大的風險, 現在, 有了接觸澳大利亞神秘動物的機會, 她怎么肯輕易放棄呢?她搭上一輛便車,

讓司機帶她到公路的盡頭, 扛起旅行包, 徒步走進了叢林。

一天, 她在營地旁發現了兩條巨蜥。 那條母蜥的肚子圓鼓鼓的, 似乎快要生蛋了, 趴在土坑里不想動彈。 但是, 那條雄蜥卻死攪蠻纏, 要把雌蜥從土坑里攆出來。 于是, 兩條巨蜥兇狠地撕咬起來。 雄蜥畢竟力大, 猛地咬斷雌蜥的爪子, 一口吞了下去。 雌蜥也光火了, 一口咬住雄蜥的腦袋, 將它拉了一道大口子。

維羅多只好將它們套進一個大口袋, 頭朝下吊在樹叉上。 不一會兒, 巨

蜥身上的血都朝腦部流去, 它們像被注射了麻醉劑一樣昏昏睡著了, 維羅多才悄悄解下口袋, 用透明膠布粘住它們的顎, 不讓它們醒來張口傷人。

晚上 10 點時, 雌巨蜥圓鼓鼓的肚子扭動起來,

不一會兒, 一個比鴨蛋大一點的圓東西從它身上掉了出來。 原來, 這是一枚巨蜥蛋。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里, 受傷的雌巨蜥艱難地扭動著身體, 在維羅多的不斷按摩下, 接連生下了 12 枚巨蜥蛋。 維羅多給這條因搏斗受傷虛脫的巨蜥注射營養劑, 但終于沒能救活它。 第二大, 雌巨蜥死了, 維羅多放掉了那條不知好歹的雄巨蜥, 在營地附近掘了兩個沙土坑, 分別放進 6 枚巨蜥蛋, 她相信, 不久, 會有 12條小巨蜥孵化出來, 重返它們的叢林樂園的。

loading...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