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孤島上的少女

1228

在太平洋上,離洛杉磯西南七十五海里,有一座藍色的小島,叫“海豚島”。多少年來,小島經受地震的摧凌,有些地方已經沉入大海,變成了暗礁。小島在不斷地縮小,如今只有一小部分露出水面,終年風高浪大,人們估計,總有一天,這個小島要沉入茫茫大海之中。

然而,就是這個小島,也曾有過它的興旺時期。一個名叫加拉塞特的印第安部落,曾經在小島上生活了四千多年,從不為外人所知。

1602 年,一群白人發現了這個小島,把它命名為圣·尼古拉斯島。但被命名后,印第安人仍然生活在那里,外來者只有捕獵隊伍偶爾光顧這里幾天,

然后又帶著獵品離開了。

關于印第安人在小島長期生活的情況,外人很少知道。但是,這個小島上的最后一位居民卡拉娜,是印第安部落的一位小姑娘,從 1835 年起到 1853年止,她孤身在荒無人煙的小島上生活了十八年,譜寫了一曲人間傳奇。

在災難降臨這個小島的時候,卡拉娜只有十二歲,弟弟雷莫十歲,兩人正在島上挖野茶。弟弟雷莫貪玩,不時地站在山崖上眺望大海。突然,他沖著卡拉娜喊:“姐姐,快看哪!海上來了條獨木船,是紅色的,很大!” 卡拉娜朝弟弟指的方向望去,啊,那不是獨木船,是一條很大的帆船!卡拉娜無法斷定大帆船的出現對小島意味著什么。是福,是禍?她拉著弟弟的手,趕緊跑回去告訴爸爸。

爸爸是加拉塞特部落的首領。

全島都騷動起來,婦女和兒童都躲在高地上的灌木叢中,男人排開隊列站在海灘上。小島的四周長滿了海藻,只有珊瑚灣是島上唯一的港口。那條大船就停泊在港口的中央,有七個男人從大船上下來,劃著小艇上了海灘。

領頭的一個人大鼻子,說話嘀哩嘟嚕,后來大家才知道他是俄國人。那個俄國人叫奧洛夫,用生硬的印第安語對卡拉娜的爸爸說:“我是你們的朋友,我想和你們談談。” 卡拉娜的爸爸說:“我是全島首領,我叫丘偉吉!” 按照部落的習慣,每個人都有兩個名字,真名對外人保密,這樣對付有敵意的人就會有特殊魔力。丘偉吉把真名告訴對方,全島人都感到驚奇,覺得是不祥之兆。

奧洛夫的船是捕海獺的,他們首先提出將捕捉到的海獺皮三七分成,島上的印第安人拿三成。然后奧洛夫再用實物將印第安人的那份海獺皮換回去:一盒珍珠項鏈換一百張海獺皮。

丘偉吉說:“藍色的海豚島是我們的,海獺生活的地方也是必需屬于我們的,我們得對半分成!”奧洛夫最后答應對半分成,然后再用一盒項鏈換回一百張海獺皮。

海豚島上經常狂風呼嘯,樹木部長不高,也長不直,只有背風的峽谷里,才有些矮小的灌木。印第安人聚居的村落離港口不遠,一眼清泉在村子的西邊。離村子約一里遠的地方,有另一眼清泉,奧洛夫他們的帳篷,就搭在那里。丘偉吉晚上召開村部族會議,他對眾人說:“這些白人不是我們的朋友,

我們要提防他們!” 這樣,部族里的人誰也不去奧洛夫的帳篷,也不準他們到村子里來。丘偉吉還派人暗中用石頭計數,看他們每天弄到多少張海獺皮。

奧洛夫他們每天剝下的海獺皮能堆成一小山,被殺的海獺,將海水都染

紅了。丘偉吉首領每天晚上帶領著族人向神祈禱,求神保佑海獺不要被殺盡,同時告訴海獺的亡靈:災難很快就會過去,不久小島依然是海獺的樂園。因為印第安人從不捕殺海獺,他們把海獺看作朋友,在這群持槍的白人面前,他們為自己無力保護海獺而感到內疚。

奧洛夫捕海獺的船就要走了,小島上的印第安人整夜都睡在獨木舟上,監視著奧洛夫的船。因奧洛夫所答應的海獺皮子還沒有分給他們呢。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