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四次B超正常為何生下畸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赞助商链接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 本來是件喜事。 可是, 31歲的產婦李女士卻整日以淚洗面。

懷孕期間定期做產檢, 四次超聲檢查均顯示正常, 結果卻生下一個畸形男:鼻梁上凸起硬幣大囊腫, 眼距寬, 且患有先天性心臟病。 喜悅變成了突如其來的災難, 事主認為這是醫生失職釀下的惡果, 并侵犯了患者知情權和優生優育權。

對此, 涉事醫院表示, 胎兒鼻子和單純心臟缺陷并不在常規檢查范圍內, 醫生并無過錯和失誤。

新生兒躺進重病房

8月26日, 李女士在深圳某婦兒醫院足月剖腹產下一名男嬰。 李女士丈夫董先生大她9歲,

赞助商链接
中年得子興奮難掩。 但當看到嬰兒時, 一家人都驚呆了!嬰兒鼻梁上凸起一個硬幣大小囊腫, 且眼距明顯比常人寬。 更殘酷的是, 孩子還患有先天性心臟病。 一時間, 猶如晴天霹靂。 等他緩過神來, 孩子已躺在危重病房。

董先生最氣憤的是, 妻子產檢和分娩均在同一家醫院, 孕前多次做產檢, 其中還做過四次B超, 次次被告知一切正常, 可怎么就生出個畸形兒?難道四次超聲檢查都沒有發現?

治療費用乃天文數字

因實在不忍心看兒子被當成怪物, 受沒完沒了檢查折磨。 9月1日, 在妻子堅持下, 一家三口出院回家。

國慶節后, 董先生夫婦帶著孩子, 先后到鄭州、上海多家醫院就診。 董先生稱, 醫生告知鼻畸形手術需要做開顱手術, 需分三個階段完成, 時間跨度近20年, 費用10萬;眼距寬需做縮眼距手術, 先天性心臟病需要在必要時做開胸心臟補缺手術,

赞助商链接
費用乃是天文數字。

如今, 妻子整天以淚洗面。 董先生納悶, 三維彩超不是能看清胎兒的長相, 還能看到胎兒吮指、打哈欠等動作和表情嗎?“難道這就是篩查的結果?”

他認為是醫生重大失職釀下的惡果, 侵犯了患者知情權和優生優育權。 醫院若不承認有過錯, 產婦不排除走法律途徑維權。

醫院:醫生沒有過錯和失誤

昨日, 涉事婦兒醫院醫務科負責人就此事接受了記者采訪。 他解釋, 根據衛生部和廣東省衛生廳相關規定, 妊娠16周—24周應診斷的致命畸形包括無腦兒、腦膨出、開放性脊柱裂、胸腹壁缺陷內臟外翻、單腔心、致命性軟骨發育不全等六項。 中晚孕妊娠系統胎兒超聲檢查顏面部:應觀察并報告上唇皮膚是否連續。 綜上說明, 胎兒鼻在我國不作為常規檢查。

他認為, 此男嬰鼻異常實屬罕見, 病變范圍又很小, 能夠在產前形成的異常圖像特征非常有限,

赞助商链接
因此, 難以作出明確的診斷。

先天性心臟病為何沒篩查出來?他說, 即使在發達的歐美國家, 也未將胎兒單純心臟缺損作為產前常規篩查內容。 單純心臟缺損產前檢出率極低, 因胎兒期生理特征, 現在超聲分辨率還不足以檢出。 至于懷疑眼距寬, 他稱毫無科學依據。

“產檢不可能把所有胎兒異常100%檢查出來, 醫院已告知李女士, 且她簽的《胎兒產前超聲檢查知情書》也有明確告知。 經過調查, 整個過程我們醫生沒有過錯和失誤。 ”他歡迎患者做醫療事故技術鑒定。

■專家觀點

跡象不明顯病例罕見

沒有任何征兆, 卻生個畸形兒。 產檢常規檢查到底查什么?記者就此采訪了全國超聲心動圖學會委員、深圳超聲醫學工程學會秘書長李勝利教授。

據李教授介紹, 人體結構很復雜, 超聲波檢查不等同病理診斷, 診斷率不可能100%。 衛生部規定的6項必查,

赞助商链接
關鍵在于這些都是嚴重致命性畸形。 近年來, 廣東省還在衛生部規定基礎上, 增加了顏面唇裂、嚴重心臟畸形篩查。 一旦診斷出來, 醫院則建議孕婦終止妊娠。

鼻子是否在必檢范圍之列?李教授搖頭否認, “除非是鼻子缺失、單鼻孔、鼻子長到眼睛上, 這種很明顯異常現象, 醫生在做顏面檢查時會及時告知患者, 通常也會建議孕婦引產。 ”他坦言, 事發后他也看過這個男嬰的切片, 跡象非常不明顯, “我干這行10年了, 從沒有碰到這種病人, 確實非常罕見。 ”

■律師說法

醫院應承擔過錯責任

廣東鵬正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曉東認為, 可以肯定的是患者有知情權、醫療選擇權利、優生優育權。 從原則上講, 衛生部規定的六大類是必檢篩查的。 在這個基礎上, 《廣東省衛生廳產前診斷技術管理實施細則》規定顏面唇裂也是必查項, 雖然鼻子未列入常規檢查, 但從法律上講,

赞助商链接
視為一種就輕避重的做法, “你想象鼻子上長囊腫, 在整個顏面上是不是要比唇裂更突出?既然唇裂是必須篩查, 那么鼻子更應該如此。 ”他認為, 罕見病例、跡象不明顯不是理由, 醫院應該承擔過錯責任。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