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一個重要的戰俘

故事發生在 1942 年秋天的蘇聯。由于德國法西斯軍隊的突然襲擊,蘇聯軍隊在節節敗退。

其中,有三個蘇聯軍人因受傷昏迷而被德寇俘虜了:一個是四十來歲的上校,他是個矮胖子,名叫雷巴科夫,是位火箭專家。他發明的 P——2 號火箭炮威力特大,他的 P——3 號火箭再有幾天就可以問世,可惜就在這個節骨眼上,他被俘了。第二個是位體格勻稱的高大漢子,他是司務長史楚金。第三個是個名叫羅士金的偵察員。他很年輕,是奉命來找雷巴科夫的,不料命運捉弄了他,他自己也成了俘虜。

史楚金是個非常沉著、有經驗的人,

當他意識到雷巴科夫是個國家的寶貝時,馬上決定要以自己的生命去保衛他。他扯掉了雷巴科夫的領帶,將他藏文件的皮包埋好,并將他的記有機密的小本子撕了個粉碎…… 現在,他們被送到俘虜營里來了。囚舍是新蓋起來的,周圍是一片用鐵絲網圍起來的空地。一個德國軍官在幾個下級的陪同下,正在進行“分類”工作。他來到史楚金面前站了下來。史楚金靠著一堆木板坐在那里,用一只手摟著軟弱無力的雷巴科夫。軍官問:“喂,我說,你的證件呢?”史楚金疲倦地一揮手,說:“哪里還有什么證件?只要腦袋還長在肩膀上就算不錯了。”軍官盯著他,問:“你是布爾什維克嗎?”史楚金瞧了眼德國人,慢吞吞地回答道:“布爾什維克是不投降的。
”這軍官又問:“你叫什么?”史楚金答道:“史楚金。”又問:“級別?”史楚金懶懶地答道:“司務長。”軍官又轉而問雷巴科夫:“這個呢?”,史楚金代他答道:“他是個士兵,叫彼得洛夫。” 這天夜里,史楚金和雷巴科夫挨著躺在一起。四處都是低沉的鼾聲和呻吟聲,屋子靠里面有幾個發高燒的病人在說胡話。史楚金附著雷巴科夫的耳朵在說悄悄話:“你得好好記住,現在您是士兵彼得洛夫。”雷巴科夫軟弱地點了點頭,然后他告訴史楚金,新設計的火箭炮已基本就緒,威力可比原來的大幾倍,可惜還差那么一點兒。這一點兒還在他的腦子里。史楚金叫他寫出來,其余的事兒都交給他辦,他會千方百計將這材料送出去的。

清晨時,門砰的一下敞開了,

衛兵把一個瘦削的、個兒不高的青年馬赫留克送進囚舍來。這個人腫脹的臉上滿是一塊塊的紫斑,看來,德寇將他收拾得不輕。史楚金覺得,如果不好好鼓勵他一下,他會變成叛徒的,就走過去跟他拉話,可是這人很警惕,不肯好好兒回答,只說如果他早知道會挨打,他是寧死也不當俘虜的。這時,衛兵又走了進來,喝道:“馬赫留克,走。”馬赫留克縮成一團,向后連連倒退,說:“上哪兒去?我不去。你聽我說,別動我,我不去!”可是衛兵還是將他強行帶走了。

原來,德國黨衛軍辦事處主任格貝爾已經接到報告,說俄國人在無線電里尋找一個名叫雷巴科夫的人。他一核對材料,發現這人正是 P——2 號自動火箭炮的設計者。這人失蹤,很可能是因為他成了德軍的俘虜,

他將馬赫留克叫來,就是為了這個。集中營主任史陶貝上校裝得很溫和地對他說:“別害怕,你覺得怎么樣?”馬赫留克抖顫顫他說:“主任先生……又要打我啦?”上校說:“不,我們這兒只打壞蛋。你要爭取讓我們把你當作好人。那時候,我就會下命令,叫他們對你客氣點兒。”馬赫留克可憐巴巴地說:“可我,我不能……不能當奸細。”上校說:“這我同意。你是不當奸細的。我們也

不要求你這樣做。你只要把你同志的情況告訴我們就行了。自會有你的好處。

要不,我就再將你送到克勞斯中尉那里去。”說營,他伸手去拿電話,馬赫留克嚇慌了,連說:“不,不,我盡量爭取……”接著,他沖口說了出來,說他認識一個蘇軍上校,現在正在俘虜營里,

不過他叫不上他的名字,當然,他指的就是雷巴科夫。上校大喜過望,他馬上賞了馬赫留克一頓好飯。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