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戰神”探親

1564

故事發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當時蘇聯的年輕人都參了軍,蘇聯薩拉托夫區的伏爾加村有一個名叫伊哥爾的集體農莊莊員也不例外。他打仗勇敢善戰,使敵人聞風喪膽,稱得上是一位“戰神”。參軍不久,他即被升為上尉,駕駛著坦克沖鋒陷陣。

一天,他們去進攻一個德寇占領的村子。他們的坦克才一散開,就看見一輛德軍坦克正爬過小山,朝他們沖來。伊哥爾的伙伴喊道:“上尉同志,一輛虎式坦克!”他叫道:“朝前沖!快踩油門!”于是他們就駕駛著自己的坦克從樅樹林里曲曲折折駛出。這時,那輛虎式坦克開始朝四周擺動炮口,

像個瞎子似的亂闖亂開炮。而上尉卻對準了它的肚子就是一炮,一發命中;第二發則擊中它的炮塔,這使德寇的那輛坦克的尾部歪了下去;第三發炮彈打出后,那虎式坦克就開始全身冒煙,火焰一竄有 2 米高。坦克里的人從緊急艙口逃了出來,連滾帶爬的。于是機槍手就老實不客氣地用機槍密集掃射,讓他們全趴下了。5 分鐘后,他們沖進了村子。一些納粹匪徒倉惶出逃,在爛泥路上光著襪底亂蹦亂跳地朝谷倉奔去。上尉又下令了:“喂,猛烈進攻那個谷倉!”于是坦克就開足馬力沖進了谷倉。倉庫里都是法西斯匪徒,他們死的死,傷的傷,剩下的只好舉手投降。

然而,就在第二天,上尉遭到了不測。當他的坦克轉戰在麥田的一塊高地上時,

坦克被一枚敵軍炮彈擊中,兩個坦克手當場陣亡。第二發炮彈使坦克起了火,駕駛員朱委列夫從前面的艙口跳了出來,爬上了裝甲,他從火焰直竄的坦克里死活拖出了上尉。這時的上尉已失去了知覺,連他身上的制服都在熊熊燃燒。朱委列夫剛將上尉拖到一邊,坦克就“轟”的一聲爆炸了,炮塔被炸到 20 米外。朱委列夫一看沒什么可以拿來撲火的,就急中生智,捧起麥田里的泥土,灑在他的臉上、頭上和衣服上,將他渾身上下滾滾的火球撲滅了。然后,他背起他爬著,從一個彈坑爬到另一個彈坑,終于將他送到了第一個碰上的救護站。上尉雖然已被燒得像一段焦木,但心臟還隱隱在跳動。

幸而駕駛員的這一救,上尉好歹總算死里逃生,活了下來,甚至還保留了視力。然而他的臉已被燒得面目全非,有幾處甚至燒得連肉也沒了,看得見骨頭。他在醫院里一躺 8 個月,經過了一次又一次的整形手術,最后解開繃帶時,他向護士要了一面小鏡子。護士猶豫了好一陣,最終還是將鏡子遞給了他,只是馬上轉過身去哭了起來。是的,一個英俊瀟灑的小伙子,經過了這么一場浩劫,竟被燒成了一個丑八怪。伊哥爾上尉只看了一眼,就把鏡子還給了她。他像在自言自語他說:“別難過,護士同志,即便再糟糕一點,人也還得活下去。”從此,他再也沒有照過鏡子。

醫務委員會認定上尉是再也不能重返軍營了,但他還是上司令官那里去了。

他請求說:“司令官同志,請讓我回到團部去吧。”司令官盡量地不去看他的臉,說:“你還是休息著吧,你已經殘疾了。”伊哥爾說:“不,司令官同志,我只是模樣兒長得不中看點罷了,打起仗來是不講究人的模樣俊不俊的。”司令官說服不了他,只好準了他,但止他在歸隊前去度一個假期,度一個 20 天的假期。這時候,正當三月。他決定回家去探望一下他的爹娘,還有他的未婚妻。

蘇聯的三月遠不是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天氣又潮濕又陰沉,遍地白雪皚皚。下了火車,伊哥爾原想從車站搭汽車回村去,可是這樣的鬼天氣,什么車也沒有,他只好邁開兩條腿來走完這一十八俄里的雪路。頂著刺骨的寒風,一腳高一腳低地走到黃昏時才到達村里。

那口熟悉的水井還在,高高的壓水機在風中搖搖晃晃的,發出了嘎嘎聲。從村口往里數,第 6 家的小屋下是他的老家,住著他的老爹和老娘。當他一眼看到老屋的時候,他突然將手往口袋里一插,站住了。過了一會兒,又搖搖頭,朝屋子走去。雪很厚,直厚到齊膝,他從窗子里往里望,看見桌上點著一盞昏暗的小油燈,娘正彎著腰在準備晚餐。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