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母乳喂養之爭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產后 » 哺乳期
2014-08-15 3859

中華有上下五千年歷史,母乳是不是也有這么長的歷史呢?

“恒天然”檢出肉毒桿菌后,奶粉安全再度成為一個高度關注的話題。其實嬰兒配方奶粉與母乳之爭僅持續了一百多年,遠不如母親與乳母之爭的歷史久遠。

三千年前已為乳母立法

自從古猿演變成人之后,在農業和定居文化之前,所有的嬰兒都是母乳喂養的,人類沒有別的選擇。正如當代醫藥史學家瓦萊里·法爾茲所說,當時,新生嬰兒或者由親生母親哺乳,或者由別的母親喂養,否則只有死路一條。羅馬神話中羅穆盧斯和瑞摩斯這對雙生子在被拋棄后,被母狼哺育,孩子們只有在神話中才能那么幸運。

古埃及人早就認識到母乳的重要性,早期的雕像和繪畫中就有女神伊希斯給她的兒子荷魯斯哺乳的形象。荷魯斯也是法老的象征,埃及人認為在法老出生、加冕、死亡這樣一生中的關鍵時刻,都是乳汁給予他精神上的哺育。“神圣乳汁”信仰逐漸從埃及傳播到了希臘和羅馬世界,在這些地區的墳墓上,隨處可見豐收女神墨忒爾、大地之母蓋亞、天后赫拉這些女神哺乳的形象。在羅馬的地下陵墓中我們還發現了圣母瑪利亞在給幼兒耶穌哺乳的壁畫,這是已知最早的基督教文化中的哺乳像。

后來,有權有勢的人開始為孩子雇乳母,法爾茲說,乳母是女性第二古老的職業。實際上,法老就把自己的孩子交給乳母。王子的乳母地位非常高,她自己的孩子被認為是未來法老的同乳兄弟姊妹。現在所知最早的為乳母立法的法典是兩河流域的《漢謨拉比法典》。《漢謨拉比法典》是古巴比倫國王漢謨拉比(約公元前1792至前1750年在位)頒布的法律匯編,是最具代表性的楔形文字法典,也是迄今世界上最早的一部完整保存下來的成文法典。

親自哺乳是母親的職責

希臘人讓仆人、農奴或契約奴做孩子的乳母。為了繁衍更多的奴隸,希臘的富人還會為農奴的孩子雇乳母。柏拉圖在《理想國》中提到,極權主義國家的嬰兒要離開父母,統一送到公共的托兒中心由乳母喂養,以便從小培養效忠國家的精神。在羅馬,貴族也是讓奴隸喂養自己的孩子,所以早期的基督教作家特土良說,羅馬國王也是吃基督教徒的奶長大的。羅馬人最偏愛希臘籍乳母,認為這樣嬰兒即滿足了身體所需,也吸收了文化營養。

隨著富有階層雇用乳母越來越時髦,因為害怕這會毀壞維系家庭的紐帶,像亞里士多德、普林尼、西塞羅、塔西佗和普魯塔克這樣的希臘羅馬作家相繼提出了反對意見。他們認為喂養孩子是女人的天職,孩子在家庭內得到的最早的愛會激發他們以后愛自己的國家,并且愿意履行自己的職責。如果母親不履行自己的職責,就會危害到社會的穩定性。然而上層社會的女人都公然反對,因為能夠雇得起乳母被公認是社會地位的象征。

波斯哲學家、醫生阿維森納和猶太神學家、哲學家摩西·邁蒙尼德都認為,兩年的哺乳期是最合適的。西歐出現大學之后,尤其是蒙彼利埃醫學院的出現,讓亞里士多德、阿維森納和邁蒙尼德關于母乳喂養嬰兒的觀念傳遍歐洲基督教世界。

瘟疫流行時代的母乳崇拜

在進入公元1000年之后,對圣母瑪利亞的崇拜在意大利南部、法國和荷蘭等地盛行起來。有很多哥特式教堂,像巴黎圣母院和夏特爾大教堂都是獻給她的。用牛津大學藝術史教授肯尼斯·克拉克的話說,當時的“圣母雕像達到了優美精致的高度”。圣母尤其是哺乳的圣母像占據了當時的繪畫世界。13世紀以后,“露乳圣母像”(一個乳房完全裸露)日益流行起來。錫耶那畫家安伯基歐·洛倫澤蒂所畫的《圣桑的圣母像》是其中的代表。毫無疑問,宗教畫中的圣母乳汁要從神學上加以解釋,但是也與當時那個瘟疫流行的時代不無關系。由于戰爭和黑死病肆虐,當時的歐洲籠罩著饑餓和死亡的陰影。美國神學教授瑪格麗特·邁爾斯解釋說,“露乳圣母”的突然流行,表現了14世紀托斯卡那地區個人、集體的焦慮和對食物供應沒有保障的不安全感。

雖然作為信徒,人們相信圣母的乳汁對嬰兒耶穌非常重要,但是歐洲的貴族依然對乳母情有獨鐘。11世紀以后,大多數貴族婦女都會把新生嬰兒交給乳母,這樣沒有了哺乳期,可以讓她們很快再生育。從12世紀以后,所有法國皇室家庭的孩子一出生便遠離了母親的乳房,這么做部分原因是可以保證生育更多的潛在繼承人,部分原因是為了讓丈夫可以親近妻子。當時認為在哺乳期的性行為是應該絕對禁止的,因為這會污染乳汁從而傷害到嬰兒。

文藝復興時貴族女性哺乳為榮

文藝復興時期,弗朗西斯科·巴巴羅、伊拉斯謨等人文主義者鼓勵母親自己哺乳,同時乳汁也從丁托列托和魯本斯這些畫家的畫布上噴涌而出。隨著印刷業的發展和女性文學的增長,女性也加入到哺乳問題的討論中來。17世紀早期,英國林肯郡勇敢的女伯爵公然挑戰自己所屬階級的規范,呼吁所有的母親都親自給孩子哺乳。1658年,曼徹斯特伯爵的妻子在她的墓碑上驕傲地宣稱,她的7個孩子都是吃她自己的奶長大的。不過,歷史的主流并沒有改變,美國歷史學家珍妮特·戈爾登說,18世紀人類的乳汁還是最平凡的商品。

因為沒有宮廷文化和盛行中產階級的價值觀念,17世紀的荷蘭滋生了一種新現象:在井井有條的室內,嬰兒在母親的懷里安靜地吃奶。比得·德·荷赫畫了很多教堂風景,不過他也以擅長描繪蘋果派一樣甜美的家庭生活而著名。《喂奶的母親和女仆》便是這樣一幅畫:地板一塵不染,蠟燭近在手邊,壁爐里爐火熔熔,完美主婦的代表正在給嬰兒哺乳,女仆正在照料大點的孩子。家庭欣欣向榮反映了這個城市國家的新秩序。美國斯坦福大學的歷史學家瑪里琳·亞羅姆說,在17世紀的荷蘭出現了一種新的力量:公民的責任。女性給孩子哺乳被看作是為丈夫和社會的良好發展作出貢獻。

啟蒙思想家盧梭提倡母乳喂養

荷蘭人預示了未來,一個世紀后歐洲其他地區才趕了上來。18世紀的啟蒙時代,母乳喂養的支持者大肆攻擊那些不自己哺乳的母親。本杰明·富蘭克林說“沒有哪個保姆會像個母親”;瑞典自然科學家卡爾·林奈堅定地聲稱“人類不應該辱沒自己哺乳動物的名聲”。1761年出版的《蘇斯亞的動植物》的卷首,林奈選用了4個乳房的阿爾特彌斯女神的大幅畫像。在18世紀中期的英國,威廉·卡多根醫生等人也攻擊乳母這個職業。同時,和今天的美國兒科學會一樣,威廉·卡多根宣揚至少要母乳喂養一年。

到了18世紀后半葉,自己喂養孩子在法國婦女中變得很時髦了,這大半是法國偉大的啟蒙思想家盧梭的功勞。在喂養教育孩子的方式上,他提倡“野蠻人的高貴”和“遵循自然的方式”。不過對待他自己的孩子除外,他把自己的5個孩子都丟進了孤兒院。盧梭的思想影響了和他同時代的人,讓嬰兒喂養方式發生了關鍵性改變。他攻擊柏拉圖,反對把國家置于家庭之上,在盧梭看來,家庭就是被強有力的父親保護的喂奶的母親和孩子。

法國王后瑪麗·安托瓦內特就是這么做的,她公然反抗專制的母親—奧地利女皇瑪利亞特·蕾莎,這位哈布斯堡王朝的女皇是7個孩子的母親,她把所有的孩子都交給乳母。瑪麗王后勇敢地結束了幾個世紀的王室傳統。在英國,瑪麗王后的朋友,德文郡女公爵也頂住來自各方面的壓力,解雇了乳母,成功地按照盧梭的精神喂養她的女兒。

讓我們把這“母乳”的傳統延續下去吧。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