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小升初“占坑”大戰再起硝煙

小升初培訓班報名在即,“占坑”——一個很多人聽起來不知所云的詞匯,卻幾乎被所有經歷過或即將經歷小升初的家長們常常掛在嘴邊。按照家長們的自定義,“占坑”是指學生需要到自己的目標初中所“對口”的培訓學校報名,參加其培訓,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在小升初時獲得該中學的面試資格。正因為如此,那些與著名中學“對口”的培訓班在招生時,往往會吸引來成百上千的家長。最近,正是這些培訓班報名的日子,那些家有考生的家長們,也開始了“占坑”大戰。

上周六晚上7點不到,海淀區某大廈的一間屋子里已經坐滿了從各處趕來的父母,

“都怪領導要求加班,害的我也不能請假”,劉女士一邊抱怨一邊找地方坐,因為去得晚,她只在后排邊上找到一個位子。講座還有10分鐘開始,旁邊已經站了幾位家長。這是某培訓學校舉辦的講座,由專家來指導家長如何培養孩子對奧數的學習興趣及方法。劉女士打聽了一下,來聽課的家長都和自己情況差不多——孩子在外面上著培訓學校的奧數班,平時成績排位中等居多。?

去年12月,劉女士曾經在朋友的建議下,準備給孩子報名參加三一英語考試,但剛來到中關村學院一分院門口,就被幾百號家長給嚇住了,平時的紳士淑女為了給孩子搶到一個考試資格不顧形象地沖鋒陷陣,

“據說一個季度的考試名額一上午就被搶沒了”,劉女士看到操場上面紅耳赤、衣冠不整的人群,徹底打消了報名的念頭。

報班:未雨綢繆提早計劃

劉女士為兒子小小(化名)的小升初考試準備得很早。?

小小四年級時,劉女士就給他報了學而思的奧數班,后來又轉到離家比較近的巨人培訓點,一直在提高班。頭幾次上課,小小不太適應,靦腆、內向的他不大和身邊的同學說話,聽不懂也不敢向老師提問,在課堂上只管埋頭苦算,一旁的媽媽看了心里不禁暗暗著急。后來,理科出身的劉女士索性跟著小小一起學,回家再把自己消化過的知識給他講一遍,強化練習,同時經常鼓勵小小和周圍人溝通,讓兒子走出自己的小世界。

一年之后,小小的奧數成績提高很快,不僅成了班上的前十名,也交到許多新朋友。這個寒假,劉女士準備讓兒子轉入尖子班。?

劉女士說,兒子是典型的中等生,一至五年級成績全優,五年級前只參加過一個奧數班,沒有專門培訓過英語和語文,但也在學校得過新概念、科技英語等一些獎項,都是二等、三等獎,當過小隊委。?

“小小沒有參加推優的資格,即使有,我們也不會讓他去。”劉女士說,她和小小爸爸商量了一下,推優的風險太大,推不上的話還得參加大派位。兩人覺得,兒子雖然不是出類拔萃,但還算聰穎,天性沉穩的他屬于“潛力股”,只要肯努力,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擇校雖然苦了點,但是最適合他”。?

按照往年的經驗,許多家長從五年級就開始為孩子報“占坑”班了。

盡管都說目標校的培訓班最看重六年級下學期的考試成績,但也有消息說,更多學校喜歡看孩子幾次考試的綜合趨勢,而且誰也不敢到六年級再去報名,到時候沒有名額了怎么辦?抱著這樣的心態,劉女士和許多家長一樣,在五年級就為小小報了 “占坑”班。根據小小的性格和學校特點等因素,她最終為小小選擇了幾所目標校,人大附、清華附、北大附等海淀區幾大“牛校”都在目標范圍內,“逮著一個是一個吧”,小小又報了一個英語培訓班,開始迎接一個又一個的競賽和考試。

學習:周末奔波西城海淀

四年級之前,小小的小學生活還算正常,每周末去上半天奧數課,再去姥姥爺爺家玩一天,

父母沒有給他太大的負擔。升五年級的那個暑假,劉女士和愛人還帶小小去香港玩了一趟,“趁兒子還有空閑,帶他出去見見世面”。她知道,接下來一年多的時間,全家都要投入到小升初的緊張戰役中。?

五年級第一學期的一個晚上,劉女士把兒子拉到身邊,“小小,明年你就要升初中了,緊張不緊張?”小小搖搖頭,“你看,你的好朋友亮亮要去四中,小美媽媽準備送她考清華附,你想不想和他們一起上初中呀?”“那我也要像他們一樣上三四個輔導班嗎?”小小反問,劉女士沒有正面回答,她摸摸兒子的腦袋, “只有上了好初中,以后才能考上好大學,爸爸媽媽和你一起努力吧”。?

從這天晚上開始,小小一家的小升初戰役正式打響。

劉女士說,因為兒子沒得過什么大獎,所以各種競賽也是能參加就參加,加上報了幾所名校的“坑班”,自己和愛人每周末都帶著兒子在西城和海淀兩個區奔波,“我們累,孩子也累”,劉女士說。?

某次參加一“坑班”組織的考試,頭天晚上小小就嚷嚷不舒服,但粗心的爸爸沒當回事,以為兒子不愿意參加考試故意找借口。第二天早晨,劉女士看兒子臉色不好,帶他到醫院檢查,等到中午才看上病,“幸好醫生說只是普通流感”,她舒了一口氣,給小小掛了退燒的點滴后,趕緊帶著他去參加下午的考試。考試散場,小小慢慢從人群里擠出來,“媽媽,我沒考好,有好幾道題都是蒙的……”說著說著,小小的臉皺成一團,幾乎要哭出來,劉女士一把摟過兒子,安慰道: “沒關系,你帶病參加考試,已經非常棒了。”

孩子:休息減少性格有變

“有時候我會想,把孩子逼到這個程度是不是違背了當初做父母的初衷?”劉女士說,小小剛出生時,自己和愛人說好了,要給孩子一個快樂的童年,讓他無拘無束地成長。“當時看了那么多育兒教育類的書,什么是正確的教育觀我清楚得很,可遇到兒子小升初的時候,我矛盾了,開始懷疑過自己的想法和教育方式是否正確”,特別是聽完過來人的經驗,聽家長們講小升初的慘烈狀況和對孩子的重要性,劉女士簡直如芒在背。現在小小的休息時間越來越少,連性格也悄悄發生了變化,“有時候會變得喜怒無常,沖我們大吵大嚷。”?

一次小小參加培訓班的考試回來,取得了史無前例的高分,老師特意在班上表揚了他的進步。小小很高興,一路上和媽媽有說有笑地回了家。晚上劉女士檢查試卷時發現,小小的好幾處錯誤都是由于粗心造成的,并不是不會。?

“都學這么長時間了,怎么還會犯這種錯誤?……”劉女士剛要幫他分析錯題,沒料到小小一把奪過試卷,他臉漲得通紅,沖媽媽大叫“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能滿意?”說完,自己轉身跑進房間“砰”的一聲關上門,在屋里號啕大哭,剩下劉女士一個人怔怔地坐著。?

“兒子以前從沒這樣過,我真怕他學出什么問題來”,那個周末,劉女士和愛人為小小推掉了兩個培訓班的學習,專門帶他去歡樂谷玩了一天,小小的臉上才有了笑容。?

從那以后,劉女士調整了“戰略”,不再要求兒子每個“坑班”的課都去上,鎖定一所目標校,其他的“坑”則“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只是為了占一個名額,最終參加目標校的選拔考試。同時,校外的奧數、英語培訓課一節不敢少。

父母:希望孩子理解苦心

上周末是海淀一所“超級牛校”對口的培訓班報名的日子,從22號晚上開始,就有家長陸續接到學校的短信或電話通知。?

“你家接到通知了嗎?”23號晚上,劉女士接到同事打來的電話,她明顯感到了對方語氣中的不安和焦急,小小也參加了考試,怎么還沒通知呢?她有些著急,但還是安慰同事,“還有好幾天呢,說不定明天就來電話了”。睡覺前,把電話充好電,放在枕頭邊,生怕有漏掉的來電或者短信。?

第二天一早來到單位,劉女士就打開電腦上小升初論壇看消息,論壇上關于這個培訓班報名的帖子已經鋪天蓋地,收到消息的家長熱烈地分享著彼此的喜悅,還有家長饒有興致地研究起在不同報名點報名的班次問題。看得劉女士心頭一團亂,下午回到家,手機還是沒有任何反應,家里座機也沒有未接來電,她差點去問小小“是不是這次沒考好?”怕兒子心理壓力太大,最終還是忍住了。?

晚上小小爸爸回到家,告訴她自己收到了培訓班的來電,通知周六下午去一個報名點繳費,兩人懸著的心終于落了下來,“不管錄入哪個班,我們還是幸運的”,話雖這么說,夫妻倆又開始擔心班次和去“牛校”本部和分校。吃過晚飯,愛人陪小小做練習,劉女士又撲進論壇一通狂看。?

“自從上了六年級,我們就沒有周末了,連去他姥姥家都得擠時間”,劉女士說,有時候孩子說眼睛疼,她看到那些升入名校的“牛孩”照片,一半都戴著小眼鏡。11月之后,家長就要著手做簡歷了,為了讓簡歷好看一些,她給小小報了一個作文訓練班,每周五晚上上課,準備讓他參加一兩個作文競賽。?

現在的“牛孩”數不勝數,人人手里都有一摞耀眼的獎狀、競賽成績,為了穩妥起見,家長都會選一兩所較好的民辦校做保底。劉女士準備用論壇上推薦的一個網上模板給小小也做一份簡歷,給幾所心儀的民辦校都投一份,“這些學校都有公開收簡歷、考試的機會,不用占坑”,她盤算著,如果能考上北達資源這樣的民辦校,也不錯。?

“人生的路還很長,小升初這樣的歷練對孩子來說可能未必是件壞事”,劉女士說,希望小小能在這個過程中得到鍛煉,也別辜負父母一番苦心。

安慰道: “沒關系,你帶病參加考試,已經非常棒了。”

孩子:休息減少性格有變

“有時候我會想,把孩子逼到這個程度是不是違背了當初做父母的初衷?”劉女士說,小小剛出生時,自己和愛人說好了,要給孩子一個快樂的童年,讓他無拘無束地成長。“當時看了那么多育兒教育類的書,什么是正確的教育觀我清楚得很,可遇到兒子小升初的時候,我矛盾了,開始懷疑過自己的想法和教育方式是否正確”,特別是聽完過來人的經驗,聽家長們講小升初的慘烈狀況和對孩子的重要性,劉女士簡直如芒在背。現在小小的休息時間越來越少,連性格也悄悄發生了變化,“有時候會變得喜怒無常,沖我們大吵大嚷。”?

一次小小參加培訓班的考試回來,取得了史無前例的高分,老師特意在班上表揚了他的進步。小小很高興,一路上和媽媽有說有笑地回了家。晚上劉女士檢查試卷時發現,小小的好幾處錯誤都是由于粗心造成的,并不是不會。?

“都學這么長時間了,怎么還會犯這種錯誤?……”劉女士剛要幫他分析錯題,沒料到小小一把奪過試卷,他臉漲得通紅,沖媽媽大叫“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能滿意?”說完,自己轉身跑進房間“砰”的一聲關上門,在屋里號啕大哭,剩下劉女士一個人怔怔地坐著。?

“兒子以前從沒這樣過,我真怕他學出什么問題來”,那個周末,劉女士和愛人為小小推掉了兩個培訓班的學習,專門帶他去歡樂谷玩了一天,小小的臉上才有了笑容。?

從那以后,劉女士調整了“戰略”,不再要求兒子每個“坑班”的課都去上,鎖定一所目標校,其他的“坑”則“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只是為了占一個名額,最終參加目標校的選拔考試。同時,校外的奧數、英語培訓課一節不敢少。

父母:希望孩子理解苦心

上周末是海淀一所“超級牛校”對口的培訓班報名的日子,從22號晚上開始,就有家長陸續接到學校的短信或電話通知。?

“你家接到通知了嗎?”23號晚上,劉女士接到同事打來的電話,她明顯感到了對方語氣中的不安和焦急,小小也參加了考試,怎么還沒通知呢?她有些著急,但還是安慰同事,“還有好幾天呢,說不定明天就來電話了”。睡覺前,把電話充好電,放在枕頭邊,生怕有漏掉的來電或者短信。?

第二天一早來到單位,劉女士就打開電腦上小升初論壇看消息,論壇上關于這個培訓班報名的帖子已經鋪天蓋地,收到消息的家長熱烈地分享著彼此的喜悅,還有家長饒有興致地研究起在不同報名點報名的班次問題。看得劉女士心頭一團亂,下午回到家,手機還是沒有任何反應,家里座機也沒有未接來電,她差點去問小小“是不是這次沒考好?”怕兒子心理壓力太大,最終還是忍住了。?

晚上小小爸爸回到家,告訴她自己收到了培訓班的來電,通知周六下午去一個報名點繳費,兩人懸著的心終于落了下來,“不管錄入哪個班,我們還是幸運的”,話雖這么說,夫妻倆又開始擔心班次和去“牛校”本部和分校。吃過晚飯,愛人陪小小做練習,劉女士又撲進論壇一通狂看。?

“自從上了六年級,我們就沒有周末了,連去他姥姥家都得擠時間”,劉女士說,有時候孩子說眼睛疼,她看到那些升入名校的“牛孩”照片,一半都戴著小眼鏡。11月之后,家長就要著手做簡歷了,為了讓簡歷好看一些,她給小小報了一個作文訓練班,每周五晚上上課,準備讓他參加一兩個作文競賽。?

現在的“牛孩”數不勝數,人人手里都有一摞耀眼的獎狀、競賽成績,為了穩妥起見,家長都會選一兩所較好的民辦校做保底。劉女士準備用論壇上推薦的一個網上模板給小小也做一份簡歷,給幾所心儀的民辦校都投一份,“這些學校都有公開收簡歷、考試的機會,不用占坑”,她盤算著,如果能考上北達資源這樣的民辦校,也不錯。?

“人生的路還很長,小升初這樣的歷練對孩子來說可能未必是件壞事”,劉女士說,希望小小能在這個過程中得到鍛煉,也別辜負父母一番苦心。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