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林善甫路不拾遺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2373
赞助商链接

唐朝建中年間, 南劍州有個秀才, 叫林善甫。 他自幼聰慧異常, 為人耿直, 博覽群書, 眼下在京城太學讀書。 這次, 因母親患病, 告假回家, 日夜在母親床邊侍奉。

不久, 母病痊愈, 林善甫收拾行李, 暫別母親, 帶了書童王吉, 再往京城太學讀書。

一路上, 饑餐渴飲, 夜住曉行, 不日便到了蔡州邊界。

一天, 眼看天色已晚, 林善甫主仆二人到一家客店投宿。

店小二帶路, 選一間寬敞潔凈的房間將他們主仆安頓下來。 王吉隨意買了些點心回來, 主仆二人吃了當作晚飯。

飯后無事, 林善甫點燈讀了一會兒詩書, 王吉便安排主人上床休息,

赞助商链接
好明日清早起身趕路。 王吉在床前打個地鋪, 由千白天勞累, 倒下便呼呼入睡。

卻說林善甫脫了衣服上床, 仰天躺下, 因思念母親, 輾轉反側, 一時無法入睡。

忽然, 隱隱覺得身下有一硬物硌著, 橫豎睡不舒服。 好在油燈未熄, 便起身揭起床單墊被察看, 只見墊被下面原來有一個布袋, 袋中有一錦囊, 錦囊中有上百顆罕見的大珍珠, 價值連城。

林善甫拿在手里細細察看, 略一思索, 就收在自己行李中, 然后躺下熄燈休息。

第二天, 起床梳洗, 王吉收拾行李。

林善甫走出客房, 到帳臺前問店主人道:“前天夜里什么人在我那間房里住宿?” 店主人答道:“前天晚上是一位過路客商在房內住宿, 官人有何吩咐?” “這個客商原是我的故友, 我們相約在此會面。 因我誤了日期, 沒能見到, ”林善甫說, “這個客商如若回來尋找時, 麻煩店主轉告, 可讓他來京城太學尋問林善甫便可以了。

赞助商链接
千萬千萬!不可誤事!” 林善甫結算了住店錢, 又一再叮嚀店主, 方才動身上路。

王吉在前面挑著行李, 林善甫在后面緊跟趕路。

走著走著, 林善甫恐怕店主人誤事, 放不下心, 便吩咐王吉在沿途顯眼的墻上張貼啟事。 啟事上寫道:“某年某月某日, 南劍州林善甫于返京城太學途中, 宿于蔡州客店, 有故友尋覓大珠, 請去京城太學尋訪勿誤。 ” 不過半月, 主仆已到京城, 去太學報到銷假, 仍舊安心讀書。

再說這袋珍珠原來是商人張客遺下的。 他那日匆忙離開客店, 第二天去采購貨物, 要想從行李中取出珍珠來兌換銀兩, 方知所帶珍珠全部不翼而飛。

這一下子嚇得他魂不附體, 失聲叫道:“苦也!苦也!我一生經商, 方才積得這些珠子作本錢。 今日不慎丟失, 回家后妻子兒女如何肯相信, 一家大小以后如何生活?” 他再三回憶, 也想不起在何處丟失,

赞助商链接
只得沿原路回頭細細尋找, 直尋到蔡州客店。

他向店小二打聽, 店小二說:“不知道。 ”又進店內詢問店主人:“我離開你家客店后, 哪位客官在那房中安歇?” 店主人這才想起, 回答道:“我差一點兒忘了, 你離店去后有位官人來住了一宿, 第二天大清早便動身趕路了。 臨行時, 吩咐說:‘有故友尋找,

可千萬讓他來京城太學尋訪林善甫便可以了。 ’” 張客聽了, 感到蹊蹺, 口中不說, 心中想道:“自己與這個林善甫素昧平生, 莫不是此人拾得了這袋珠子?” 當日, 只得離了客店, 取道向京城而去。 見到沿途上貼著啟事, 讀了發現啟事中有“大珠”字樣, 略略放心。 他也顧不上勞累, 日夜兼程趕路。

到了京城, 未去尋找客店安頓, 徑直來到太學旁路邊茶坊坐定。

吃茶時, 向店中小二打聽林善甫這人, 吩咐道:“我是林善甫多年未見的遠房親戚, 怕已不認識了。 如若林善甫從太學出來, 麻煩招呼指引相見。

赞助商链接
” 正說著, 店小二就指著從太學中走出的一個人道:“出來的便是林善甫林官人, 他在我家漿洗衣衫, 是位常客。 ” 張客見了, 不敢造次, 待林善甫進入茶坊坐定, 這才上前施禮, 簌簌淚下, 跪倒在地。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