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奧數難題磨掉孩子的學習自信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3894

容易題不敢做 生怕里面藏陷阱

“請把上題中數量小于3的一幅圖找出來”, 剛上小學一年級的小西正在做家庭作業, 這道題并不難, 題中共畫了3幅圖, 一幅是5個蘋果、一幅2支鉛筆、一幅是3個梨。

可是小西卻被難住了。 “這道題不可能這么簡單, 里面一定還有什么我沒看出來的, 比如5個蘋果減去3個梨是2, 這個是不是也應該選出來呀?”

“我發現這孩子做難題做的已經不會做容易題了, 好像一道題不繞幾個彎子就不是題, 如果不能從表面意思中找出隱含的意思就肯定掉‘陷阱’里了, 都是做那些奧數題鬧的。

”女兒的回答讓李凌有些束手無策。

讓李凌感到更加困惑的是, 孩子學的東西越來越“別扭”了, 有話決不直著說, 總得繞上幾個彎才行, “在奧數這個‘數學雜技’的帶動下, 各個學科似乎都開始向‘雜技’訓練方向發展了”, 李凌說。

剛上學的那幾天, 一次, 小西在家里不停地嘟囔著:“明天”、“昨天”、“昨天的昨天”……

原來, 老師為了讓孩子們弄懂時間概念, 出了幾個題:昨天的前天是哪天、明天的明天是哪天、昨天的后天是星期幾、明天的前天是星期幾?

“我知道老師是讓孩子搞清楚昨天、今天、明天以及前天、后天等的關系, 其實, 讓孩子知道明天的明天是后天, 昨天的昨天是前天就完全可以了, 日常生活中誰會問你明天的前天是哪一天呢?”李凌說。

都說孩子的思維能力是可以訓練的, “但是也不是這么個練法”, 李凌說, 孩子在令人混亂的文字游戲中很難真正提高思維能力。 可在現實中, 像李凌所說的為了“繞”而“繞”的題目隨處可見。

在一個著名的奧數網上, 一名小學六年級的學生每天都寫一篇日志來記錄自己的小升初歷程。 在他的日志中幾乎每天都會出一道奧數題向大家求解。

在一天的日志中, 他這樣寫到:

“今天的題有點神經!上午8點8分, 小明騎自行車從家里出發, 8分鐘后, 爸爸騎摩托車追他去, 在離家4KM的地方追上了, 然后爸爸立即回家, 到家又去追小明!!!!(神經的老爸!吃飽了撐的!)再追上小明的時候, 恰好離家是8KM, 這時是幾點幾分?”

處處難為孩子的變態邏輯向幼兒園蔓延

當水把一個平面填滿之后, 自然就會向下流, 這種“繞”孩子的狀況也不例外。

“您沒給孩子報奧數呀?”開學近兩個月了, 李老師忍不住問家長馮先生, “每年那么多課外班里, 英語和奧數報名的孩子最多, 報這兩個班將來對孩子的升學很有幫助”。

李老師是一名幼兒園老師, 家長馮先生是一個3歲7個月小姑娘的父親。

開學不久, 幼兒園就給每個家長發了一份課外輔導班的課程表, 有英語、舞蹈、美術、武術、泥工、科普等, 其中還有一門課叫數學訓練, “我覺得這門課有點兒可疑, 特別怕跟奧數有關”, 馮先生說。

馮先生知道自己同事上小學的孩子幾乎都在學奧數和英語, 大人累、孩子更累, 馮先生也知道自己的女兒將來也免不了“遭這個罪”,

“可是我沒想到這一切來得這么快”。

“您不讓她學, 可別的孩子都學呀, 現在讓她接觸難題將來上學再見到這些問題時就不覺得難了, 您現在讓孩子輕松了將來就有人難為她了。 ”李老師這樣給馮先生解釋。

“我看這根本就是在難為孩子。 ”這句話馮先生沒敢當著老師的面說, 但是心里卻升起了一股無名火:“這種美其名曰為了孩子而想方設法給孩子出難題的‘變態’邏輯真是讓人氣憤。 ”

上個周末, 老師發給每名家長一張塑封好的作業紙, 讓家長幫助孩子復習鞏固有關個位和十位的知識。

馮先生按照老師說的方法, 用彩色筆畫了一串5個珠子, 讓女兒數數, 女兒說是5個, 于是, 馮先生在這串珠子下面寫下了“5”;然后他在這串珠子左邊又畫上了一串10個珠子,

還讓女兒數, 女兒緩慢地數出了10個, “那你說這里有幾串這樣的珠子呀”?“1串”, 女兒回答, 于是, 馮先生便在這串珠子下面寫下了一個“1”。 “不是10嗎?你怎么寫了個1”, 女兒問, 馮先生給女兒解釋這個1代表1串10個珠子, 是十位。 可是, 任憑馮先生怎么解釋, 女兒就是想不明白為什么要在10個小珠子下面寫上“1”。

“我記得自己到小學才真正知道什么叫個位什么叫十位, 這對于僅僅3歲多的孩子來說太難了, 她根本就不可能理解。 ”馮先生說。

“羊群效應”在作怪

“這是一種‘羊群效應’在作怪。 ”山東的賈先生說。

賈先生是一名大學教師, 他的兒子剛上小學。 賈先生發現剛上學兩個月的孩子卻對學校的課程怎么也提不起興趣來。

“孩子在上幼兒園的時候還是很積極的, 為什么到了小學就沒有積極性了?”

賈先生很納悶。 仔細了解后發現, 原來兒子這兩個月的課程, 早在幼兒園小班就學過了。 他認真翻看了兒子一年級的數學課本后發現, 整個一年級的課程幾乎都在大班學完了。

“這樣重復學習, 孩子怎么能有興趣?”賈先生很憂慮。

馮先生也有類似的憂慮, 她的女兒現在漢語拼音已經從a、o、e學到了g、k、h, 據班里老師介紹, 到這學期結束的時候會學完所有的聲母。

所謂的“羊群效應”是在一群羊前面橫放一根木棍, 第一只羊跳了過去, 第二只、第三只也會跟著跳過去;這時, 把那根棍子撤走, 后面的羊, 走到這里, 仍然像前面的羊一樣, 向上跳一下, 盡管攔路的棍子已經不在了。

雖然全國各地都在對以奧數為首的課外輔導班進行聲討,主管部門的“嚴懲”之聲也不斷,但是,對于“羊群”中的羊兒們來說,只能看著前面的羊,只要前面的羊跳了過去,它一定也會跳過去的,甚至跳得更高。

那位在論壇上天天寫日志的小學生在做一道題“4444=11”時,是這樣寫的:4的階乘除以4的開平方再減去4除以4的商。

看來這只“小羊”跳得很高。

我和數學就像古龍小說中的兩個高手,一見面我就知道自己一定會敗

“羊群效應”真的能讓“小羊”越跳越高嗎?

蔡先生的女兒曉晴剛熬過了痛苦的“小升初”。曉晴是個文科極強的孩子,特別喜歡古典文學,《古文觀止》中的篇目是父女兩個經常聊天的話題。

但是,曉晴非常懼怕數學,不僅懼怕復雜的奧數題,連簡單的算術題都害怕。

那天,蔡先生和女兒無意間聊起了區時,便找出一本地理書給女兒講起了經度、緯度,沒想到女兒一下子緊張起來,“爸爸,這個太難了,我弄不懂”。“一點兒都不難,就是簡單的計算。”蔡先生說。

但是,女兒已經沒有任何興趣再聽蔡先生講下去了。

數學一直是女兒的“短板”,為了讓女兒能把“短板”稍微提高一點,蔡先生讓女兒參加了奧數培訓,尤其是在備戰“小升初”的那段日子里,曉晴每天都在不停地做題,反復地計算。

最終,曉晴的數學并沒有進步多少,但是對數學的懼怕卻在與日俱增。

一次,曉晴對蔡先生說:“我和數學就像古龍小說中的不同派別的高手,任憑我能打敗多少英雄,但是只要我跟數學這個高手一碰面,不用出招,我就知道自己打不過他,爸爸你別讓我學了。”

蔡先生發現,長時間的奧數訓練沒有讓長著文科腦袋的女兒掌握數學思維的技巧,反而強化了她記憶和背誦每一道題的能力,“只要題目和做過的題稍微有些不同,女兒就不會了”。

更讓蔡先生恐懼的是,敏感的女兒越來越意識到自己在數學方面的“低能”,她已經連小學最簡單的計算都開始懼怕了。

“她是對與數字有關的所有知識都失去了自信”,蔡先生說。

“太可怕了”,蔡先生說,明年曉晴就將升入初二,到時候化學、物理等理科課程都會開設,“我怕到那時候,曉晴會徹底對學習失去信心”。

“不能讓孩子輸在起點。”這幾乎是每個中國家長的期望。

前兩天,馮先生接女兒的時候,女兒手里拿著一個小拼音本,“爸爸,我有作業本了,老師讓我今天在這個本上畫拼音”。馮先生打開本子看到,第一篇的前6行的開頭,老師分別寫上了a、o、e、i、u、ü,看來這天的作業是把這些拼音各寫一行。

3歲多的小姑娘根本不知道這是她有生以來的第一個作業本。馮先生決定不強迫女兒完成這份作業,因為他不希望女兒用搶跑的方式在起點獲得領先,他希望女兒的每一步都能扎實、穩健,最終成為終點的勝出者。

盡管攔路的棍子已經不在了。

雖然全國各地都在對以奧數為首的課外輔導班進行聲討,主管部門的“嚴懲”之聲也不斷,但是,對于“羊群”中的羊兒們來說,只能看著前面的羊,只要前面的羊跳了過去,它一定也會跳過去的,甚至跳得更高。

那位在論壇上天天寫日志的小學生在做一道題“4444=11”時,是這樣寫的:4的階乘除以4的開平方再減去4除以4的商。

看來這只“小羊”跳得很高。

我和數學就像古龍小說中的兩個高手,一見面我就知道自己一定會敗

“羊群效應”真的能讓“小羊”越跳越高嗎?

蔡先生的女兒曉晴剛熬過了痛苦的“小升初”。曉晴是個文科極強的孩子,特別喜歡古典文學,《古文觀止》中的篇目是父女兩個經常聊天的話題。

但是,曉晴非常懼怕數學,不僅懼怕復雜的奧數題,連簡單的算術題都害怕。

那天,蔡先生和女兒無意間聊起了區時,便找出一本地理書給女兒講起了經度、緯度,沒想到女兒一下子緊張起來,“爸爸,這個太難了,我弄不懂”。“一點兒都不難,就是簡單的計算。”蔡先生說。

但是,女兒已經沒有任何興趣再聽蔡先生講下去了。

數學一直是女兒的“短板”,為了讓女兒能把“短板”稍微提高一點,蔡先生讓女兒參加了奧數培訓,尤其是在備戰“小升初”的那段日子里,曉晴每天都在不停地做題,反復地計算。

最終,曉晴的數學并沒有進步多少,但是對數學的懼怕卻在與日俱增。

一次,曉晴對蔡先生說:“我和數學就像古龍小說中的不同派別的高手,任憑我能打敗多少英雄,但是只要我跟數學這個高手一碰面,不用出招,我就知道自己打不過他,爸爸你別讓我學了。”

蔡先生發現,長時間的奧數訓練沒有讓長著文科腦袋的女兒掌握數學思維的技巧,反而強化了她記憶和背誦每一道題的能力,“只要題目和做過的題稍微有些不同,女兒就不會了”。

更讓蔡先生恐懼的是,敏感的女兒越來越意識到自己在數學方面的“低能”,她已經連小學最簡單的計算都開始懼怕了。

“她是對與數字有關的所有知識都失去了自信”,蔡先生說。

“太可怕了”,蔡先生說,明年曉晴就將升入初二,到時候化學、物理等理科課程都會開設,“我怕到那時候,曉晴會徹底對學習失去信心”。

“不能讓孩子輸在起點。”這幾乎是每個中國家長的期望。

前兩天,馮先生接女兒的時候,女兒手里拿著一個小拼音本,“爸爸,我有作業本了,老師讓我今天在這個本上畫拼音”。馮先生打開本子看到,第一篇的前6行的開頭,老師分別寫上了a、o、e、i、u、ü,看來這天的作業是把這些拼音各寫一行。

3歲多的小姑娘根本不知道這是她有生以來的第一個作業本。馮先生決定不強迫女兒完成這份作業,因為他不希望女兒用搶跑的方式在起點獲得領先,他希望女兒的每一步都能扎實、穩健,最終成為終點的勝出者。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