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產後 » 哺乳期

新媽喂奶必須遭遇的尷尬事

1759

很多新媽媽其實都熱衷于母乳喂養,但上班后無法保證哺乳時間,辦公樓里沒有擠奶室需要在衛生間打游擊,公共場所大都沒有喂奶室,媽媽們堅持母乳喂養需克服多重困難。

尷尬一:1小時哺乳成擺設

隨著母乳喂養知識的普及以及問題奶粉事件的發生,越來越多的“80后”媽媽自愿選擇母乳喂養的哺育方式。

國務院頒布的《女職工勞動保護規定》也為母乳喂養提供法律保障:有不滿1周歲嬰兒的女職工,其所在單位應當在每班勞動時間內給予其兩次哺乳(含人工喂養)時間,每次30分鐘。女職工每班勞動時間內的兩次哺乳時間,

可以合并使用,哺乳時間和在本單位內哺乳往返途中的時間,算作勞動時間。

但這一規定具體實行起來難度很大。

小徐是一家國企財務部門的職工,“我們單位允許哺乳期的女職工每天早一個小時回家,也就是正常我可以4點半下班,不過現在每天都是下午6點半左右才能走,這還是照顧我,其他同事都是加班到8點多。”

孫女士在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仍在哺乳期的她評價每天1小時的授乳時間“就是聾子的耳朵—擺設”。“每天路上往返三四個小時,中午抽1個小時回家喂奶根本不現實。”

尷尬二:背奶族廁所里擠奶

重返職場的新媽媽們多數選擇了上班時間吸出母乳再帶回家,她們稱自己為“背奶族”。

辛女士在外企就職,公司雖然有環境優美的休息室、茶水間,卻沒有哺乳室,只能躲進洗手間去擠,還不好意思,遮遮掩掩的。母乳貯存不容易,在常溫下只能保存3小時,超過30℃很快會變質。單位沒有冰箱,辛女士擠完奶需要自己準備冷卻袋。

專家提醒,衛生間細菌多,絕不是安全的泵奶地。單位如果沒有哺乳間,應考慮向媽媽們開放會議室、閑置辦公室等,并在門外貼上“請勿打擾”的字條。

日前,上海工會關愛樓宇女性白領的“愛心媽咪小屋”,落戶凱迪克大廈和阿波羅大廈,這也是在上海商務樓宇第一次出現哺乳室。背奶族希望這樣的貼心舉措在更多單位出現。

尷尬三:公共場所欠缺母嬰室

上周三早上八時,地鐵一號線車廂內,

一位30歲左右的女性抱著一個1歲左右的男孩坐在靠門口的座位上,孩子可能餓了,哭鬧起來,這位女士略微撩開上衣,沒有表情地給孩子喂奶,站在旁邊的幾位男士尷尬地紛紛移開視線。“我們要去天安門玩,估計兩三個小時也找不到合適喂奶的地方,也不能讓孩子餓著。”這位媽媽告訴記者。

在首都機場、北京兒童醫院和個別商場,已經有了母嬰室,但絕大多數公共場所,這一便民服務仍是空白。

剛剛過去的這個周六,記者來到朝陽公園。記者詢問了常年在公園里開游覽車的張師傅,他說公園里沒有母嬰喂養室。隨后記者又來到京客隆甜水園店和沃爾瑪大郊亭店,這里也沒有母嬰喂養室。

記者又走訪了一些商場、設有兒科的大醫院、社區衛生服務中心,

發現這些地方也沒有母嬰室。

其實,建造一間母嬰室的成本并不高,程序也不復雜,一塊嬰兒板、兩把椅子,三四平方米即可。記者了解到,許多公共場所之所以沒有設立母嬰室,一是沒有合適的地方,二是增設母嬰室需要維護和管理,會帶來一定的費用,即使要設也需向上級打報告。

權威發布

母乳喂養率亟須提高

北京市衛生局在“世界母乳喂養周”期間發布,本市6個月嬰兒純母乳喂養率為65%,這一比例亟須提高。

國際母乳喂養行動聯盟從1992年開始,把每年8月的第一周確定為“世界母乳喂養周”。今年“世界母乳喂養周”的主題是“回顧過去,展望未來”。世界衛生組織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共同制定的“嬰幼兒喂養全球戰略”明確指出,

生命的最初6個月應對嬰兒進行純母乳喂養,之后添加輔食并繼續母乳喂養至2歲或2歲以上。

市衛生局副局長郭積勇介紹,2010年北京市出生的新生兒母乳喂養率為95%,純母乳喂養率為71%;6個月嬰兒母乳喂養率為91%,純母乳喂養率為65%。純母乳喂養指的是除母乳外,不添加任何食物、飲料和水。而且不使用奶瓶、奶嘴和安慰奶嘴。

專家建議

將帶薪哺乳時間寫進集體合同

國際勞工組織北京局黃群女士介紹,中國雖然在法律中有一些保障哺乳時間的規定,但是由于監督機制的缺失,使法律和實踐存在著非常大的差距。對于母乳喂養的支持性制度也非常缺乏,導致員工返崗后不得不放棄母乳喂養。

國際勞工組織北京局對中國母乳喂養提出了一些建議。首先是從法律和監督機制上要加強,其次是落實母乳喂養的時間,政府也應該為母乳喂養提供必要設施,在一些公共場所設置母乳喂養站,并將帶薪哺乳時間以及哺乳室、哺乳設施等通過集體合同和企業的規章得以體現。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