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早教:真科學還是“大忽悠”

2294

全市首張“早教辦學許可證”誕生,早教機構開始名正言順辦學。

不過,圍繞早教這一“新式”教育方式的彈與贊依然在繼續

七彩斑斕的教室里,

穿著豹紋裝扮成“非洲土著”的老師用鼓點和手勢跟小朋友“打招呼”,音樂響起,沙錘、小鼓等演繹著歡快的旋律,老師、家長開始帶領著小朋友們跟著節拍舞蹈——這是某早教中心的一節音樂課,參與的都是兩歲左右的小朋友,還有他們的家長,大家都玩得興高采烈,與其說這是課堂,不如說是個派對。

隨著年輕父母教育意識的改變,“早教”已成為越來越多父母關注的內容。本月開始,位于東莞南城的一家早教機構率先獲得了由市教育局頒發的早教類“辦學許可證”,東莞的早教機構正式告別“黑戶”歷史。不過,作為一種新興教育方式,伴隨著“早教”的爭議卻并未因此而平息。

那么,“早教”究竟是一種科學育兒新潮流?還是巧立名目騙家長錢的“大忽悠”?眼下正成為家長們關注的焦點。

孩子學不到知識錢花得不值

已經為孩子購買了早教課程的吳女士覺得這種一擲千金的“天價”教育并不合算。她告訴記者,她帶著一歲大的寶寶上了早教課后,發現其所謂的培養動手創造能力無非就是讓孩子們一起玩玩具、和父母做親子游戲。“很多東西我們在家也能教,這么簡單的課程每節課還要100多元,真的很不抵。”

吳女士還認為,一周一節45分鐘的課不可能讓寶寶在能力上提高多少,而且自己陪孩子參加了半年早教,也沒有什么收獲。“陪孩子去上親子課時,我大部分時間都在照顧寶寶,常常顧不上聽老師在說什么。”

吳女士說,實際上自己對早教的大部分認知都來自早教機構的宣傳和介紹。

“他們的廣告說得非常好,國際接軌、國際品牌、雙語教學等,都是洋味十足的概念,讓我眼花繚亂且深信不疑。可是真的上課后,總感覺有一種不過如此的失落感。”

師資良莠不齊辦學缺乏規范

張先生和妻子都是白領,非常關注兩歲兒子的教育問題,在收到某早教機構“雙語授課、教師大部分本科畢業、具有權威機構頒布的專業早教資質”的宣傳單后,張先生被打動,報名給兒子參加了這家早教培訓。

但是在陪兒子參加早教課程的過程中,張先生就發現這家早教機構的老師并非像宣傳單中所說的那樣“大部分本科畢業”,而是大部分只有幼兒教育的中專或大專文憑,

而且在英文教學的課上,張先生能明顯聽出老師發音的不標準。

據介紹,早教機構的老師都是需要具有雙證的,即幼兒教師證和育嬰師資格證,此外還得通過培訓。在早教機構的墻壁上,張先生看到了所有教師的“資格證書”,一張英文的、由某機構出具的所謂“培訓結業證”,而多次問到該機構教師的資質證明時,張先生得到的答復都是“在總部存放”。

張先生還告訴記者,課后與熟識的老師的交流中就發現,有一些老師并不是專業學早教的,有的是學幼教的,或者以前是幼兒老師后來轉行到早期教育的。

部門說法

將對“領證”機構進行監管

學費昂貴、課程設置沒有明確的評價標準、師資水平參差不齊、學習效果不明顯……由于接連收到家長的投訴,

今年5月,市消委會曾經公開表示,東莞早教機構都未獲教育部門的批準,都屬違法經營。這不禁讓人起疑:難道,早教都是打著“洋牌子”的“大忽悠”?

面對早教市場管理的空白,今年7月,市教育局公布了《東莞市教育局中小學生課外輔導及幼兒早期教育輔導機構管理辦法》,首次明確了對早教機構的要求。

教育部門表示,為保障家長的利益,教育部門在審批早教機構時,會根據機構的辦學規模、師資水平、財政實力等進行考察。此外,還會對申請的機構進行實地考察,防止其出現“貨不對板”的情況。

在審批時,對早教機構的注冊資金有要求,只有具有一定資產和保證金的早教機構才具備領證的資格,從而防止一些小作坊式的機構在騙了家長的學費后“人間蒸發”。

另外,對于早教機構的辦學者以及相關的老師,教育局也有相應的學歷方面的要求。

“對于已經領取了辦學許可證的早教機構,我們會將之納入日常的監督和年審,就像現在對一些民辦學校、職業教育機構一樣。”

教育局有關負責人還提醒家長,應選擇有資質、有辦學許可證的機構,若發現早教機構有問題,可以向教育部門舉報。

只是想讓孩子快樂成長

“選擇讓孩子上早教班之前就明白,孩子那么小,不可能立刻學到什么知識性的東西。”瑞瑞媽坦言,“如果想要看到上了早教以后,孩子就有突飛猛進的提高,那是不現實的。”

由于對孩子的早教一早就有了清醒的認識,所以瑞瑞媽覺得自己選擇早教是正確的。而通過一年多在早教班的學習,她覺得瑞瑞在習慣的養成、專注度、與人交往的能力等方面的確也有一定的進步。

瑞瑞媽告訴記者,選擇早教班的初衷絕對沒有類似讓孩子“贏在起跑線上”、把孩子培養成“天才”等功利的想法。她說,也許是因為以前自己做孩子的時候學習和生活受到的束縛太大,所以更希望以后自己的孩子可以更加無拘無束地快樂學習。

已經是半個“早教專家”的瑞瑞媽告訴記者:“外國已經有權威的科學證明,孩子在0~3歲這段時間是基本沒有記憶力的,可是卻對他們日后的成長有著關鍵的作用。”瑞瑞媽說:“我會選擇課程比較輕松、好玩的早教機構,就是既不想剝奪孩子的快樂童年,又不希望錯過培養孩子性格、挖掘孩子潛能的‘黃金時期’。”

能彌補自己在教育上的缺失

自己開公司的蘇珊和老公都經常需要出差,只能把剛滿1歲的小女兒撂在家里和保姆玩,她發現雖然自己和老公性格都比較開朗,可是小女兒卻特別的文靜、羞澀、怕生。

“我始終都覺得孩子是因為接觸的人太少,每天就對著保姆這樣下去肯定不是辦法。”蘇珊和老公商量之后,在附近找了一家比較火的早教機構,把小女兒送到那里去和小朋友一起玩。

“我以前也覺得只要自己看一些書,了解一些早教方面的信息,就可以很好的教育女兒。”蘇珊說,“其實這種想法還是有誤區的,畢竟我們不是專家,而且跟其他家長和小孩子在一起的氛圍畢竟不一樣。”

蘇珊也認為現在的早教機構價格還是偏高。不過她認為能夠彌補自己在教育上的缺失,“還是十分值得的”。

所以瑞瑞媽覺得自己選擇早教是正確的。而通過一年多在早教班的學習,她覺得瑞瑞在習慣的養成、專注度、與人交往的能力等方面的確也有一定的進步。

瑞瑞媽告訴記者,選擇早教班的初衷絕對沒有類似讓孩子“贏在起跑線上”、把孩子培養成“天才”等功利的想法。她說,也許是因為以前自己做孩子的時候學習和生活受到的束縛太大,所以更希望以后自己的孩子可以更加無拘無束地快樂學習。

已經是半個“早教專家”的瑞瑞媽告訴記者:“外國已經有權威的科學證明,孩子在0~3歲這段時間是基本沒有記憶力的,可是卻對他們日后的成長有著關鍵的作用。”瑞瑞媽說:“我會選擇課程比較輕松、好玩的早教機構,就是既不想剝奪孩子的快樂童年,又不希望錯過培養孩子性格、挖掘孩子潛能的‘黃金時期’。”

能彌補自己在教育上的缺失

自己開公司的蘇珊和老公都經常需要出差,只能把剛滿1歲的小女兒撂在家里和保姆玩,她發現雖然自己和老公性格都比較開朗,可是小女兒卻特別的文靜、羞澀、怕生。

“我始終都覺得孩子是因為接觸的人太少,每天就對著保姆這樣下去肯定不是辦法。”蘇珊和老公商量之后,在附近找了一家比較火的早教機構,把小女兒送到那里去和小朋友一起玩。

“我以前也覺得只要自己看一些書,了解一些早教方面的信息,就可以很好的教育女兒。”蘇珊說,“其實這種想法還是有誤區的,畢竟我們不是專家,而且跟其他家長和小孩子在一起的氛圍畢竟不一樣。”

蘇珊也認為現在的早教機構價格還是偏高。不過她認為能夠彌補自己在教育上的缺失,“還是十分值得的”。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