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當孩子問世上到底有沒有“鬼”時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2014-08-15 1122
導讀: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 并不能確切地否認鬼神的存在。 但總體來說, 我不相信封建迷信宣傳的那些鬼怪。 我想, 即便是有類似靈魂的事物存在, 它也不是封建迷信描述的那樣。

小孩子都會有一個害怕鬼怪的時期, 這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鬼呢?如果有,

為什么我們沒有親眼看到過?如果沒有, 為什么我們會害怕呢? 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 并不能確切地否認鬼神的存在。 但總體來說, 我不相信封建迷信宣傳的那些鬼怪。 我想, 即便是有類似靈魂的事物存在, 它也不是封建迷信描述的那樣。

不過, 什么時候第一次知道鬼這個概念呢?現在我已經完全不記得了。 在我們這一代人的記憶里, 似乎總有個老太太之類的人物在那里講述鬼故事, 基本內容都是封建迷信那一套:小鬼啦, 閻王啦, 妖怪啦等等, 目的是嚇唬不聽話的小孩。 現在的老人科學得多了, 不會再這樣嚇唬孩子了。 所以現在的孩子們對鬼怪的害怕, 大多來源于影視。

說到這里我又要東拉西扯啦——我非常贊賞國外的影視分級制度, 恐怖片是不應該給未成年人看的。 遺憾的是, 雖然很多家長和教育專家都在提倡凈化動畫片, 不要搞出那么多怪物打打殺殺,

但現在很多動畫片依舊是一片血雨腥風。

自從看了一次變形金剛以后, 小強就變得害怕家里的電器了。 他總是問父母:“這個電飯煲會不會突然過來殺我們呀?”一開始爸爸媽媽還會安慰地說:“不會啦, 電影都是假的。 ”后來不耐煩了, 索性說一句:“煩死了, 以后再也不帶你看電影了!”

既然孩子對妖魔鬼怪的恐懼來自影視作品, 咱們不妨告訴孩子:“電影都是假的。 ”為孩子介紹影視知識, 參觀電影博物館, 去電影主題的游樂園, 看看拍攝花絮等等, 都是既豐富有趣的娛樂活動, 也可以讓孩子不再害怕影視中的恐怖形象。

對于大一點的孩子, 還可以把鬼怪的恐懼感, 轉化為一種人文教育。 我記得那時候我們看完吸血鬼的故事, 就頗為著迷地看了一些中世紀吸血鬼方面的書籍。 看完我發現:這些鬼怪在各國傳說以及影視作品里多的是,

并非僅此一家別無分店。 假如每個都害怕, 我簡直都擔心不過來呢。

必須避免的是利用孩子對鬼怪的恐懼感來教育和嚇唬孩子。 什么“大灰狼會吃掉不聽話的小孩”“妖怪就喜歡抓走愛哭鬧的小孩”等等。 有時候這可怕的角色也未必是妖怪, 或許只是一些無辜的人, 比如“再不聽話空姐就會把你扔出去”“保安叔叔一會兒就來抓你”。

首先這種恐嚇手段對于相當一部分孩子是無效的, 只會讓孩子察覺到父母在教育手段上的蒼白無力。 其次, 即便是會被恐嚇手段制服的孩子, 心里也會產生巨大的不安全感。 而不安往往是讓孩子心神不寧, 注意力無法集中的重要原因之一。

何況, 隨著孩子年齡和智慧的增加, 這種欺騙總有一天會被戳穿。 被欺騙的感覺, 又會讓孩子對家長不再信任。

所以, 鬼怪不過是民俗文化世界的一部分, 讓我們這樣來對待它就好了。

較之虛無縹緲的鬼怪而言, 更難以控制的一種恐懼感來自噩夢。 幾乎所有的人都會做噩夢, 小孩也不例外。

女兒第一次做噩夢大概是兩歲左右。 有一天, 我和女兒玩得好好的, 突然她委屈地向我訴說:“我和爸爸媽媽在飯館吃飯, 媽媽走了。 爸爸讓我吃東西, 我不吃, 爸爸就生氣了, 過了一會兒, 爸爸也不見了。 ”說完, 女兒就委屈地哭了起來。

女兒描述的糟糕場面是根本就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我連忙把女兒摟在懷里, 對她說:“寶貝, 這不是真的, 這是你做噩夢了, 是假的。 爸爸媽媽從來沒有把你一個人留在任何地方, 對不對?”女兒哭著趴在我懷里, 抽抽搭搭地點點頭。

我繼續對她說:“好孩子, 每個人都會做噩夢, 爸爸媽媽也會做噩夢, 這沒什么大不了的, 一會兒就醒了。 而且, 這樣的事情, 根本就不會發生, 所以你也不用怕。 ”

從此以后我更加注意培養女兒的安全感,

沒事的時候總以各種方式告訴她:“爸爸媽媽總是會和你在一起。 ”

晚上睡覺時, 我會格外注意女兒是否在做噩夢。 偶爾半夜她似乎在做噩夢, 我會立刻對她說:“寶貝不怕, 媽媽在這里, 你只是做夢呢。 ”然后拍拍她的后背。

同樣, 女兒有時候做了好夢, 睡著覺突然就咯咯傻笑起來。 第二天早上我也會問她:“寶貝, 你昨晚上做什么好夢啦?一直笑得好開心啊。 ”

三歲左右, 女兒基本搞清楚了夢和現實的區別。 她知道做夢只是睡覺時會產生的一種假的情景, 夢里的事情都不是真實的。 后來, 她也提及過幾次她做夢遇到的可怕的情形, 但口吻已經從容得多。 最重要的是, 她總是自己先說一句:“我那天做夢了。 ”

除了噩夢這些不真實的恐懼感之外, 孩子們還會有針對現實的恐懼感。 怕黑, 怕壞人, 怕看起來兇惡的鄰居。 對于這些現實的恐懼, 家長只要問清楚原因,

用堅定而溫和的口吻打消孩子的疑慮就好。

女兒有陣子會把大灰狼和黑暗聯系起來, 認為天一黑, 大灰狼就要出來了。 我也不知道她這種邏輯從何而來, 但我非常認真地告訴她:“大灰狼是一種珍稀的野生動物, 只有在非常非常遙遠的山野中才會有, 在城市里, 大灰狼都被關在動物園的籠子里呢。 而且, 大灰狼也不是很大, 爸爸媽媽就可以打敗它。 ”

當然, 我們兩位男女書生組合絕對打不過一頭狼。 但這種時候, 又何必學究一般將事情闡述得那么精確呢。 等到孩子開始了解大灰狼和父母真正的戰斗力時, 他也就知道小區里不會出現一頭狼了。

對于孩子的恐懼感, 家長只要堅定地驅除就夠了。 這時候可以暫且不用考慮自己的回答是否夠客觀、夠科學。 要知道, 孩子之所以會有這些恐懼感, 本身就是因為還不能科學地看待問題。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