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早教:真科學還是“大忽悠”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5 2290
赞助商链接

全市首張“早教辦學許可證”誕生, 早教機構開始名正言順辦學。

不過, 圍繞早教這一“新式”教育方式的彈與贊依然在繼續

七彩斑斕的教室里, 穿著豹紋裝扮成“非洲土著”的老師用鼓點和手勢跟小朋友“打招呼”, 音樂響起, 沙錘、小鼓等演繹著歡快的旋律,

赞助商链接
老師、家長開始帶領著小朋友們跟著節拍舞蹈——這是某早教中心的一節音樂課, 參與的都是兩歲左右的小朋友, 還有他們的家長, 大家都玩得興高采烈, 與其說這是課堂, 不如說是個派對。

隨著年輕父母教育意識的改變, “早教”已成為越來越多父母關注的內容。 本月開始, 位于東莞南城的一家早教機構率先獲得了由市教育局頒發的早教類“辦學許可證”, 東莞的早教機構正式告別“黑戶”歷史。 不過, 作為一種新興教育方式, 伴隨著“早教”的爭議卻并未因此而平息。

那么, “早教”究竟是一種科學育兒新潮流?還是巧立名目騙家長錢的“大忽悠”?眼下正成為家長們關注的焦點。

孩子學不到知識錢花得不值

已經為孩子購買了早教課程的吳女士覺得這種一擲千金的“天價”教育并不合算。 她告訴記者, 她帶著一歲大的寶寶上了早教課后, 發現其所謂的培養動手創造能力無非就是讓孩子們一起玩玩具、和父母做親子游戲。

赞助商链接
“很多東西我們在家也能教, 這么簡單的課程每節課還要100多元, 真的很不抵。 ”

吳女士還認為, 一周一節45分鐘的課不可能讓寶寶在能力上提高多少, 而且自己陪孩子參加了半年早教, 也沒有什么收獲。 “陪孩子去上親子課時, 我大部分時間都在照顧寶寶, 常常顧不上聽老師在說什么。 ”

吳女士說, 實際上自己對早教的大部分認知都來自早教機構的宣傳和介紹。 “他們的廣告說得非常好, 國際接軌、國際品牌、雙語教學等, 都是洋味十足的概念, 讓我眼花繚亂且深信不疑。 可是真的上課后, 總感覺有一種不過如此的失落感。 ”

師資良莠不齊辦學缺乏規范

張先生和妻子都是白領, 非常關注兩歲兒子的教育問題, 在收到某早教機構“雙語授課、教師大部分本科畢業、具有權威機構頒布的專業早教資質”的宣傳單后,

赞助商链接
張先生被打動, 報名給兒子參加了這家早教培訓。

但是在陪兒子參加早教課程的過程中, 張先生就發現這家早教機構的老師并非像宣傳單中所說的那樣“大部分本科畢業”, 而是大部分只有幼兒教育的中專或大專文憑, 而且在英文教學的課上, 張先生能明顯聽出老師發音的不標準。

據介紹, 早教機構的老師都是需要具有雙證的, 即幼兒教師證和育嬰師資格證, 此外還得通過培訓。 在早教機構的墻壁上, 張先生看到了所有教師的“資格證書”, 一張英文的、由某機構出具的所謂“培訓結業證”, 而多次問到該機構教師的資質證明時, 張先生得到的答復都是“在總部存放”。

張先生還告訴記者, 課后與熟識的老師的交流中就發現, 有一些老師并不是專業學早教的, 有的是學幼教的, 或者以前是幼兒老師后來轉行到早期教育的。

赞助商链接

部門說法

將對“領證”機構進行監管

學費昂貴、課程設置沒有明確的評價標準、師資水平參差不齊、學習效果不明顯……由于接連收到家長的投訴, 今年5月, 市消委會曾經公開表示, 東莞早教機構都未獲教育部門的批準, 都屬違法經營。 這不禁讓人起疑:難道, 早教都是打著“洋牌子”的“大忽悠”?

面對早教市場管理的空白, 今年7月, 市教育局公布了《東莞市教育局中小學生課外輔導及幼兒早期教育輔導機構管理辦法》, 首次明確了對早教機構的要求。

教育部門表示, 為保障家長的利益, 教育部門在審批早教機構時, 會根據機構的辦學規模、師資水平、財政實力等進行考察。 此外, 還會對申請的機構進行實地考察, 防止其出現“貨不對板”的情況。

在審批時, 對早教機構的注冊資金有要求, 只有具有一定資產和保證金的早教機構才具備領證的資格, 從而防止一些小作坊式的機構在騙了家長的學費后“人間蒸發”。

赞助商链接
另外, 對于早教機構的辦學者以及相關的老師, 教育局也有相應的學歷方面的要求。

“對于已經領取了辦學許可證的早教機構, 我們會將之納入日常的監督和年審, 就像現在對一些民辦學校、職業教育機構一樣。 ”

教育局有關負責人還提醒家長, 應選擇有資質、有辦學許可證的機構, 若發現早教機構有問題, 可以向教育部門舉報。

只是想讓孩子快樂成長

“選擇讓孩子上早教班之前就明白, 孩子那么小, 不可能立刻學到什么知識性的東西。 ”瑞瑞媽坦言, “如果想要看到上了早教以后, 孩子就有突飛猛進的提高, 那是不現實的。 ”

由于對孩子的早教一早就有了清醒的認識, 所以瑞瑞媽覺得自己選擇早教是正確的。 而通過一年多在早教班的學習, 她覺得瑞瑞在習慣的養成、專注度、與人交往的能力等方面的確也有一定的進步。

赞助商链接

瑞瑞媽告訴記者, 選擇早教班的初衷絕對沒有類似讓孩子“贏在起跑線上”、把孩子培養成“天才”等功利的想法。 她說, 也許是因為以前自己做孩子的時候學習和生活受到的束縛太大, 所以更希望以后自己的孩子可以更加無拘無束地快樂學習。

已經是半個“早教專家”的瑞瑞媽告訴記者:“外國已經有權威的科學證明, 孩子在0~3歲這段時間是基本沒有記憶力的, 可是卻對他們日后的成長有著關鍵的作用。 ”瑞瑞媽說:“我會選擇課程比較輕松、好玩的早教機構, 就是既不想剝奪孩子的快樂童年, 又不希望錯過培養孩子性格、挖掘孩子潛能的‘黃金時期’。 ”

能彌補自己在教育上的缺失

自己開公司的蘇珊和老公都經常需要出差, 只能把剛滿1歲的小女兒撂在家里和保姆玩, 她發現雖然自己和老公性格都比較開朗,

赞助商链接
可是小女兒卻特別的文靜、羞澀、怕生。

“我始終都覺得孩子是因為接觸的人太少, 每天就對著保姆這樣下去肯定不是辦法。 ”蘇珊和老公商量之后, 在附近找了一家比較火的早教機構, 把小女兒送到那里去和小朋友一起玩。

“我以前也覺得只要自己看一些書, 了解一些早教方面的信息, 就可以很好的教育女兒。 ”蘇珊說, “其實這種想法還是有誤區的, 畢竟我們不是專家, 而且跟其他家長和小孩子在一起的氛圍畢竟不一樣。 ”

蘇珊也認為現在的早教機構價格還是偏高。 不過她認為能夠彌補自己在教育上的缺失, “還是十分值得的”。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