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義士廖有方

4714

唐朝有個人叫廖有方,他曾于憲宗元和十年到京城去應考,結果落了榜。

考取進士的興高采烈,落了榜的郁郁寡歡。他的心里不痛快,準備到四川去游歷,以此排遣心中的憂愁。

一天,行至寶雞西邊,夭色已晚,他見路邊有個驛站,便到那兒去投宿。

他剛把一切安頓好,準備躺下休息,忽然聽到隔壁有人在呻吟。仔細一聽,那人大約痛苦得忍不住了,還在輕輕哭泣。

“唉,外出生病沒人照顧,實在是可憐,”他暗暗地想,“反正我也沒有什么事,前去探望探望他。” 他推開隔壁的房門,看到一個臉色臘黃的年輕人,大約疼痛得太厲害了,

額頭上布滿了汗珠,眼眶里充滿了淚水。

“仁兄,你病得不輕啊,生的是什么病?”廖有方走到他的床邊問道。

那個年輕人搖了搖頭,有氣無力他說:“不知道。” “兄臺從哪里來,準備到哪里去?” “小弟不辭勞苦地進京趕考,只是沒人賞識,又是落第而歸。” 廖有方聽了他的話,觸痛了自己的心病,對他越發同情。

那個年輕人掙扎著爬起來,給廖有方跪下磕了幾個頭。廖有方急急將他扶起,說:“仁兄有何吩咐,只管說來,何必行此大禮!” “我,已是病人膏育,仁兄若是方便,請將我的尸首埋葬。”說完了這句話,他似乎已經用盡了力氣,一下子又躺倒在床上,不斷地喘息。

“兄臺不可胡恩亂想,哪一個一直無災無病?我去給你找個醫生看看,抓幾帖藥吃吃,

慢慢地就會好的。”廖有方安慰他道。

那個年輕人已經說不出話了,只是微微地搖搖頭。不一會兒,他的腿一蹬便不動了。

廖有方把手湊近他的鼻孔,發覺已經沒了氣息。

“屢試不中,死于他鄉,實是可悲,”廖有方想道,“他在這里無親無故,臨終前要我給他辦后事,我可不能撒手不管。” 他回到自己的房中,喚來驛站的主人,問道:“這一帶可有人要買馬?” “客官莫非要賣馬?” 廖有方點了點頭。

“附近村子里有個富翁正好要買,我去給你問問。”驛站的主人說。

“多謝了。” “敢問客官,為何要將馬匹賣去?是不是缺了盤纏?” “盤纏倒還有。隔壁的年輕人死了,你可知道?”廖有方道。

“剛剛知道。” “我想把馬賣了,將那個書生安葬。” 驛站的主人正為此事犯愁,

聽了廖有方的話,喜出望外,忙問:“客官與他是親還是友?” “萍水相逢,素不相識。” “啊,客官是個大善人!請問客官尊姓大名?”驛站的主人問。

“鄙人姓廖,名有方。” “廖先生請稍候,在下馬上去給你問問。”說完,他便轉身離去。

村里的那個財主非常吝嗇,見廖有方急著要用錢,故意壓價。廖有方也

不跟他計較,連馬帶鞍一起賤價賣給了他。

他買了口棺材,將隔壁的書生裝殮,埋在附近。

廖有方只知道那年輕人是個書生,遺憾的是不知他的姓名。問問驛站的主人,他也不知道這個書生姓何名誰。

他對那個書生十分同情,寫了篇銘文悼念他。銘文寫道:“真是可嘆,身后只留下個空口袋,屢次應試,仍然是個窮書生。雖然我們只有半面之交,但我為你哀痛,

不知何處是你家鄉。” 他給書生辦完了喪事,便向驛站主人告辭,繼續向四川行去。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