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蛙人穿越暴風雨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赞助商链接

1989 年的一天, 在英國北海油田工作的“愛達號”船長吉納, 老是心神不定, 一種恐懼的預感時時襲上心頭。 “愛達號”馬上要啟航為北海海底油田的鉆探平臺運送材料和給養了, 港口氣象臺拍來了一份電報, 報告未來 24小時內將有八級大風, 并伴有暴雨。 “愛達號”能抗十級大風, 顯然, 氣候變化不足以影響吉納船長。 他收到的第二份電報是當地新聞機構打來的, 說有 6 名外國記者要搭乘“愛達號”去平臺采訪。 很快, 新聞官員陪著記者趕來了, 他們中有“華盛頓郵報”的, 有“泰晤士報”的, 有“合眾國際社”的, 還有兩名是日本東京通訊社的。

赞助商链接
記者們都帶著器材, 那兩個日本記者的背包大得叫人吃驚。 新聞官員解釋說, 他們擅長水下攝影, 到了鉆探平臺, 也許要潛海作業。

恐懼的預感會不會與 6 名記者的上船有關呢?吉納船長自嘲地搖搖頭, 他不喜歡記者, 但從沒怕過記者。

準許啟航的信號旗掛上了, “愛達號”漸漸駛入滔滔大海, 向最大的石油平臺——珍妮花平臺駛去。 那兒日產原油 30 萬桶, 住著600 名英國工程技術人員。 在珍妮花平臺周圍, 還有 4 個衛星式的鉆探平臺。

港口已經完全消失在煙波后面, 吉納船長燃著煙斗, 正想松弛一下緊張的神經, 那 6 名記者竟帶著他們的器材, 涌進了舵手駕駛室。

吉納船長見慣了喜歡亂走亂闖的記者, 他微微皺了下眉, 客氣地說:“歡迎各位, 這兒是舵手駕駛室, 這是自動駕駛舵, 可以無人操縱……”話未說完, 他看見那些人從他們的“器材包”里拿出了長長短短的槍支!

赞助商链接

原來, 這是一幫冒充記者的劫匪!

舵手文森特勇敢地擊倒一個匪徒, 想奪一桿自動沖鋒槍, 有名黑黑瘦瘦的匪徒立即扣動扳機, 把他打得滿身是洞。

那個匪徒將槍對準吉納船長, 說道:“我叫達斯, 我宣布, 我們正式接管愛達號, 為了避免你們胡思亂想, 我已在機艙各個要害處放上了炸藥, 只要我一按遙控器, 這條船就會飛上天!”

看得出來, 這幫匪徒對海輪和航行挺內行。 達斯有時也扳幾下舵把, 讓船一直保持駛往珍妮花平臺的航向。

吉納船長低沉地問道:“你們想把船開到哪里去?要干什么?”

達斯冷冷地說:“按你們的原計劃行駛, 先到第一個目標 6 號塔, 卸下鉆探器材, 再駛向珍妮花平臺。 ”

吉納船長抽了一口冷氣:這幫強盜真狡猾!在這種惡劣的氣候情況下, 海岸和平臺上的雷達都會嚴密注視海上的動向的, “愛達號”任何改變航線的行動,

赞助商链接
都會被雷達發現。

但是, 這些兇惡的家伙, 要到北海石油平臺上去干什么呢?

6 號塔很快就出現在前方了。 這時風急浪高雨又猛, 鉆臺上的燈火顯得黯淡無光。 停靠前, 劫匪頭子達斯把無線電話移到吉納船長面前, 對他說:“與平臺通話, 請他們接應卸貨。 再叫關在底艙里的船員出來干活!要他們放明白點, 我們的沖鋒槍是上足子彈的!”

吉納船長點點頭, 他相信, 自己總會等待到合適的反擊機會的。

“愛達號”終于在夜幕中靠上了 6 號平臺, 一捆捆的器材被吊了上去, 船員們平靜地工作著, 就像背后并沒有黑乎乎的槍口在對著他們。

這時, 那兩個日本人穿著潛水服, 從船的另一邊悄悄下海, 半小時后, 才重新浮上海面。

貨卸完了, “愛達號”又繼續向前航行。 一小時后, 珍妮花平臺高聳的身影也映入了每個人的眼簾。 這時, 劫匪頭子達斯一把抓過無線電話,

赞助商链接
對著珍妮花基地叫道:“珍妮花請注意, 立刻緊急錄音。 我叫瓊·達斯, 我們已接管了愛達號海輪, 并在 6 號塔下安放了兩枚烈性水雷。 另外 4 枚水雷正在安放之中, 當然是放在珍妮花下面。 同樣, 愛達號上也裝有炸藥。 我們要求英國政府付出兩百萬鎊贖金, 分英鎊、美元、日元、法朗和馬克五種貨幣付給。 如果 24 小時內沒有結果, 我們將炸掉 6 號塔, 如果再沒有消息, 28 小時后, 珍妮花也不復存在。 別指望能用武力來解決問題, 遙控起爆裝置就在我手邊!”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