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豪客克明

3024

天保 10 年(1840 年),日本足利郡下毛粟谷村,有一個名叫仙右的人。他家世代務農,除了種田外,還在五十部開了爿魚店,又在家鄉附近的風穴山上燒石灰。這個石灰窯已燒了有 30 年之久,因此家里很有幾個錢。

且說同村有一個壞蛋,名叫隼人。這人長得短小精悍,下巴尖削,為人心窄氣狹,機變百出,實在是一個邪惡毒辣之徒,平日仗著他與當地官府沾親帶故,一直橫行鄉里,魚肉百姓。他見仙右家又是開店,又是燒窯,賺頭著實不少,就十分眼紅,一心想扳倒他,將他的這份財產攫為己有。

他有一個兒子名叫吉田,

長得與乃父一模一樣,所不同的是他學得一身武藝。

這天做爹的將他的打算跟兒子一說,兒子連連拍手叫好,兩人就計議起來。

他們先讓一個名叫直記的人去官府里告狀,說仙右強占民宅。官府收了原告的錢,當然想置仙右于死地,只是證據實在不足,一無人證,二無物證,到底結不下案,只好不了了之。

隼人不死心,又出錢去買通仙右家的一個名叫繁丞的親戚,叫他出其不意刺死他。幸而繁丞為人正直;他對隼人說:“我與仙右不和,這不假,只是我喜歡有話直說,有事當面解決,不喜歡鬼鬼祟祟的背后搞鬼。大爺要我干的事有欠光彩,恕我不能遵命。”

隼人碰了一鼻子灰,就去對兒子說:“想不到仙右這廝的人緣有這般好,

要人證沒有人肯做人證,

要人殺他又沒人肯動手,兩件事都辦不通,這事嘛……拖長了遲早要泄漏。心慈非好漢,無毒不丈夫。咱們如果要他的這份家產,我看只有……”

他壓低聲音,與兒子細細商量起來。

他兒子原是個頭上長瘡、腳底出膿的壞種,心比他老子還毒,手比他老子還辣,如何不同意?兇父惡子,一拍即合,馬上分頭準備去了。

且說仙右這夭正在家里吃中飯,突然隼人派人來說,他想與他寫一份重歸于好的和約,寫好了送入官府備案,不知仙右意下如何。仙右原是個坐得正站得直的人,平日光明磊落待人,不防有他,就爽快答應了,即日夜里去隼人家簽約。

晚飯后,仙右獨身一人上隼人家去了。隼人煞有介事地接待他,當著他的面說了許多拉熱乎、套交情的話,

還與他一起訂了一份和解書。仙右雖然也聽繁丞告訴他,說隼人是個當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偽君子,曾出錢想收買他當刺客,但是他不相信。他是個與鄉親村鄰和睦相處的人,不想與人雞爭鵝斗的。

他與隼人訂了和解書,各自簽下名,蓋下手印,就歡歡喜喜回家去了。

回家路上,他要走過一座樹林。當他走到樹林旁邊時,只聽見一聲吆喝,出來 5 個蒙面強盜,兩人在前,兩個在后,一個則攔住了防他往田野逃走。

仙右喝道:“干什么?你們要干什么?”

這 5 個人一言不發,一步步逼了上來。他們每人手握明晃晃的尖刀,一聲不響,形同鬼魅。仙右連問幾聲,得不到回答。知道是遇到了非殺他不可的殺手,就隨手在地上拾了一根枯枝,

突然向東面沖去。5 個人齊聲吆喝,追了上來。就在他們將沖到未沖到之際,仙右驀地一個向后轉,朝樹林方向撤腿就跑。5 人一看上當,大聲叫著隨后趕來,仙右怕樹林中還有埋伏,不敢深入,只是猛的改變方向,從斜刺里沖過去,提起樹枝狠命打去,“啪啪”兩下,正中兩個家伙的手臂,一個被打脫了刀,一個則打了一個踉蹌。可惜對方人多勢眾,他剛想俯身去拾刀,不幸腰際大痛,他被趕上來的人一刀砍中了,他大叫一聲;一個滾翻,躲開了朝他頭上砍來的一刀。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