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吳君如陳可辛 10年愛情長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1997年暮春的一天, 陳可辛去香港維多利亞公園找導演趙良駿商談合作事宜。 剛到片場, 突然有個滿頭大汗的女孩跑過來, 高喊:“助理呢"?"我嗓子都快冒煙了!”他趕緊將手中的礦泉水遞了過去, 覺得她好面熟, 對了, 是那個老演丑角的吳君如。

兩個小時后, 陳可辛朝停車場走去。

沒想到, 一個低頭走路的女孩突然撞到他懷里, 定睛一瞧, 又是吳君如。 她笑著道歉, 又說:“你那瓶水幫了我的大忙, 我后面的幾組鏡頭拍得很順, 感謝感謝。 ”陳可辛邀她一起吃飯, 驅車去了維多利亞港灣, 邊吃邊聊, 兩人非常投緣。 吳君如1965年出生于香港一個演藝家庭, 1989年起, 她闖入電影圈, 在《霸王花》、《家有喜事》等多部電影里飾演肥妹、青樓女子等搞笑角色, 但一直不溫不火。 1996年底, 她應趙良駿導演之邀, 在《洪興十三妹》中飾演一個既狠毒又溫柔的黑道女人……待她介紹完畢, 陳可辛馬上說:“你很快就會火起來的!我是導演, 相信我的眼光!”

陳可辛比吳君如大3歲, 1991年, 他執導首部電影《雙城故事》, 反響不錯。 后來, 他又拍出《風塵三俠》、《金枝玉葉》等數部電影, 但一直是戲紅人不紅。 陳可辛喟然長嘆:“我只是個電影工匠啊。 ”這回, 輪到吳君如給他鼓勁了:“陳導演,

你就像是這袋泡茶, 只有放在熱水里才能意識到自己是多么的強大。 ”他笑得幾近噴飯。

這次邂逅之后, 兩人漸漸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 陳可辛其貌不揚, 追求數位女演員均遭拒絕, 情感世界從此處于冰封狀態。 而吳君如早在1989年就與當紅歌星杜德偉相愛, 后來, 他嫌她太胖, 也不喜歡她老演丑角。 1996年初, 兩人分手, 吳君如傷心欲絕, 減肥近半年, 后以“玉女”形象走進《洪興十三妹》的片場……談到各自的情感經歷, 兩人不勝唏噓, 關系也更進一步。

一天, 陳可辛接到吳君如的電話, 稱自己拍戲遇到難題。 他立馬趕至外景地。

吳君如告訴陳可辛, 趙良駿導演讓她演活一個瘋瘋傻傻的女人, 她害怕走不出曾經的“丑女”形象, 一直難以進入狀態。

陳可辛看完劇本后, 當起了她的編外導演, 給她設計出蓬亂如雞窩的發型, 給她找來土得掉渣的舊衣服……在他的幫扶下, 吳君如終于有了“形”, 得到了趙良駿導演的認可。 趙良駿要她在“神”上再燒一把火, 于是, 陳可辛不是陪同她去精神病專科醫院體驗生活, 就是帶她去垃圾場找拾荒婆聊天, 還“逼迫”她, 當著自己的面擠眼睛, 挖鼻孔, 嬉皮笑臉, 手舞足蹈。

在陳可辛的打造下, 吳君如在《洪興十三妹》中表演得游刃有余, 被趙良駿導演稱贊為“女周星馳”。

1998年10月, 陳可辛與吳君如的事業均步入快車道。 他導演的《甜蜜蜜》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 而她憑著《洪興十三妹》贏得香港電影金像獎、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和香港電影金紫荊獎的三料影后。

兩人一起慶功, 陳可辛借機向吳君如表達了愛慕之意。 她笑而不答, 繼而說要考驗考驗他。 如何考驗"?"她笑著說:“當然是細水長流式地考驗嘍。 ”

隨后不久, 美國著名電影投資人史提芬·斯皮爾伯格向陳可辛拋出橄欖枝, 邀他前往好萊塢拍攝一部名為《情書》的愛情電影。 如果去好萊塢, 就意味著他與吳君如天各一方;如果不去好萊塢, 肯定會錯過百年難遇的良機。

陳可辛難以抉擇, 去問吳君如的意見。 她說:“人往高處走, 我當然支持你去好萊塢發展。 ”


1999年初, 陳可辛與吳君如吻別后,

飛往美國, 開始執導《情書》。 分隔兩地, 他和吳君如不是忙里偷閑煲電話粥, 就是見縫插針寫電子郵件, 戀情漸漸升溫。

然而, 忙碌大半年后, 《情書》在美國公映, 觀眾反應平平, 票房成績不佳。 2000年初, 失意的陳可辛悄然回到香港。 吳君如找上門來, 她說:“在我事業處于低谷的時候, 你給我指點了一條陽光大道。 現在, 我告訴你, 你一定能闖過這道關口……”

在吳君如的鼓勵下, 陳可辛創立了Applause Pictures電影公司, 聯合韓國、泰國等國優秀導演, 相繼拍攝了《晚娘》、《三更》和《見鬼》等電影, 經過一年多的努力, 他躋身亞洲頂級導演之列。 而他和吳君如的戀情也走向了成熟。

2002年底, 陳可辛作為監制, 配合導演趙良駿給電影《金雞》挑選演員時, 突然想到吳君如很適合扮演女主角風塵女子阿金, 就說服她加盟。 吳君如也對這個角色很感興趣, 但她最擔心的是體型偏瘦, 不適合要求。

陳可辛說:“看來你只能緊急增肥了。

”吳君如多么不想回到從前啊, 可她咬牙答應了。 于是, 他帶她去日本料理店狂吃海喝。 經兩個月的努力, 她的體重增加了9公斤, 達標了。

2003年1月的一天晚上, 陳可辛和吳君如來到蘭桂坊附近的一家茶館, 正準備談論電影《金雞》開拍一事時, 一個花枝招展的女子走過來, 一把攬住陳可辛說:“大導演, 你好長時間不來看人家了, 人家想死你了……”

陳可辛一臉尷尬, 還沒來得及解釋, 吳君如就爆發了, 她端起茶杯潑了陳可辛一身, 轉身沖出茶館。


接下來的日子, 陳可辛經常去找吳君如, 解釋說那個女子只是他招的群眾演員,

在《金雞》拍攝期間, 陳可辛大到化妝, 小到喝水, 對吳君如百般體貼, 可她總是冷若冰霜。

陳可辛知道, 自己要得到她的原諒, 只能助她演好阿金這一角色。 于是, 他給她挑刺, 一次次板著臉要她重演。 她火了, “趙導演都認可了, 你憑什么讓我推翻重來"?"”陳可辛回答:“我執行的是好萊塢的標準!”經過無數次返工, 吳君如漸入佳境, 終于將阿金演絕了。

2003年12月13日晚, 第40屆臺灣電影金馬獎頒獎, 吳君如憑著《金雞》奪得最佳女主角。 當陳可辛在電視上看到, 吳君如領獎時, 眼角沁出淚水, 并且說要感謝監制陳可辛時, 他心里甜絲絲的。 待吳君如回到香港后, 陳可辛趁熱打鐵, 拿出鉆戒向她求婚, 她笑中帶淚, 朝他伸出了手……2004年1月1日, 陳可辛和吳君如開始同居了。 雖然同在一個屋檐下, 但近80平方米的臥房卻分隔成兩間, 各自裝有木門。 這是吳君如提出來的,

陳可辛認為很有創意。

同居后, 兩人因性格差異極大, 經常發生爭吵。 每當發生口角時, 他總要拿出文房四寶, 送到她的臥室內, 要她“消消火氣”, 自己趕緊避開。 待吳君如恢復平靜后, 陳可辛這才敲門認錯。 她“嘲笑”他在片場做監制、當導演, 儼然一位指揮千軍萬馬的大將軍, 可回到家里, 只是一個群眾演員。 他認真說:“在家里, 我愿意當配角, 絕對服從你的領導和指揮!”

經半年多的磨合, 陳可辛和吳君如彼此都認為對方是最適合自己的人。

陳可辛多次向吳君如提出去辦理結婚登記手續, 她卻說:“結婚是一件很煩的事情, 而且太不浪漫……”


2005年4月,陳可辛經朋友介紹,認識了一位香港名醫,就拉著吳君如去體檢。名醫看了她的全套體檢資料后,說她很難懷孕。回到家里,吳君如哭了。陳可辛再三安慰道:“只是說‘很難懷孕’啊,又不是絕對不可能。”

在陳可辛的鼓勵下,吳君如開始積極地配合那位名醫治療,2005年6月,她意外地發現自己懷孕了。正忙著電影《如果·愛》后期制作的陳可辛得知喜訊后,竟然激動地說:“快去醫院生產吧,我恨不得馬上見到我們的小寶寶。”惹得吳君如哈哈大笑。

2005年8月中旬,陳可辛帶著吳君如飛抵上海,宣傳即將于當年11月30日在北京首映的大型歌舞片《如果·愛》。

盡管陳可辛和吳君如均沒有曝光戀情,但在場的記者還是看出了端倪。見面會結束后,數十名記者蜂擁而上,問陳可辛:“你和吳君如相好,在香港電影圈已是公開的秘密了,你為何一直沒有公開承認"?"”“請問,你第一次當準爸爸,有何感受"?"”

陳可辛哈哈一笑,反問各路記者:“誰說吳君如懷孕了"?"我都不知道呢,再說懷了孕就一定是我的嗎"?"”很快,“吳君如究竟懷上了誰的孩子”、“陳可辛與吳君如戀情大揭秘”等新聞紛紛出籠,這讓吳君如很受傷,陳可辛卻一無所知。


回到香港的家里,吳君如對陳可辛大發雷霆:“你給我走吧,走得越遠越好!”陳可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吳君如氣憤地說:“你不知道我懷孕了是嗎"?"好,現在,我告訴你我懷孕了,孩子不是你的。”陳可辛這才知道自己口無遮攔闖下大禍,趕緊向她賠禮,拉她到床上躺下,輕輕地為她捶腿,為她按摩腳底。

第二天早晨,陳可辛早早起床,給吳君如做好了水果沙拉、煎雞蛋、夾心面包等早餐后,認真地寫下一張紙條:“老婆,好好享用早餐。不要生氣,我去向全世界吶喊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2006年4月10日,陳可辛與吳君如有了愛情的結晶——女兒陳是知呱呱墜地。待女兒滿月后,他接受了去北京和上海等地導演古裝戰爭片《投名狀》的重任。吳君如則守在家里,與保姆一起照顧寶貝女兒。

在北京和上海拍戲期間,陳可辛只要遇到麻煩的事情,就會打電話給吳君如。吳君如會讓他聽一聽女兒的聲音,想一想女兒可愛的模樣。說來奇怪,他頓時靈光一閃,有了不錯的主意。

2007年12月15日,《投名狀》首映典禮在北京奧林匹克體育館舉行,陳可辛挽著吳君如快步進入會場,向世人表明這段長達10年的愛情長跑。

在接受采訪時,陳可辛稱自己與吳君如沒有登記結婚,卻生下一個女兒,并非追求新潮的生活方式,而是彼此早在內心深處確信會與對方保持一個非常長久的關系。吳君如則說,有些人結婚是為了維系感情,而她與陳可辛之所以不急著結婚,是因為非常相信感情。


2005年4月,陳可辛經朋友介紹,認識了一位香港名醫,就拉著吳君如去體檢。名醫看了她的全套體檢資料后,說她很難懷孕。回到家里,吳君如哭了。陳可辛再三安慰道:“只是說‘很難懷孕’啊,又不是絕對不可能。”

在陳可辛的鼓勵下,吳君如開始積極地配合那位名醫治療,2005年6月,她意外地發現自己懷孕了。正忙著電影《如果·愛》后期制作的陳可辛得知喜訊后,竟然激動地說:“快去醫院生產吧,我恨不得馬上見到我們的小寶寶。”惹得吳君如哈哈大笑。

2005年8月中旬,陳可辛帶著吳君如飛抵上海,宣傳即將于當年11月30日在北京首映的大型歌舞片《如果·愛》。

盡管陳可辛和吳君如均沒有曝光戀情,但在場的記者還是看出了端倪。見面會結束后,數十名記者蜂擁而上,問陳可辛:“你和吳君如相好,在香港電影圈已是公開的秘密了,你為何一直沒有公開承認"?"”“請問,你第一次當準爸爸,有何感受"?"”

陳可辛哈哈一笑,反問各路記者:“誰說吳君如懷孕了"?"我都不知道呢,再說懷了孕就一定是我的嗎"?"”很快,“吳君如究竟懷上了誰的孩子”、“陳可辛與吳君如戀情大揭秘”等新聞紛紛出籠,這讓吳君如很受傷,陳可辛卻一無所知。


回到香港的家里,吳君如對陳可辛大發雷霆:“你給我走吧,走得越遠越好!”陳可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吳君如氣憤地說:“你不知道我懷孕了是嗎"?"好,現在,我告訴你我懷孕了,孩子不是你的。”陳可辛這才知道自己口無遮攔闖下大禍,趕緊向她賠禮,拉她到床上躺下,輕輕地為她捶腿,為她按摩腳底。

第二天早晨,陳可辛早早起床,給吳君如做好了水果沙拉、煎雞蛋、夾心面包等早餐后,認真地寫下一張紙條:“老婆,好好享用早餐。不要生氣,我去向全世界吶喊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2006年4月10日,陳可辛與吳君如有了愛情的結晶——女兒陳是知呱呱墜地。待女兒滿月后,他接受了去北京和上海等地導演古裝戰爭片《投名狀》的重任。吳君如則守在家里,與保姆一起照顧寶貝女兒。

在北京和上海拍戲期間,陳可辛只要遇到麻煩的事情,就會打電話給吳君如。吳君如會讓他聽一聽女兒的聲音,想一想女兒可愛的模樣。說來奇怪,他頓時靈光一閃,有了不錯的主意。

2007年12月15日,《投名狀》首映典禮在北京奧林匹克體育館舉行,陳可辛挽著吳君如快步進入會場,向世人表明這段長達10年的愛情長跑。

在接受采訪時,陳可辛稱自己與吳君如沒有登記結婚,卻生下一個女兒,并非追求新潮的生活方式,而是彼此早在內心深處確信會與對方保持一個非常長久的關系。吳君如則說,有些人結婚是為了維系感情,而她與陳可辛之所以不急著結婚,是因為非常相信感情。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