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決斗

3556

19 世紀舊俄羅斯的上層社會,流行決斗,當時的男青年不興上法院打官司。今天你罵了我一句,好,咱們決斗去;明天我打你一下,走,咱們決斗去。在法國、英國這類國家,決斗多用劍,而俄國青年則多用手槍。決斗雙方約定時間,選好地點(最好選一個荒涼得沒人到的地方),各自找一個人做助手兼公證人,然后開始決斗。也有用占閹來決定誰先開始的。也有兩個人喊“一二三”同時開始的。當然,兩人之間是有一定距離的,一般是 25步或 20 步。深仇大恨的則只 12 步或 10 步步。后者的決斗簡直已成了屠殺,往往槍聲響后總會出現死傷。

這類事讓官府傷透了腦筋,屢屢禁止。可是一般的年輕人只當這是有沒有勇氣的象征,誰也不肯說自己怕死,所以決斗時有發生。且說當時的伏爾加右岸某一個小城里,駐扎著一支軍隊。這支軍隊里的一些年輕軍官們,除了出操、騎馬外,實在無所事事,苦悶無聊得要命,幸好可以上當地一位先生的家里去消遣消遣。

這位先生是位 35 歲的高個子男士,長得魁偉機警,待人甚是謙和,可惜平日沉郁寡言,不茍言笑。他的身上籠罩著一種神秘的氣氛:他似乎是一個俄國人,但又取有一個外國名字——西爾維渥。聽說他曾經是一個驃騎兵隊里的軍官,混得很不錯,不知為什么退了伍,隱居在這里。他是個手頭拮據又很奢侈的人,

平日只穿一件舊衣服,不乘車子,老是步行,但他總是真誠地歡迎大伙上他家去做客。

他雖并不十分討人喜歡,家里的一切很簡陋,小菜也不豐盛,但是在他那里可以任意地叫嚷玩樂,可以玩紙牌嬉戲,最重要的,他家有的是酒,香檳猶如河水一般取之不盡,喝之下竭。為此,他家總是高朋滿座。

西爾維渥不像有什么特別的喜愛,只對手槍有癖好。他收藏的手槍種類繁多,這成了他這陋室里唯一的奢侈品。手槍射擊是他的主要運動。他屋子的四壁全被子彈打得像蜂窩一般。他的槍法十分高明,倘若他提出來他要在哪一個人的軍帽上放一只蘋果,開槍把它打下來,那么這些軍官沒有一個人會退縮。每每有這樣的事情:他坐著在喝茶,

抬頭看見墻壁上停著一只蒼蠅,他就會大聲叫他的仆人:“喂,庫爾加,拿槍來!”他的仆人馬上托著一只托盤出來,托盤上裝的正是一管裝上子彈的手槍。于是西爾維握就會放下杯子,拿起手槍,幾乎無須瞄準,槍聲響起,這只蒼蠅就應聲嵌進墻壁去了。這么可怕的槍法,想來誰如果與他決斗,誰就要成為他的槍下鬼。有人試著問他,他曾經與人決斗過沒有?他冷冷地回答說:“是,有過。”問的人見他一臉的不高興,就再不敢問下去。想來,與他決斗的那個槍下鬼使他心里很不安吧。

這天晚上,這伙吵吵鬧鬧的陸軍軍官又在西爾維渥家喝酒。酒醉飯飽之余,他們就拉了西爾維渥一起打紙牌,西爾維渥平日里不喜打牌,

經不住他們再三的邀請,就在桌子上倒了 50 個金盧布,坐下來開始發牌,西爾維渥不喜歡多開口,有誰多給了或少給了錢,他總是默默地將多付的錢還給人家,或者將少付他的錢記錄下來。牌友中有一個新來的中尉,他不知道西爾維渥的底細。當他少付了西爾維渥多收了他的錢,就毫不客氣地拿起刷子將這數字擦掉了。但西爾維渥沒與他多費口舌,只是又拿起粉筆來重新寫上了。一些軍官都笑了起來。這個軍官已喝得醉泥鰍似的,他誤以為這是西爾維渥在侮辱他,不禁勃然大怒,隨手抓起身邊的青銅燭臺,朝他扔了過去。

西爾維渥倏的一閃,總算躲過了。他氣得臉色鐵青,站了起來,沉著聲道:“親愛的先生,請您從這屋子里出去吧!您得感謝上帝,

這件事發生在我的屋子里。”

當時在場的軍官都嚇壞了,因為他們都清楚地知道,這類事,在當時是非決斗不可的,而沒有決斗則已,一有決斗,這位魯莽者就少不得要做西爾維渥的槍下鬼了。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