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張汶祥刺馬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4120
赞助商链接

1870 年 8 月 29 日, 有一頂八人抬的藍呢大轎從江寧府衙門抬出, 轎中坐著兩江總督馬新貽, 轎前有一隊兵丁, 手執武器, 沿路喝道。

兩江總督的大轎為什么從江寧府衙門抬出?以前的兩江總督府在太平天國時期是天王府, 太平天國失敗后天王府被清兵燒毀, 一時修復不起來, 新上任的兩江總督只好暫借江寧府衙門作為總督行轅。 清朝規定, 每月初將校兵丁以練習騎馬射箭作為月課, 今天是農歷初三, 總督大人要到校場去檢閱。

大轎走出衙門后不久, 忽然從路旁人群中沖出一個老人, 頭頂狀紙, 大聲喊冤。

赞助商链接

清朝政府有明令, 地方官員遇到攔路喊冤的人, 必須停轎接狀, 以示關懷百姓疾苦, 所以大官外出, 遇到攔路喊冤的人是常事。 轎前的護衛人員接過狀低, 遞給總督。 馬新貽摘下墨晶眼鏡把狀紙草草看了一遍, 叫兵丁將喊冤人帶回衙門。 轎子剛要抬起, 突然間也不知從哪里跳出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 手執四寸匕首, 落地站在轎前, 將匕首從馬新貽胸膛刺入, 斷骨穿心, 馬新貽慘叫一聲, 倒在轎里死了。

護衛人員、一陣大亂, 刺客本可趁亂逃走, 但他沒有逃, 站著對護衛人員說:“我叫張汶祥, 刺殺馬新貽與這位攔路告狀的老人無關。 ” 張汶祥為什么要刺殺馬新貽?說來話長。

這張位祥是安徽合肥人, 出身農家, 從小就喜歡練武術。 十八歲那年參加太平軍, 屬侍王李世賢的部下。 經過南征北戰, 成了侍王一員驍將。

1860 年, 清兵掘壕圍困天京, 太平軍總部告急。 太平軍各路將領揮師救天京。

赞助商链接
侍王李世賢主攻天京城東小水關, 張汶祥率先攻破清軍江南大營, 乘勝追擊清將張國梁, 張國梁逃到丹陽時落水身亡。 由于這次戰功, 張汶祥被提升為左營主將。 后來戰爭形勢對太平天國越來越不利。

1864 年天京陷落, 天王洪秀全自殺, 宣告太平天國滅亡。 這時候, 張汶祥已隨侍王的軍隊從湖州入江西, 一路轉戰到福建, 部隊已所剩無幾。 張汶祥與結拜兄弟曹二虎、石錦標商量, 決定離開隊伍回安徽, 投奔捻軍首領張宗禹。 當時張宗禹的部隊駐扎在安徽的西陽集, 從蒙城到渦陽都屬于張宗禹的勢力范圍。

捻軍是太平天國的一支友軍, 后來歸屬太平天國, 但仍保留了自己的軍事結構特色, 由幾十個人組成一組叫“小捻子”, 一二百人一股叫“大捻子”, 集合起來就叫捻軍。

捻軍首領張宗禹十分歡迎張汶祥等三個人的到來, 立刻給予重用,

赞助商链接
委派他們三個人各領西部捻軍下屬的五百人的大股。

張汶祥、曹二虎和石錦標所領的三股捻軍都駐扎霍丘。 霍丘與合肥交界, 張汶祥的部隊經常與安徽巡撫唐松下屬馬新貽的軍隊交戰。

馬新貽曾經做過合肥知府, 后來合肥被太平軍的翼王石達開攻陷, 馬新貽被革職。 巡撫唐松體察舊情, 委派他擔任各鄉團練, 改編了地方的地主武裝, 歸他統轄。 這些部隊根本就沒有戰斗力, 與張汶祥幾次交戰都是屢戰屢敗。 張汶祥掌握了馬新貽的底細后, 決定活捉他。

合肥屬平原地區, 戰敗后便于逃走, 不容易將馬新貽活捉。 張汶祥決定, 以后與馬新貽交戰時佯敗, 引他追擊, 乘機把他引到霍山、六安一帶崇山峻嶺之中, 一舉生擒。 馬新貽得勝氣驕, 以為捻軍糧草已盡, 喪失了戰斗力,

所以一直追入深山, 這時突然金鼓齊嗚, 張汶樣率領一支人馬斷了馬新貽的后,

赞助商链接
經過一場惡戰, 果然活捉了馬新貽。

張汶祥坐在石頭上, 兩名捻軍把馬新貽押到。 張汶祥喝道:“馬新貽!你狗膽包天, 就憑幾個雞零狗碎的鄉勇也敢與本軍交戰, 今日被擒, 你要死要活?” 馬新貽說:“本府不幸中計, 唯死而已, 不必多說。 ” 張汶祥哈哈大笑:“你不過是個團練, 什么‘本府’, 你那個知府早被你主子革掉了。 好吧, 既然要死, 那我就成全你!”說完抽出刀架在馬新貽的脖子上。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